落羽寒東

因為你在意,我才扣上那片粼粼的月色

關於傷痕丨「或許成年人的孤獨,就是悲喜自渡」

題目引用馬爾克斯《百年孤獨》其中的一句。整段是「人生的本質,就是一個人活著,不要對別人心存太多期待。我們總是想要找到能為自己分擔痛苦和悲傷的人,可大多數時候,我們那些驚天動地的傷痛,在別人眼裡,不過是隨手拂過的塵埃。

或許成年人的孤獨,就是悲喜自渡。」

成年人的世界,誰沒有故事。在許多東西失去之後,才明白,你不理解我,正如我不曾理解你們一樣,忍受著自己的悲喜與虛空。以下一首五言律詩,大約寫於2015、2016年間。原本的詩想,是對應當時身處在地的動盪時世而作。

〈零丁夜〉

半壁零丁月

闌珊石板橋

行雲流水渺

獨上小樓遙

曲院青苔冷

寒光落葉燎

誰留心淚迹

載我長河飄

現在回顧這樣一首詩文,更體會出它所指涉的情感有更廣泛的意義。

有人說,愛上一座城,就會愛上一個人。而我卻是愛上一個人,才愛上這一座城。創作此詩後的2018年9月,我陷入了人生的低谷。對曾經相濡以沫,渡過一個有一個難關的妻子;對曾經胸揣深厚感情且十分信任的妻子;當我,那天發現了她的秘密ㄧ一情變。她還瞪大眼睛對我說謊,那種晴天霹靂的震撼,那種錐骨入心的痛,令人一世難忘。

記得那天,她還說陪我去覆診。其實我心裏還是有一股浪花熠熠的欣喜,雖然感覺不是那樣的真實。本來說好9月27日陪我去覆診,但她說這天改了假期,要上班。我想好吧!

就問她:明天幾點鐘下班,我在中環覆診可順便和她食晚餐。

她回覆我:下班後約了人

我想一個丈夫(或者是家人)患了病一年,妳何嘗給過小小的關懷鼓勵呢?(如果換上我,這樣對妳、對曾經親密無間的妻子如此,妳會有何感想?)唉!原來丈夫和妻子出街食一餐飯都要排期預約,還不擔保約成。

本來對她還有小小的幻望,原來這是一種奢望,一種無法達成的奢望。這都無所謂了,可是為什麼,她偏偏要欺瞞我,這不是侮人太甚嗎?妳明明27號放假,如果不想陪我去覆診、食飯,就誠實地直說不成嗎?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一地向著我的心,一刀一刀的割下去,一鎚一鎚的敲落去呢。

愛情的無常、失落,就像驟降的氣溫,令皮膚乾燥痕癢

“癢,就撓唄!”

你卻越撓越癢越痛。舖天蓋地的風雪,也掩蓋不了抓傷的血疤。正如馬爾克斯:「無論走到哪裏,都應該記住,過去都是假的,回憶是一條沒有盡頭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復存在,就連那最堅韌而又狂亂的愛情歸根結底也不過是一種轉瞬即逝的現實。」

經歷過這件事情後,總歸需要悲喜自渡,冷暖自知;總歸要學會用一二滴水去溫潤這人間的埃塵;身處這時代的不安中,我想,我現在更熱愛我城了!很可能因為這樣,我想,今天活著就是最好的禮物了!

「神飛自由釀夢花」。黑暗中,兀自綻放的一朵花很精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關於傷痕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