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猫猫社社长
躲猫猫社社长

哈利波特.eth

陀思妥耶夫斯基四大件

陀思妥耶夫斯基四大件

看完《群魔》,实话说,读陀思妥耶夫斯基有点像血钻,很多可以是沙子,可以水过,偶然看到“神就是畏惧死亡的痛苦””活着是痛苦,是恐惧,人想活,是因为他其实就喜欢痛苦和恐惧。“这种话,突然淘出一块血钻来,又会特别爽。《卡拉马作夫兄弟》也是,密度非常高的血钻矿。

延伸一下,很多话放在中文里面,翻译腔,像夹生饭,残次品,看了都不知所云,英文会好很多,稍微“翻译一下“,其实就是很日常的纠结了。比如““那世界上有很多人自杀的啦。”“但是不一样,为了杀死恐惧而自杀的人,会瞬间成神。人如果克服痛苦和恐惧,他就成神了。”(是不是还有点港片台词的味道)比如,“我不懂无神论者知道没有上帝以后为什么还不立刻自杀。”

《卡拉马作夫兄弟》里这种日常纠结写得更爽。写出很多看微博、公众号,家事国事天下事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发泄的草民情绪。

比如,“我不懂人为什么要关爱自己身边的人,我又不是神。”

比如,”说人残忍得像野兽,简直是对野兽的侮辱,野兽绝不会像人这么有艺术性地去作恶。野兽就算吃人也就是为了充饥,人作恶是他妈为了取乐。“

比如,“其他人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痛苦,因为他又不是我。而且人好像就是不想承认其他人也在受苦。“

比如,特别有名的”我爱全人类,但我痛恨具体的一个一个人,和其他人在同一个房间里呆两天我就会恨死他。“

比如,”为什么要和解?要你好我好大家好?“”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别人,代表全人类和你的压迫者和解,原谅他们,你要原谅自己原谅好了,我不原谅。我宁愿受苦受难受委屈,去他妈的全人类手拉手大和谐,代价太大了。“

但是要讲清楚,这个引号里的话并不是作者原话,只是我的理解。所谓”翻译一下“,不是什么”说人话”去化简,因为这些作家本来就一直在说人话,人话就是这么说的,作者一直在和我对话。

这时候角色什么的都不重要了,也把高大上的哲学神学放一放,重要的是有人已经纠结了我纠结的。比我纠结得更好,我一度怀疑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是另一种爽文,高级爽文,是一种作恶和越界的爽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