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涌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从华润说起

从建立之初,华润就肩负着从事海外贸易与坚持统战工作的双重使命,长期内,因承担我国近1/3的对外贸易职能具有双重身份:“外企中的国企,国企中的外企”;这让它在新世纪的并购扩张中占据身份与资本优势。

在中共的各种出版刊物中,对于以党领政是习以为常,甚至是以党领商,以党领党(八个民主党派)。这种观念,以及各类在民国就诞生的红企。不仅有着商业经济上的目的,也有着谍战和军政的企图。

中共特科在上海的情报组织,在四一二后为了掩人耳目,中共早期领导人博古(秦邦宪)把弟弟秦邦礼介绍给了中央特科负责人陈云。23岁的秦邦礼化名杨廉安,陈云交给杨廉安两根金条,让他在上海开了一家米店,一方面在国统区进行各种破坏。1938年,中共香港八路军办事处设立,主要在华侨和港澳同胞中募集物资,宣传是为了抗日,具体经费用在哪里,我也不清楚。办事处派杨廉安负责组建华润前身“联和行”,从事仓储和运输业务。这家中共领导精心布局的“秘密机构”建立在香港皇后大道上,最初员工只有3名。

当时处于国共合作时期,负责募捐活动的主要负责人为宋庆龄。日本的屠戮引起海内外华侨的强烈不满,他们慷慨解囊,中国人民空前团结。很多募捐活动也因宋庆龄的出面声势浩大。世界各地的捐款由联和行兑换成国币,杨廉安“乔装打扮”成阔商或者小商贩送往延安。1946年国共合作破裂后,杨廉安从香港飞往上海,接受周恩来安排的新任务:1.打通海上运输,发展国际贸易,交流国内外物资;2.完成财政任务;3.培养对外贸易干部。中共在香港建立了以杨廉安为核心的商贸系统,以潘汉年负责的情报系统和他人负责的地下党系统。联和行部分承担着另外两个系统的经费。潘汉年经常出入香港,联和行的会计每次与他“接头”时,都给他一万港币。因为得益于打通了东北与香港之间的贸易通道,1947年的联和行迅速发展。陈云当时主持东北局财经工作,最早提出这一设想,从东北出口粮食,从香港进口工业设备和原材料。香港与东北局之间的远航贸易标志着共产党领导的外贸进出口工作,从以采购为主,转变为销售和采购并重。因为业务重组、扩大,1948年,联和行取中华之“华”,润之之“润”,更名为“华润”,寓意“中华大地,雨露滋润”。(来自中共刊物)

48年成立的华润,在谍战方面可以说是技高一筹,把上千名民主人士和文化名人秘密送往大陆,为新中国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做出了贡献。上述名单中有:李济深、郭沫若、周海婴、茅盾、马寅初等人。而日后这些人或多或少晚景凄凉。除去李死于59年外,郭的为人是有目共睹的烂,儿子死于文革。周海婴在改开后不断打官司征求鲁迅文集稿费,茅盾文革被整,马文革被整……在西方决定“禁运”时,华润制定了把外汇全部花掉的目标,分别派出多个采购小组,几乎买光了香港市场上可用的所有商品,以及东南亚的轮胎、橡胶。为了确保“抢运”安全,华润组建了兴隆行等众多小公司,负责把物资运往澳门的南光公司,再由南光公司运往内地。这跟今天的情况何其相似。

共产党文档轻飘飘地说起这段历史,完全没想到会不会影响香港的物价,香港的稳定。也不管是不是符合道义。1950年,台湾军舰封锁台湾海峡,华润负责将一批货物运往台湾,安全起见,船长和船员都做了更换。卸货完毕准备回航时,神杖轮还是出事了。台湾港口司令部上船检查,发现一张广大华行(新并入华润的公司)的名片以及印有“运输公司(接受华润领导)”字样的日历纸,暴露。可见当年台湾岛内共谍活动猖獗。外贸部创建时,政务院本想调任杨廉安担任副部长,据传由于受“神杖轮”事件影响,更改为综合计划局局长。文革期间,造反派以“特嫌”罪名将杨廉安隔离审查,那时很多人不堪动乱之苦自杀了,他特意叮嘱在医院里找到他的女儿,“记住,我不会自杀”,不久,杨廉安还是去世了,死因成迷,不排除杀人灭口。华润的大发展开始于2000年。这一年,外经贸部副部长陈新华调任华润担任董事长,他的另一重身份是陈云的女婿。陈新华担任董事长的8年间,两次提出“再造华润”的目标。一方面调整业务架构,“两翼齐飞,一手抓资本运作、一手抓并购整合”,带领华润从贸易公司向实业转型;另一方面,则是将业务重心从香港转移到大陆。身为央企,没有行业进入壁垒;地方政府引入华润的投资,又属于外资,有利于政绩。

沾着双轨制的光,裙带关系,间谍企业。这就是很多华润这样的企业是事实逻辑。比如作家冯唐,真名宋林。85年的宋林只有22岁,却在香港这个资本主义的国度给社会主义的大陆办事,子弟兵宋林是如何去的香港?或许,可以在赖昌星口述中找到相关。一路开绿灯,一路伪造文件。香港早已被渗透得千疮百孔。

宁高宁是个人才,但他的”国企经常被人欺负,属于弱势群体“,真是大跌眼镜。我不知道如宁总这样的高层,平时是不是只跟共产党中央打交道。

这种红色企业,目的是极其明显的。是为了实现他们所谓的共产主义。但现实却是,不断制造危害,不断搞间谍渗透。完全是权贵子弟的安乐乡。可怕的是,如今的华为,中兴等几乎是翻模的华润。而一批批民企,也在高薪聘请党建人才,如网易,知乎,阿里等等。这种模式被运用在民企,被施展在民企。背后带给我们的恐惧,是无法言表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