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涌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对捍卫马克思的一点感想

如果说要捍卫爱新觉罗不捍卫大清。那么慈禧太后也登不得权力舞台。实际上,不管是列宁,还是马克思,还是卢森堡,还是托洛斯基,还是陈独秀。抑或是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国际等等。在外人眼里,无非是像高尔夫汽车一样,拉长就是帕萨特,改名就叫迈腾,减掉一个后座就是CC,再拉长就叫辉腾, 拍成方的就是途安,加多三个后座就是夏朗,加高底盘就是途观,再撑大点就是途锐,拍扁就是尚酷, 加个屁股就是速腾,缩短点是POLO。

如果一种学说不能有政治实践,他就是空想乌托邦。如果继承者不能发挥全部的功效,就证明不适合当时的社会环境。这也是万法无常的道理。政治上的继承人,远比原教旨主义者要现实,这种现实是基于马基雅维利主义。不择手段,增加权力。正因为原教旨不能规定条条框框。而资本主义的变化却是时时刻刻地。这种内外结构的变化是常态的。马克思是静态的。这种诡辩的意义不如直接抛弃马克思主义。转而精进其他政治理论。如果说仅仅是一种现象。马学又显然脱离了现象学的范畴。马克思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胡塞尔之所以支持一种非自我论的模型,一部分原因在于他对任何形式的自我形而上学的厌弃。马克思恰恰是一种形而上学。如果他不能实现,如果他没有实际效用。那么就失去了研究的基本价值。而将马克思推向高潮的,显然又是国际共运。

因此。这种双生的特性。使得极左派和右派在外人眼里看来,本质上都是一类东西。胡塞尔反对经验主义和传统意义上的理性主义。所谓透过现象看本质。老实说,马克思最大的特点在于其对资本主义的分析,著名的资本论。引申的观点已经脱离了哲学范畴。首先共产主义者把他当成对经济学的阐述,其次是对阶级斗争的阐述。如果仅仅纠结于,其处于的次元是精神世界还是日常世界。对于后继者而言,发扬光大才是第一目标。可以说,如果祖师爷的宣言表彰了暴力革命。那么这个经有没有念歪,是不是解的对已经不重要了。尽管马克思对于历史事件的预测往往不那么正确。因为这种现象本后的本质根源,反过来给其他尚未产生现象的地区做背书。就像沙俄压根没有大量的中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充其量只是奴隶阶级。但其中的连锁反应不再于马克思理论的影响。而是自然而然的秩序输出而已。不过是套了层皮。

三角形内角和大于和小于180度。在数学上是不可能这么精确或者不精确的。其结果的产生,往往是数据的累计。这种体系的构建就如同大厦的基石一样。如果马克思主义被运用在一国,那么就说明继承者们就是原汁原味的马克思。因为马克思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实际上他是没有社会根基的。如今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社会。这就是马克思的本意。因此在我们眼里,陈独秀和毛泽东一样都是赤党。一样都在赤化。尽管在本土一个不喜杀人,一个不吝杀人。但对于马克思而言,他没有提到杀人这么具体的事情。但也没有提到不准杀人这么具体的事情。因此这种模糊性,不是马克思保证绝对值的道理。你不能说把不确定的观测带入道现实世界。现实就是有标准,有结果。不管你做或者不做。时间上就能证明你做出了选择。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即使爱新觉罗失势,慈禧也能代表大清。大清,慈禧,爱新觉罗本就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没有人会去既有又有等等好处全部占尽。这在结构上来说,被寄出去的泡沫。才是原教旨的马克思。你可以说换汤不换药,也可以说汤药俱换。这在外人眼里压根就没有区别。因为都是一块招牌。这就是大清,慈禧,爱新觉罗得以共存的原因。根本利益是一致的。都是要消灭资本主义。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捍卫马克思,如同捍卫毛泽东一个道理。只是你们内部的剑宗和气宗那不干我们的事。这是你们自己的路径分歧,但你们的目的都是在练武术而已。马克思这个框架可以装下这么多。也可以筛除这么多。区别不再于原教旨或者列宁党。你们都讲唯物,你们都讲意识形态,你们都讲价值概念,你们都讲辩证……

就像地球就是围着太阳旋转而无须捍卫,但是地球围绕着太阳没有造成人为的善恶。布鲁诺对哥白尼地球围着太阳旋转学说的捍卫,但是这种自然演化早晚会被证实证伪。就像萌芽的发轫,种子不是一颗两颗。你完全不懂马克思这不影响你研究社会,阶级,经济。为什么不把精力放在可持续研究的事情上面呢?地球的引力与每一个个活生生的个体人相关,而不只相关于牛顿或某个苹果。可这种相关仅仅在于地球。牛顿的自然科学和马克思的”人文思想“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牛顿尚且会在量子力学体系中失灵。马克思已经失灵,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去捍卫马克思?如果你真的不需要主义,请你忘记马克思。既然爱与不爱,他都在那里。就像原教旨派的说法,马克思发现了历史演化规律和现实范畴的逻辑。那么就证明他有用,就证明他可以被实现。那么按马克思的观点,马克思也将消亡。这与捍卫派的马克思不能运用是完全的悖论。基于社会学的角度,蚂蚁社会和人类社会都有领袖,都有保卫这个行为。但是蚂蚁社会是基于族群的延续。而人类社会却可以出于观点的撕裂。马克思造成的恶,你完全甩给列宁,毛泽东。这是不现实,也说不过去的。如果他是一般规律。就像牛顿定律一样。是自然规律,那么确实无需捍卫。可恰恰因为这只是思想类产品。无法量化。那么捍卫派们带来的现实层面因素。又是怎么念马克思这个经呢?

我的观点是,要么你憋着,要么你出来祸害人。总之,既要捍卫,又不能实现,这种悖论简直是匪夷所思。

捍卫派的逻辑体现

马克思与列宁的问题本质上就是现有鸡,后有蛋。不存在列宁歪曲马克思。因为马克思的叙事相当模糊。你可以说这是弹性,问题是谁能当面问他,这么做,那么做符合他的本意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