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涌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抗战爆发前,中共的饷械来源浅析

發布於

第一,中共的态度转变,由反蒋到联蒋,是统战(统一战线)还是阴谋。

今天的研究已经很清晰的表明,中共的武装在一开始就是受苏联援助。这不仅仅是黄埔军校开始的演变。如果把当时的党国体制通透的研究,就会得出一个结论,苏联认可的中国唯一政府是广东国民政府,因此,外交的权力也应当由国民政府执行。但是,苏联的势力始终在中国进行渗透和颠覆。并且将资金和人力输出到中共之中,培训特务,分化军阀,颠覆民国

解放军出版社图书

1923年至1927年的中国大革命是在联共政治局和共产国际直接指导下进行的。在此期间,联共政治局会议专门讨论中国革命问题122次,作出了738个决定。这些决定绝大部分由莫斯科派驻中国的代表、顾问直接在中国执行,然后把严重的后果强加给中共中央;只有一小部分再由共产国际做成决议、指示,在莫斯科代表的监督下,命令陈独秀为首的中共中央贯彻。所以,指导中国大革命的路线、方针、政策,几乎全部来自莫斯科,中共中央的活动范围和实际权力是很小的。所谓“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路线”是没有的,它是大革命失败时,斯大林为推卸自己的责任而文过饰非的产物,应该予以彻底否定。200l年是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80周年,全国举行了一系列隆重的纪念活动。其中有中共中央党校党史研究部组织全国著名学者合作撰写的《中国共产党历程》,作为全国党校系统新的党史教材,继1999年上海党史研究室编写的《中国共产党上海史》以后,成了又一部放弃“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路线导致大革命失败”传统观念的权威著作。中央党史研究室也推出《中国共产党简史》,吸收学术界新的研究成果,一改陈独秀为首的党中央“违背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许多英明指示,推行右倾投降主义路线”这一传统说法,指出:“在国民党新老右派变本加厉地反共活动面前,共产国际指示中共中央:共产党如果同国民党新右派进行斗争,必将导致国共关系破裂,因而主张妥协退让;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也坚持这种意见。中共中央只能执行共产国际的指示,使妥协退让的意见在党内占了上风。”(唐宝林撰写的《重评共产国际指导中国大革命的路线》长篇论文)

当时国民党、共产党都是接受苏联金钱援助的主,蒋介石、汪精卫分别占领江浙、鄂豫之后,各自都具有了新的饷源以及大兵工厂,可与苏联割席。然而中共一直没有自开饷源、枪源,只能惟苏联马首是瞻。李宗仁新桂系由1921年的1000余人,先发展到1922年3000余人,次发展到1923年的6000余人,再发展到1926年的四万余人,五年之内,军事统一、巩固广西全境,而且兴办起了兵工厂、飞机队。足令共产党自惭形秽。后者从1921年至1926年,在正规武装自身方面,成就了些什么?拿得出手的,仅有叶挺独立团2100余人而已;贺龙1927年7月方才倒向共产党。新桂系此期仅得到过广州国民政府协饷协械,未得到过苏联方面直接协饷协械。当然,桂军不像共军那样霸厂主厂、分地主地,因此可有雄厚税源。共军缘此只有退到农村生存,因为土地不会逃遁,仍可提供微薄税收。(徐泽荣研究)

在其后的武装割据中,共产党为了求生存,只能抓住苏联这跟大腿。因此有了党内对于苏联的拥护。而苏联的态度处于自身防务的需求,往往是静观其变。

1921年7月1日至1932年12月31日,俄苏共党/共产国际奥援中共经费分为两种,一是经常费,用来做党中央运转费:一半用于发放工资,一半用于办报办刊;一是专门款,用来做青年费、工会费、农会费、情报费、罢工费、暴动费、营救费、抚恤费等等。苏联当时每年从中国东省铁路赚取的利润达到2000万银圆(已除偿还法国贷款),十年就是二亿银圆,对沖援共支出饷金。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中共高调纪念列宁,于1924年。


恽代英将东北路权视作张学良的无理取闹
说出武装保卫苏联的红军,此时毫无民族概念,只有阶级说法。

路权是近代中国一个重要的财政来源,而据考证,苏联援助中共的资金中,一大部分来自于中东铁路。拿中国的钱养苏联的狗。在东北未易帜的时期,奉系作为国府争取的对象,而共产党堂而皇之喊出武装保卫苏联的说法。可见一斑。

中共中央宣言。

在共匪被围剿到山穷水尽之时,为了谋求生路,开始指责国民政府不抗日,消极抗日。而事实上,对日战争从未再中共的考虑之中。日军在东北,中共往西北跑。期间还发生了西路军事件。早在1930年,富田事变和ab团肃反。已经使得中共军队举步维艰。但旋即而来的西安事变,打乱了蒋公全局的部署。

西安事变中共布告
请注意此时赤军改编

在西安事变前的百灵庙大捷,已经完全证明国军在前线抗战,而张学良,杨虎城奉军和陕军撑着西安城中央军兵力空虚之际,发动兵变。关于西安事变在此文中不多做阐述。只是,突入其来的变局使得中共绝处逢生。西安事变当中,斯大林反对杀害蒋介石,除了憎恨发动过中东路事件的张学良之外,同时担心亲日派的汪精卫、何应钦取蒋而代之,亲日的中国会使苏联陷入严重危险。他必须维持中国作为苏日两国之间缓冲地带的态势。苏联在西安驻有总领事馆,据张学良的美籍私人飞机驾驶员记述,西安事变时,他奉张氏命,跟踪城中“两个跟踪美国人的苏联人”。可见苏联势力对于中国进程的干预。国府拨给中共每月百万。从1937年1月起至1940年9月止,44个月,国府每月拨给八路军平均约70万银圆,新四军每月平均约20万元,再加拨给陕甘宁边区政府行政费用、各种军用物资折价,以及中央政府以下各地军政机构协饷协械折价等等,杂七杂八合起约为每月100万银圆。

如图
中共的渗透是无所不在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