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聪明源自哪里?

發布於
聪明、善良

一直以为聪明与否源自运气,是天生的。若恰好聪明,一定是得到了冥冥中某个大神的恩赐与垂青,要感恩戴德。这组照片让我开始否定这个理论。

一只蝙蝠竟然可以那么美、那么娇嗔,看得心都融化了。它能那么可爱,是因为被捧在手心的。你拎着翅膀,掐着脖子拍一个试试。

近期喜欢听各种风格的音乐、看美好的摄影和绘画作品,清洗耳朵和眼睛。艺术是相通的,即便听不全歌词,看不懂得构图和色彩。听到、看到的那个瞬间,突如其来的感动、喜悦、悲伤却可以是真实的,那就是懂的。

感知能力不仅限于艺术审美,更寻常的是对人、对事、对常识的解读。

曾遇到过一个学生,总是仰着头,总是嗤之以鼻,当别人摔跤或遭遇不幸时,他总会用一句智障作为解释。当时,我静静地看着他,没说话,之后也不再与他交流。一件事的困惑可以建议或指导,改变一种思维,我没义务,也无能为力。

这孩子不善良,而且完全不具备同理心,他一直骄傲的认为,别人的苦难都是因为蠢或不小心,同时,骄傲地认为,自己足够聪明,只有尽可能小心,就永远不会陷入同样的境遇。

有了这个前提,他就总是俯视其他人,漠然处之,不仅不需要施以援手,甚至不需要了解其他人的遭际,自然也不会从中汲取经验和教训。当时确实轻松很多,然而,今后无论遇到任何事,对他都会是第一次遇到,都只能用脑门去生扛。所以,他好像一跤都没少摔。

据说,他毕业后接连换了几次工作,一次比一次远,一次比一次偏僻,后来就像是消失了,再没有任何信息。就这样过去了几年,早已忘记了他和关于他的一切,竟然在车站意外遇见。他正站在垃圾桶旁吸烟,略有些起毛的西装下,是一双旧旧的鞋,微微皱着眉,眯着眼睛,生生挤出了星罗棋布的皱纹,不知熏到他的是烟还是生活。

说话时不断弯下腰,有一种难以自持的过分的谦卑。他说,家里遇到一些事,需要回去处理,他说,真搞不懂生活为什么这么难。

看着他不再挺拔的背影,忍不住慨叹,他确实足够聪明,但,聪明源自哪里呢?

据说,脑细胞和脂肪细胞有相似之处,会变大变小,不会变多。那么聪明到底源自哪里呢?

我想,或许是善良。当把别人的苦难当成苦难,即便只是去倾听,去感同身受,也去分析、去总结,也就像是经历了一次,下次一旦遇到,就有了一点点思想准备和经验,或许就有可能规避或处理的好那么一点点。对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