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魚沒吸盤

台北寫字人,什麼都寫。 文案/時事/法普/閱讀/音樂/電影/ACG

2022TIDF《島.國》:是家鄉還是他鄉?誰的島國?

你的國可能不是我的國

先前情提要,期待很久的2022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終於開展,今年依然買了套票,選片方式就以自己有空為第一要件,再來挑選想看的片子,光陰有限,必須認真挑選。

目前已看完的片子有:《島.國》、《野番茄》、《K的房間》、《事件現場製造》、《庭中有奇樹》、《金門留念》,接下來還有《給緬甸的信》,《惡之三聯畫》,《大道之母》,應該有時間每一篇都寫個短篇心得,話不多說直接開始!

▶「戰鬥位置」

跟隨著太陽花運動參與者陳廷豪的腳步一同到了馬祖,開展出對於島國思辨的種種對話。在眾多太陽花運動紀錄片中,導演特別選擇了一個雖也在「煽惑他人犯罪」的爭訟中、但非明星的參與者陳廷豪,他反覆思索了自己在馬祖的定位、暫時退出狹義政治工作的選擇;也呈現了台灣對馬祖、馬祖對台灣的不同看法與對話

其中聽到許多陳廷豪對於「戰鬥位置」的討論,令人也不停思考這件事,自己平常很喜歡「在各自的戰鬥位置努力」這個概念,本就不一定在什麼地方才能做什麼事情,能用自己的方法與位置努力,也不一定每個人都要一樣,就如同在馬祖的陳廷豪一樣,不在台北一起「弄」那一些,又如何呢?

▶揮之不去的幽靈

開頭陳廷豪剛到馬祖時要把國旗帶去勝利堡(工作地點)升的時候,因為旗桿太長於是果斷踩斷(而且十分輕鬆),相較於後來經長輩要求下,陳廷豪要把國旗上的旗桿頭弄掉時,這一次耗費許多力氣與時間,這或許是一種象徵,跟陳廷豪在片中提到,用來比喻太陽花過去多年後,仍然「有鬼混在頭上盤旋」的感覺一樣,那個千辛萬苦弄掉的旗桿頭,也是一種在現況下難以擺脫的事物。

⁡在台灣,談及白色恐怖與轉型正義時,時常被用到的詞:嚴肅點用「威權遺緒」,日常點用「威權幽靈」,先不論直白的威權象徵如銅像、「中正路」等,服從、口號、上對下、壓迫、黨國、「會把你抓走」,這些幽靈,在解嚴三十多年後,依然盤旋在台灣島的上空。

▶這是誰的家?誰的國

台灣本島的獨立論述,沒有將離島地區納入的這件事,近幾年也越演越烈,尤其在選舉時更為常見,但這確實是大家必須思考的。

國旗、國歌、國號、居民、兩岸的物理距離,這些也讓人與主角及導演一起反思:我們到底是怎麼樣的島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