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蔡子

保持善良、保持可愛、保持奇怪 逃到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和自己說說話。

人之初,愛之深

發布於
「我希望你恨我。」

前幾日剛讀完一本小說,書名叫做《未凋零》,距離讀完書也好一陣子了,心中有很多感觸,卻始終無法將那些情緒精準地表達出來。

書中女主角對學長有著很深很深的情感,即使過了五年,仍然在心中騰了個位置留給他,專屬於學長的位置。大家心中也有那麼一位深深刻畫在心裡的人嗎? 無論時間怎麼往前走,無論傾倒了多少勇氣去忘記,她始終牢牢地站在那裡。

「有些人,是妳用盡一生的力氣都捨不得遺忘的。」看到這句時,心跳漏了一拍,原來小說裡都是真的啊,原來在某些時刻,心跳真的會少跳一下,以向自己證明被遺漏的那下心跳聲有多麼重要。

人之初—劉若英

昨天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想起作者在書中提到〈人之初〉這首歌,手指在音樂軟體上隨意地搜尋,卻在按下播放前猶豫了半响,一顆顆的音從手機流露出來,與寂靜又漆黑的房間呈現鮮明的對比。

「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雖然曾經是很深很深的感情 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 雖然還是會很怕 很怕 再傷心 人之初 愛之深 這麼久以後 沒想到又想到那一個人 人之初 愛之深 這麼久以後 沒想到還想到那一個人」

一句句歌詞劃過我的心,就像把鋒利的刀,一下又過一下,在這麼久以後,沒想到我還是想到那一個人,她,是我的學姊,在三年前不敵血癌離開了,過去她經常邀約我一同打球、吃飯、或是聚聚,而我因為懶惰、因為繁忙總是推拖,從初期一次次地真心道歉,而後麻痺了,連同道歉都隨便了起來,我問他:「你為什麼總是邀我啊?」,「因為我只想找你啊!」訊息欄中她說道。

如同作者透過Emma學姊這個角色說的:『很多時候機會是一眨眼就過了喔。』是啊,我一次次拒絕的那些機會,也是一晃眼就過了,而我一次都沒有把握。

過了兩年後,我回到國中,找了球隊教練聊聊天,我們聊起了學姊,他提到:「你們還記得她嗎?她罹癌有幾年了,去年因為血癌離開了,沒什麼人知道,她想要低調地離開。」我許久沒有說話,像是有一世紀那麼久我都未曾說話,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更不知道在她罹癌時卻不斷邀約我的日子裡,她是帶著怎麼樣的心情。

是失望嗎?是難過嗎?或是她恨我嗎?我不知道也不清楚,但我永遠得不到答案了。至今過了三年多,她依然是我心中那道深深的疤,連同我的自責,一起埋在心中,我不曾向誰透露這段過往,又或是我的心情,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原諒我自己。

即使過了三年,我仍然會透過Messenger 留言給她,她的生日、她的忌日、亦或是我想念她的每一個夜晚,我知道不會有人回覆,卻還是改不掉這個習慣,原以為傷疤會透過時間一一地被沖淡,但是並沒有,我依然時常想念她,想念過去,想做些什麼好彌補自己的愧疚感,卻怎麼也填不滿,心就像被挖了一個大空洞,永遠都好不了了。

「你恨我嗎?」聽著〈人之初〉時,點開了我與她的對話框並打下這句話,我沒有隨即按下,明明知道不會得到回覆,卻還是忐忑不安,是害怕得到答案,還是害怕得不到答案,我不知道。

我希望你討厭我,我希望你恨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被時光暫停歲月的妳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