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o

網誌Blog on Cinema的作者 業餘影評寫作者 Cinemagoer

[電影短記]《最後的情書》-《情書》25年後

 《最後的情書》Last Letter / ラストレター (2020)
導演:岩井俊二

[6/10]

2020/8/30

岩井俊二的新作《最後的情書》重拍自兩年前他在中國拍攝的《你好,之華》(我沒看過),但熟悉導演舊作的觀眾很快會發現,本片在某種程度上致敬了他1995年的經典《情書》,不但採用傳統書信的旁白形式做為和已逝之人的溝通或代言,青春少女的初戀情事、回憶鄉愁、身份誤認與視角轉換、圖書館、重遊校舍等元素無一不缺,甚至連舊作的男女主演都有饒富興味的客串登場。

然而在類似的形式中,岩井俊二也為故事的情感內核進行了更新。若說《情書》的往回追憶是在把玩兩股情節動力:和逝去之人的告別以及初戀的重新發現,《最後的情書》則是讓時間再往後推展,搬演了更繁複的三方通信,中年男女想發現過去對於現在的意義,下一代想了解父母如何一路走來,25年後的岩井俊二可能在經過更多的人生體悟後,試著調整出一個新的角度來切入青春與初戀。

於是核心的那封信不再是對愛人的情意(《情書》裏面揭露一切的則是女主角的肖像素描),而是高中畢業生致詞裏對青春的寄語與對未來的期待,無疾而終的初戀成為承接少男少女的成長,並邁向往後數十年人生的轉折點。多年後女方經歷痛苦的婚姻後抱憾而終,男方走不出單戀的記憶而成為不得志的作家,經過蒼涼與挫敗,這看似徒勞的戀情與人生,到底還能留下些什麼?

劇本中多角色情節的組裝其實略顯散漫與勉強,在手機的時代要讓角色回到傳統手寫書信所做的故事設計難免過於用力,故事視角從前段的家庭主婦(松隆子)轉換到後段的中年作家(福山雅志),意義上的銜接並不順暢(這些部份在《情書》處理的更加完美)。數位攝影下怪異的鏡頭設計,如無人機空拍或是跟拍狗的鏡頭推進等等,個人也覺得並不成功。

然而岩井俊二努力營造誠意感人的少女美學(廣瀨玲與森七菜跨時間的兩人四角),並以劇中作家角色自嘲他電影中永遠走不出來的主題,以此對青春意義的自省與確認,讓《最後的情書》做為《情書》精神上的續作,雖無法達到舊作的高度與情感濃度,卻也反應出創作者與觀眾所經歷過的歲月,在最後結尾逼出了些許今昔對照的情感力量。

故事中四處漫射的敘事線所構成的眾生相,或許讓人可以想像出本片更好的版本,那可能是關於一場高中的三角單戀,在往後數十年間所長出的人生枝葉,和幾封書信往返所串起的機緣巧合,在影像和敘事上可能是更開放更寫實的,關於這25年來一個時代的紀錄。岩井俊二在《最後的情書》其實已經有試著往這方向走出去,未盡人意之處其實也無需強求,畢竟作者能重回相似的主題,將其人生與情感銘刻在電影之中,己是難得。

https://blog-on-cinema.blogspot.com/2020/08/last-letter.html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