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o

網誌Blog on Cinema的作者 業餘影評寫作者 Cinemagoer

[電影短記]《靈魂急轉彎》失足的歷險

發布於

《靈魂急轉彎》(Soul, 2020)
導演:Pete Docter
[6/10]

(有劇情)

一位追尋音樂夢想多年的男子,在重要的演出前夕失足身亡,拒絕接受命運的他在死後的世界闖入新生靈魂的出發之地,在此每位靈魂除了被賦予各自不同的性格,也必需尋得生命的「火花」才能投胎入世。一位滯留千年遲遲無法尋得火花的靈魂「22號」,遇上了這位留戀生命火花的男子,兩人陰錯陽差地短暫回到人間進行一場身體互換的冒險旅程。男子認為他的「天賦才能」應當帶給他精彩而成功的生命,22號因此為了找不到自己的才能與熱情而開始焦慮了起來。

故事當然有懸念與逆轉,原來「火花」指的並不是命定的才華,而是能激起對生命熱情的事物,不必然是能彈出一手出神入化的鋼琴樂聲,即使是生活中最微小的細節所呈現的滋味,都可能包含著觸發生命的火花。22號在理念的世界找不著他的熱情,卻在充滿著感官體驗的人間直接碰觸了生命的溫度,而好不容易回到人間的男子完成了他夢想中的演出,卻在回憶和22號的歷險中突然發現他一直錯過了生命的真諦。

因此《靈魂急轉彎》設計的死後世界其實是一場敘事詭計,裏面有一處 Hall of Everything 包含了世間萬物讓新生靈魂去探索,卻獨獨漏了「感受」本身,那所有歷史偉人都無法教導的生命真相,非得要在這樣的一個故事一個鏡頭之中才能被揭露出來,這讓片中整個靈魂世界的機制顯得極為可疑。或許簡單來看,這其實是一個在故事層層包裝下的心靈雞湯,設計來讓人感動與獲得救贖,就像最後安然接受死亡命運的男子必定能得到他的獎賞與回報。

這種將生命中的抽象概念以某種遊戲規則具像化的做法,導演 Pete Docter 上一部片《腦筋急轉彎》就玩過一遍腦內的心智風暴,皮克斯更早期的《怪獸電力公司》把玩兒童的夢境世界多少也可以算在類似的系譜。這些抽象世界要不有自洽的運作邏輯以拓展各種的想像力,要不就得在想像與真實之間找尋足以讓人信服的應對關係,加上商業通俗化的需求,這使得皮克斯劇本的編寫成為高難度的走鋼索。

皮克斯帶給觀眾的期待一直很高,不只是形式和故事上要有一定的創意,在感情的操弄與深度上也得不落俗套。當然無法每次都成功,但這讓他們必需不時地冒一點險,去講出更新奇的故事,與更動人更深刻的感情。然而《靈魂急轉彎》的設計感與說教企圖因此變得太過明顯,雖然觀眾很難不被故事的寓意所打動。

本片在理念與感性之間取得平衡的方法,在於花了很多心思去呈現紐約布魯克林的市街,和黑人音樂家的生活場景與親情刻劃,以人物的感情、表演和爵士音樂的交織,讓觀眾陷入某種生活的幻覺裏,或可連結到電影中稱之為「The Zone」的心流狀態。在此動畫的表現力一直是皮克斯的強項,雖然將黑人加爵士音樂的符號成為某種生命火花的樣板,可能是稍嫌俗套的種族印像,而這部份處理的越成功,也會讓片中死後的理型世界顯得更加空洞與無趣。

《靈魂急轉彎》在鋼索上失了足,但至少還落在安全網上,仍然賺走了我幾滴眼淚。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