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o

網誌Blog on Cinema的作者 業餘影評寫作者 Cinemagoer

[電影短記]《消失的情人節》- 消失的時間,消失的故事

發布於

《消失的情人》My Missing Valentine (2020)
導演:陳玉勳
[5/10]

2020/10/11

(有劇情透露)

陳玉勳在這部愛情喜劇中用了很多落後於時代的老哏,比如女主角一邊上臉書發動態另一邊打電話給廣播節目和主持人聊天,或是男主角還在拍底片相機並且送老相館沖洗照片,甚至是手寫信寄到鄉下的郵政信箱。岩井俊二在《最後的情書》安排了中年大叔大嬸的主角來合理化手寫信的浪漫,陳玉勳當然也有一點小設計,比如收音機是父親留下來的物品,底片機是從小改不掉的習慣,我們也可以說男主角這個慢吞吞的人落後於時代其實也是理所當然。

這種時代錯位的安排比較是反應導演的年紀,並沒有真的內化到故事裏,所謂生活節奏的快與慢也只是填塞喜劇式的對比,對時代變化、生活方式並沒有多少的省思。當然在最後的奇幻高潮,女主角消失的父親突然現身,說他決定不再理會這個世界,或許也暗示男女主角某種身為時代局外人的意味,但這和他們的性格或步調快慢之間的連結,缺乏有意義的解釋,男生的憨慢和女生的大齡剩女標籤,除了是制式的戲劇人設,並無關他們各自的人生處境。

時間和快慢在情節中失去意義,直接影響了後段大逆轉的威力,奇觀的降臨沒有任何脈絡去蘊釀或預示,直接做為情節解決手段的超展開。後面男主角回憶往事時,突然拋出他小時候車禍父母雙亡的設定,最後片尾前為女主角買豆花又被車撞,也感覺是劇情寫不下去的硬來,這和前面那位騙子謊稱他是孤兒院長大的橋段根本是一樣的意思,很像劇本在自婊。

問題是男人多了一天與女人少了一天,這設定本身到底帶來什麼故事上的效果?還是只是做為電影高概念的展示?兩人缺乏互動交集之下,男主角不斷的等待就可以換來女主角的感動又是什麼道理?更不用說那一大段女主角像木偶一樣被男人擺來弄去,根本是尷尬到行不通的設計。

當然老哏還是有其效果,這大概是導演的強項與魅力,他打造討喜的角色和好玩的橋段,就娛樂效果都還算是成功的,大部份的時候我也看的很開心。時間暫停一天的奇觀執行,顧寶明飾演的壁虎從衣櫃跑出來的奇幻段落也很有趣,但這些比較是作者擅長的小花招,沒有和故事嵌合的很好。劇本採取兩段式的角色觀點轉換,提起懸念再解開的敘事設計其實很好地掩飾了故事本身的空洞。

不管是從城市逃走到鄉下散心的意像,或是「要好好愛自己因為有人愛著你」的結語,大概導演深諳廣告文案式的心靈小語,從而組裝出這部骨子裏很老氣的,放入種種懷舊、台灣鄉村符號,其實沒什麼話想說的電影。當然也可以說所有的意義建構都是虛妄的,電影能不能只是關於直觀的感受與感動?但這種感動其實也是建構出來的幻想,這樣的電影大概是屬於台灣的魔幻寫實。

https://blog-on-cinema.blogspot.com/2020/10/my-missing-valentine.html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