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o

網誌Blog on Cinema的作者 業餘影評寫作者 Cinemagoer

[電影短記]《新天堂樂園》Nuovo Cinema Paradiso

發布於

《新天堂樂園》(Nuovo Cinema Paradiso, 1988)
導演:Giuseppe Tornatore

2020/7/25

年少時的感動不可能重來,一部份是難以忍受技術上的問題,比如音樂實在放得太滿,細想應該是很多地方沒有情節只有情緒,而沒有情節的一個原因是戲院版刪了很多東西。尤其第三投,濃縮下來煽情的濃度就太高了,當然這導演作品本身就是甜度高,吃多了會出問題。

很多戲感覺可以拿掉配樂,比如多多回到30年沒見的房間,音樂其實可以晚點出來,而不是直接先下音樂再看到房間。又或是多多獨自在房間看艾琳娜的影片,其實也可以不用下音樂(因為角色眼中有淚水,加上母親的窺視,形成的三角視線其實就夠了)。但片中很多轉場的鏡頭和剪接都有設計過,不放音樂好像也行不通。

若不管這些問題,這次重看的收獲是找到重新分析故事的角度,當然不是什麼新鮮的角度。除了描寫電影黃金時代的結束,這其實也是一個義大利階級和權力轉移的社會寓言,原名Nuovo Cinema Pardiso 指的是「新」天堂戲院,舊天堂戲院除了是由教會掌控之外,電影也花了不少時間帶出戲院上層和下層之間的階級矛盾關係,整部電影的時代轉移就是兩個階級的此消彼長,在一把火燒掉舊秩序後,新的商人階級帶著資本控制了戲院,世俗化的狂潮終於推翻了教會的規範。

艾費多要的正是讓多多可以趁著時代爬上更高的階級,其中多多和艾琳娜的戀愛其實也是以階級矛盾為背景,當然還有一些背景裏小的支線,比如一對分別坐在上下層的男女最終結為連理。另外完整版裏帶出電視入侵和電影之間的緊張關係,也是一種大眾對電影不同想像的時代轉移(被權力和資本控制的戲院集中空間 vs 終將進入每個家庭的電視機)。當然隨著時代轉變,當戲院的觀眾因終於看到吻戲而歡聲雷動,大概不會想到多年後戲院理所當然地淪為播放三級電影的場所。

或許是看出了鄉下戲院終將消失,所以艾費多將多多推離了家鄉,而艾費多之死就是屬於某一個時代電影的死亡。導演很敏銳地抓住了時代變動中的情感,從前人們望著電影想像著不可得的人生,但終於人生可以模仿電影,甚至片末廣場充滿了廣告看板,觀眾終於不再(那麼)需要電影,自己也可以成為媒體圍繞的主角。但這部片僅止於此,導演並沒很深入地思考何謂電影的問題,而是把看電影的時代、空間化成了大眾的鄉愁,過去的電影充滿了甜美的夢幻,但夢幻也是因為現實中的貧窮與痛苦。

所以那個流浪漢不斷地說「廣場是我的」,廣場其實就是種公共的想像,但電影的公共性逐漸消失,現在連傳統電視也面臨危機的時代,廣場的物理空間正轉移到虛擬空間,電影展演形式也只能隨之不斷地演變。

https://blog-on-cinema.blogspot.com/2020/08/2020-july-review.html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