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9 articlesIn total 80705 words

裁縫的妻子欺騙丈夫(aka 故事第十一)

向晦堂

在熱那亞的城裡,有個美麗的女子叫做安西特的,嫁給了一個裁縫。那裁縫雖然手藝高明,卻是個粗笨無趣的人,為此安西特深感到苦悶。她便自然地把注意力投向其他青年,她的美麗——因為苦悶而愈發增添的——也極容易使青年注意,從而她很快和一個叫切普利亞的青年紳士互相發生愛慕。

棍俠傳兩篇

向晦堂

不值錢的瓷瓶和水晶杯有一個青年叫蒙德羅斯,他在十五歲時進城謀生活,見一家瓷瓶店正在招夥計,便入內詢問。老闆聽了他應徵的意思,便說,“你是外地人麼?” 蒙德羅斯說,“不錯。” 老闆很高興,便說,“那麼,你預備在這裡幹多久呢?” 蒙德羅斯說,“先幹三個月。

畫師復仇記

向晦堂

1 昔在某國,有名為阿帕亞的年輕畫師。一日,他的母親對他說, “阿帕亞,你的畫藝,是從你父親繼承的。你已十年不曾見他了。他自去了國都中謀食,每月必有信寄給我。然而近半年來,竟斷了書問了!我總疑心出了不幸的事。我是病篤的人,只是想到你父親生死未知,便不能安心去聽上帝的召喚。

不吵架的駙馬和公主

向晦堂

有一個年輕的駙馬,娶了公主為妻。成婚時,國王叮囑他,婚後不可以和公主吵架。駙馬想,夫妻哪有不吵架的,但也只好答應下來。王后對國王說,“為了知道駙馬和公主到底有沒有吵架,我在公主的嫁妝裡,加了一個精美的瓷瓶、一隻伶俐的鸚鵡、一名乖覺的女僕、還有一張神奇的七弦琴。

小布倫特和魔鏡

向晦堂

有個善良的人,大家都叫他老布倫特。一天,老布倫特在街上看到一個磨鏡人,正因為沒有生意而愁眉苦臉。老布倫特便把家裡的鏡子帶來,付給他幾個銅板,請他磨亮。磨鏡人把鏡子磨亮後,對老布倫特說,“這面鏡子本來就很明亮,並不需要磨,我知道你是特意幫助我。

讀故小記(四二-四七)

向晦堂

讀故小記(四二):一魚兩吃2022-01-24 14:55:36 奎因所選日推“golden dozen”,剛剛閱畢第二冊。印象最深的,是西村京太郎《柴田警員的兼差》一篇。這篇利用了歐·亨利《警察與讚美詩》的設定。窮人吃不上飯,索性犯罪吃牢飯,這本身也算不得多稀奇的事實,然而歐·...

讀故小記(三七-四一)

向晦堂

讀故小記(三七):《儒林》多遙接之法2021-12-03 22:06:44 《儒林》寫人寫事,多用遙接之法,參看前論楊執中、杜少卿二則。要寫某甲前往見某乙,往往寫到某甲將見到某乙之前,突然調轉鏡頭,寫某乙正如何如何,再把某甲引入。如此有一種“巧合”之感,最適合滑稽類題材。

旅遊團殺人謎案

向晦堂

1 五月三號一早上,隊里的荀銳來了個電話,說是發生了殺人案。隊里的人,除了我和荀銳,都抓緊五一長假之機陪著家人旅遊,“不找你找誰?你叫,我還叫呢!” 驅車趕到事發的賓館,跟荀銳會合。死者屬於一個旅遊團,該團連死者一共九個人,另有一個導遊是本地人。

同學吃飯投毒謎案

向晦堂

1 先說一句,我不是兇手,沒有敘詭,好事者可以歇歇。我和妻熊澄、王一蕭和其妻宋萍,四個人是醫學院同學。畢業後,妻和宋萍當了醫生,我當了法醫,王一蕭接著讀博。過了三年,通過結婚,四人成兩對。這時,妻換到了宋萍所在的醫院。於是約定兩對夫妻週末吃個飯,這是我們四人畢業後首次重聚。

初中衛生室殺人謎案

向晦堂

故事發生在一所初中。先說明一點(也許是無關緊要的一點):中學教學樓,一般有兩種格局。一種是中間走廊,兩邊教室,即走廊是不見光的;一種是一邊走廊,一邊教室,即走廊是如陽台的。故事裡的中學,是前一種格局,在這種格局裡,走廊走到頭,便是一個教學樓的邊門。

陽光下的殺人謎案

向晦堂

1、倒敘 美國,南加州,德卡洛,1992年,6月20日,下午1:55。男人停在一層樓宅院的大門前,按了門鈴。門開處,是另一個男人的臉。“下午好,斯蒂德,進來吧。” “下午好,查理。” “喝什麼嗎?” “咖啡就成,謝謝。——戴爾好嗎?” “老樣子,不好不壞。

圖書館投毒謎案

向晦堂

1、倒敘 兇手:咦,這不是林峰嗎?這麼早就來自習了啊!被害人:哎,洪哥,你不也是嗎?你怎麼到這邊來了?我說你不是英語—— 兇:英語系也要學狗屁的高數,快測驗了,來借兩本書,抱抱佛腳,煩死了。哎呀,正好碰到你這麼個現成的高手,有幾個問題請教你,方便嗎?

象棋學校殺人謎案

向晦堂

1星期五早上,陸捷打電話來,說要去一所象棋學校參加活動,問我有沒有興趣同去。陸捷在他們刑偵大隊裡,算第一高手,我卻沒想到,這傢伙和專業的象棋學校也有瓜葛。去湊湊熱鬧也好。到了一看,學校牌子赫然寫著“雙木中國象棋學校”。陸捷對我說:“雙木”取自兩個創辦人的名字,這兩人都出自一個前輩...

中獎

向晦堂

大二暑假,我不願回家,在學校附近尋了家咖啡店,打點零工。一個炎熱的下午,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子進店——此人算得上常客,雖然我未曾和他搭腔——,從報架上抽出一份報,跟著坐下點了東西。只見他伸臂展報,大開大合地翻了十幾秒,便還了回去,又從報架上抽出另一份報,回到位子,不顧已經擺好的飲料...

租房殺人謎案

向晦堂

1 3月20號週日晚上,暴雨如注,我和辜明正縮在房間裡,各抱一盒外賣,對著電腦看新三國。遠遠聽到有車開來,停在我們樓下,過了幾分鐘,門鈴響了。我去開門,是刑偵隊的汪小平。“汪隊長?這麼大的雨,還好,沒怎麼淋濕。來,先進來,先把公文包放下。” 辜明走到門口,看了汪小平一眼,說,“不...

讀故小記(三三-三六)

向晦堂

讀故小記(三三):《北京人》對話四段讀完《北京人》,感覺和《雷雨》互有勝負。結構就不必在這兒拆了。印象中有四段對話印象特別好,記錄下來,以為日後參考。第一段是曾思懿訓兒子: - 不許走!你當你還小啊!十七歲!成了家的人了。你爺爺在你那麼大,都養了家了!

讀故小記(三〇-三二)

向晦堂

讀故小記(三〇):不動聲色《揚州畫舫錄》卷十二, 楊天池,幼醫也,精於痘疹,呼之為“痘神”。相傳有小兒患痘者,辭不治,其弟子江昆池強治之而愈。兒之父母以酒酬江,兼請楊,楊灑然至。方演劇,兒聞鑼聲,死矣。楊笑謂江曰,“此痘聞鑼則死,爾未知也。

讀故小記(二四-二六)

向晦堂

讀故小記(二四):必也正名乎按照此前點滴所寫,說故事有兩個重要技術。一是事物設定有具體來歷,二是人情世故以具體細節反映——歸根結底,似就是細節二字。也許(我喜歡的)故事就是少數幾種結構或道理,在具體東西上的諸多投影罷。(參看“鷺鷥”那一條。

故讀小記(二七-二八)

向晦堂

故讀小記(二七):一字之師 漢語博大精深,從裡頭毫不費力就能弄出一些故事來。文字做些微調,效果有天壤之別,如此做妙。《老殘遊記》裡老殘收了妓女翠環為妾,嫌名字太俗,便顛倒過來,成為“環翠”。這只是故事的一處枝節,卻是令人過目不忘的一點。由此固可見作者的興趣,倒也可隱隱嗅出一點中國...

讀故小記(一〇-二三)

向晦堂

讀故小記(一〇):儒林之翟買辦近期想重溫一遍《儒林外史》。第一回最精彩的,一則是王冕,一則是翟買辦。這兒只說後者。寫此人物之法,有三步。先定基調,教讀者毫不費力,明確此是何等人, ……那知縣時仁發出二十四兩銀子來。翟買辦克扣了十二兩,只拿十二兩銀子送與王冕,將冊頁取去。

讀故小記(九):隱身

向晦堂

前回說起《笑林》裡隱身的故事。剛好在《十日談》也有一個隱身的故事,略謂兩人戲弄第三人,說沙漠中有隱身石,三人因偕往沙漠。第三人剛拈起一塊石頭,前兩人中一人便叫道,“啊,那第三人去哪裡了?”另一人也說,“是啊,剛才還在這裡,怎麼拋下我們不顧了?

讀故小記(八):鷺鷥

向晦堂

緊盯結構,大談結構,等於是暗地裡相信——希望不是迷信——:故事給人的愉悅感,是出自結構上的某種本質特性,或者說大量好的故事可以歸結到少數幾種高階結構上。這真是非常喬姆斯基式的思想。不過有時想想,事實未必如此,蓋有些故事似乎很難複製。《十日談》裡有一個鷺鷥的故事(也是全書我認為最精妙的一篇)。

讀故小記(七):動作的誤會

向晦堂

數不清的故事,係從“動作的誤會”裡出來。這兒只說兩個。第一個是笑話,一個人抬頭看天,路人不知在看什麼,紛紛也抬頭看,如是人越來越多。終於第一人放下腦袋,說了一句,“我的鼻血終於止住了”,揚長而去。第二個是小小說——我所讀過的最好的一個。一人正向文藝部長請示對某新作家的意見。

讀故小記(六):費德里哥的禮物

向晦堂

《十日談》最有名的一篇,可能是“費德里哥的老鷹”。費德里哥身無分文,唯有一頭名貴獵鷹,視同性命。彼又愛慕一富家寡婦,然追求無門。適逢寡婦之幼子重病,自稱唯有得到費德里哥的老鷹,才會病愈。婦人知道費德里哥愛鷹如命,但救子心切,只好硬著頭皮上門。

讀故小記(五):整理房間

向晦堂

我讀書的一大樂事,是在全不相干的書裡頭,撞上一句養生或者書法秘訣;現在又添了一條,那便是在非小說的書裡頭,讀到一個很好的故事,甚或只是一種很有故事感的事實。讀一本數學科普書(Timothy Gowers著),裡面便有一句話說,“整理房間時,往往先要把房間弄得更亂一些,而非一上來就把東西都塞進櫥櫃”。

讀故小記(四):陽貨欲見孔子

向晦堂

據說錢鍾書評《紅樓夢》中“死促狹小淫婦,一定浪上人的火來,他又跑了!”一句,謂此句大意無非“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耳。孰料這等妙語,原不盡是他錢某人的原創。近讀李笠翁《十二樓·十巹樓》,寫到某男娶了個石女——“不但無門可入,且亦無縫可鑽”,唯一之法, “只得與她摟作一團,多方排...

讀故小記(三):顏回子路

向晦堂

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論語·公冶長第五》) 按這一段寫顏回、子路,很真實。比如說,顏回難道不想聽聽孔子之志嗎?

讀故小記(二):屎不敢出

向晦堂

“戰戰惶惶,汗出如漿”、“戰戰慄慄,汗不敢出”,這是《世說新語》的名段。請注意,兩句的順序不能換,因為人害怕的時候“汗出如漿”正常,而“汗不敢出”純屬胡說,故必要先正後奇。《世說新語》另有個故事,說石崇家的廁所,極盡奢麗,“客多羞不能如廁”。

讀故小記(一):于吉

向晦堂

小序:既然想寫小說,便親自讀小說——不不不,小說俺是高攀不上的,應該說故事。初衷是想找一個答案,“何以有些玩意算個故事?何以有些玩意不算個故事?”讀著讀著,腦中遂有碎片,因筆記之,卻又不必切合初衷。寫寫散心,如此而已。至於讀者朋友,唯有拿“愛看不看”四字真言衹奉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