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见

写作与平静生活。只为自己而写,只写自己想写的。感谢订阅!

顾城:现代汉语太脏了,我要把它拿出来洗一洗

發布於
向我喜欢的两位诗人致敬,诗歌拯救了他们!

许立志,男,1990年生,广东揭阳人。90后深圳诗人,曾被誉为打工文学接班人,于2014年10月1日坠楼自杀。

诗人 许立志

人间焰火

——致许立志

诗人啊

我们都是九零后

深圳

无关紧要的城市

我们相隔千里之外

你我不曾见过何谈喝酒聊天

更不要说成为朋友

我说过天妒英才

我从来没有想过你就在我身边

天才诗人啊

你们总是忍不住

跑的太快了

海子忘记了自己的生日

妈妈说的生日快乐

和一碗红烧肉

你已经告诉妈妈疲惫不堪

妈妈怎么会不懂你呀

姐姐也很想念你

一百米的田径比赛

你只用了一秒

仅一秒

谁能够追的上你呢

妈妈亲手做了一个漂亮的风筝

说当你跑步的时候在天上看着你

怕你走丢这让你生气

姐姐也做了一个风筝

飞在妈妈的右边

希望你累的时候抬头看看回家的路

一直在写写最后一首诗

你怕写完最后一首诗

阳光灿烂的像一团团焰火

耀眼透明美丽

窗外下雨了

深圳是一本旧书

看不清楚不想翻开

我从远方赶路而来

却错过了你的名字眼睛鼻子

我想拾起你的耳朵

问一声你的诗写完了没有

城市燃放起一束焰火

我抬头望望不见风筝在何处

只剩下一个

人间


诗人作品欣赏:

《我一生中的路还远远没有走完》

这是谁都没有料到的

我一生中的路

还远远没有走完

就要倒在半路上了

类似的困境

以前也不是没有

只是都不像这次

来得这么突然

这么凶猛

一再地挣扎

竟全是徒劳

我比谁都渴望站起来

可是我的腿不答应

我的胃不答应

我全身的骨头都不答应

我只能这样平躺着

在黑暗里一次次地发出

无声的求救信号

再一次次地听到

绝望的回响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那些我认识的不认识的人

会走进我的房间

收拾好我留下的残骸

清洗我淌满地板的发黑的血迹

把凌乱的桌椅摆好

把发霉的垃圾倒掉

把阳台上的衣服收回来

那首没来得及写完的诗会有人帮我写完

那本没来得及读完的书会有人帮我读完

那支没来得及点亮的蜡烛会有人帮我点亮

最后是那抹长年没拉开的窗帘

帮我拉开,让阳光进来逗留一会儿

再拉上,然后用钉子死死钉住

整个过程井然有序,庄严肃穆

收拾完这一切

人们排队离开

再帮我把门悄悄带上


《爱情故事》

你来时很安静

我去接你

也很安静

我牵着你的手

你靠着我的肩

时间从我们身上漫过去

你头发白了

我牙齿也掉了

我们就这样对视着

不说话

我们就这样抱着

耗尽一生


余秀华,1976年生于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诗人1998年,余秀华写下了第一首诗《印痕》,截至2015年1月,余秀华已写了2000多首诗。诗歌主题多关于爱情、亲情、生活感悟,以及她的残疾和无法摆脱的封闭村子。

诗人 余秀华

人间焰火

——致余秀华

今夜读诗

大地一片轰隆声

焰火四射

人间四季芬芳

温情尚在书写

扑面而来的蝴蝶呀

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我不会忘记给你写信

一封封信

直到我手中的笔厌倦了我的手指

我也不会如此绝情

爷爷说田里的谷子要打了

九月的季节是急性子

要生一个胖娃娃

爷爷的话说了几十年

诗人的镰刀浸满了墨水

伸手一挥 米粒儿终于挣脱了大地

慌慌张张的来到人间

诗人喜欢它们举行洗礼

唱歌跳舞喝酒颂诗

写一首我童年里最喜欢的诗

男人女人孩子做着同样的梦

让蝴蝶捎一点回家给你

过年我们约定看焰火满人间


诗人作品欣赏 :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渴望一场大雪》

渴望一场没有预谋,比死亡更厚的大雪

它要突如其来,要如倾如注,把所有的仇恨都往下砸

我需要它如此用力。我的渺小不是一场雪

漫不经心的理由

我要这被我厌恶的白堆在我身上!在这无垠的荒原里

我要它为我竖起不朽的墓碑

因为我依然是污浊的:这吐出的咒语

这流出的血。这不顾羞耻的爱情,这不计后果的叩问

哦,雪,这预言家,这伪君子,这助纣为虐的叛徒

我要它为我堆出无法长出野草的坟

我只看中了它唯一的好处:

我对任何人没有说出的话都能够在雪底下传出


《我爱着的都不是我的》

那时候他们从池塘边走过,倒影婆娑

那时候云那么白,不理会这样的婆娑

我看见清风里的许多事物:繁茂和颓废共居一枝

他们的轻言细语里,摒弃了人间残疾

而光,把他们环绕得那么紧

我只想嚎叫一声,只想嚎叫一声

一个被掠夺一空的人

连扔匕首都没有力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