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最佳龙套。

我和同事聊到了香港

公司在美国,同事是西班牙人,这里简称他为C。 午饭时C说到,“Emma你知道吗,香港那边还在protest,我看到新闻了。”我说我知道呀。

C:你觉得这次抗议怎么样?

我:我不觉得他们能够达到抗议的目的。

C:可是人很多啊。

我:可是人数多不是个问题呀。前段时间关于香港的消息在大陆被封锁,我好多朋友都不知道香港发生了什么,等到现在开始报道了,直接说这不是抗议,是骚乱,是要求独立建国,应该跟你说的加泰罗尼亚差不多。

C:我也听说大陆有censorship,禁了FB和YouTube这样的网站。但是我觉得中国人但凡知道谷歌都不该用百度的,听你说怎么百度在中国还蛮受欢迎的啊?

我:因为用谷歌需要翻墙,就是增加成本,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无法承受了。好一点VPN需要付费,而且就算用了VPN也会时不时的发现VPN不顺畅,更有甚者,因为使用VPN被捕了。如果不翻墙的成本远低于翻墙,而用户对墙外的信息没有特别大需求,那么大家选择阉割版的互联网也很正常。

C:可是那不对啊,你知道这样做不对的啊。

我:那如果你做对的事情成本太高呢?比如被捕?

C:反抗就有被捕的可能,这一点不是常识吗?反抗现行的规则肯定要付出代价。

我:所以你会继续做你觉得正确的事吗?

C:会啊,就算是有所牺牲,但是既然对大家都有好处,那就做呗。

接下来我们说到为什么大陆人和香港人那么多矛盾,我说因为大陆人讨厌香港人的优越感,香港人不喜欢大陆人的不守规矩不讲卫生吧,前几年香港流行管大陆人叫蝗虫。

C:香港人说的没错啊,确实就是蝗虫。如果身在没有自由的国家却不反抗不争取,那就是活该。

3
3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