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又天

在兩岸三地都拿了學位的文學博士,同人社團恆萃工坊創辦人

1984+40

發布於

2024年,大洋國、歐亞國與東亞國將冷戰再度推上了新的高潮,這回多了網路科技。

互聯網的出現與普及,一度吸引了許多尋求自由與開放的人民,讓這個極權與謊言的世界出現了縫隙,且因為它盤活了經濟,各國也捨不得斷然禁用。但隨著三大國都熟悉了網路超限戰,結合內宣、外宣的傳統藝能,練出了各種認知作戰的方法與組織,人民與輿情又重新被引導回了信息繭房裡,繼續接受黨和國家的灌輸。

在網路還比較開放的那些年裡,曾有一個卑微的問題對真理部提出了嚴竣的挑戰:難道,任何一點關於黨和國家的負面信息與社會批判,都是出自別有用心的歹徒,都是受到海外敵對勢力的指使與操控嗎?

長久以來,大家解決問題的方法,都是將提出問題的人扣上帽子解決掉,這一招百試不爽。但有網路以後,因為絕大多數人對此都對此心知肚明,並且負責執行的官僚和宣傳機構也愈來愈偷懶,手段愈來愈粗糙了,於是民間陰陽怪氣的諷刺言論也愈來愈多。雖然那些諷刺都是在其他兩國的資本支持下來巔覆我國的,我國也在對其他兩國做同樣的事,但這樣互相拆台,畢竟不是辦法,有可能到最後大家都沒得玩。所以有識之士都考慮到了,需要為此慣行政術作一次理論和哲學的升級。

於是出台了以「客觀效果」覆蓋「主觀意圖」的理論。

大意是這樣的:不論你的主觀意圖是單純的為誰發聲還是別有用心,只要你的發言,只要你反映的情況,可以被敵對勢力拿來對我國發動政治進攻,那麼我們就可以認定你的言行具有「給境外勢力遞槍」的客觀效果,就可以且必須定罪。

這個「客觀效果主義」很快得到三大國一致的體制化實行。但光是這樣還不太夠,因為如果這樣無限上綱下去,每個人都無時無刻不在給境外勢力遞槍;你一個完全合乎主旋律、完全忠誠得體的表態,也可以被說成是敵方的反串,反諷你國的國民只能如此表態,何其可憐。這就也是給敵國遞槍。

所以定罪還需要一些實據。實據是這則笑話的變體:「當某國說你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時候,你最好真的有。」

改一下:「當老大哥說你有拿邪惡資本黑錢的時候,你最好真的有。」

不通是吧?再改:「只要我們可以證明你有拿人家錢,你就罪證確鑿了。」

這樣還是不夠。依據「客觀效果主義」再改:「只要你的言論有可能拿到黑錢,你就有罪。」

那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三大國都公開宣稱,撥款數百億成立專項基金,支持其他兩國境內追求公義、反應真相的人民與言論。

他們真的成立了,也真的樹了一些樣板,給了一些錢。沒有人知道具體有多少不是間諜反串的人真正經由這條途徑拿到錢,但大家從此都可以邏輯完洽地防堵、治理反動言論了。

然而新科技的發展,還是使這番設計被眾人開出了一個漏洞。

區塊鏈。

「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架構,自誕生之始就被投注了各種繞開極權、保存真實紀錄的希望。三四年後,反應過來的三大國,也學會了一手封堵、一手利用。這回簡單來說就是:先前已有人創辦了運用區塊鏈存儲文檔的論壇,也有人設計了按「讚」可以轉化為虛擬貨幣給作者打賞的機制,又有人創辦了用虛擬貨幣交易的數位藝術品市場。這些結合起來,就可以導致這樣的情況:一篇被某國被封禁的文章,發到論壇上鏈,可以得到一波關注與讚賞,這就是一筆可待提領的虛擬貨幣;如果再有什麼圖片或影片,或者純粹把文章存個截圖也可以,掛到NFT市場上,又可以拍賣,這樣錢就更多,影響也更大了。

至於促進這些活動的人與組織,是民間自發,還是有黨國的黑手在幕後運作?在區塊鏈加密技術的包裹下,想匿名的就可以隱藏在ID後面,這樣大家就永遠可以各自宣稱:友我的都是民間自發,批我的都是別有用心的黑手。然後既然文章真的能拿到錢,作者收錢的罪名也就不坐而實了,儘管把文章掛上論壇和市場的ID和原作者也可能不是同一個人。

這樣一來,三大國「封堵」的一手都得到了在「客觀效果主義」範疇內完美的法理依據,「利用」的一手也能持續組織網軍向敵國輸出。如果有人想要把「民間」和「境外敵對勢力」兩個概念切割開來,形塑一些「完美受害人」和「忠誠的反對者」的概念來在本國爭取什麼的話,那應對的方法很簡單:官方和資本持續主動地把水攪渾,推波助瀾,讓這種意圖在事實上永遠成立不起來,就舒服了。

說到底,官方其實根本不在乎你的反抗是不是「有組織,有預謀」,過去這樣講只是為了加強定罪的說服力和請功的依據,真有什麼「無組織」的孤狼或「無預謀」的隨機犯,官方也都會想要把他說成是受到敵國認知作戰的影響,但這畢竟在邏輯上沒有完全封死「無組織」和「無預謀」的存在可能。現在好了,升級了:「去中心化的組織,隨時更新的預謀」時刻存在於一個客觀的位置,運營著一個生態,準備著獎勵任何異議份子,而且你真的可以領到幣。還有什麼比這更方便、更實在的藉口嗎?

原本應該如此美好的,只要再多在源頭上加強一下對國民上網的管控,進一步限制翻牆。這需要三大國一起合作,畢竟明眼人都知道,那些好用又廉價的翻牆工具,不是敵國研發的,就是本國反串敵國來整給你用的,這樣官方一有需要就可以馬上抓到你。

然而正如內部有識之士的警告:三大國網軍部門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思幕後合作消弭這種生態,而是很有默契地彼此拱火,一手利用一手封堵,互相把漏洞搞得愈來愈大,加強擴張編制和預算的理由,卻在客觀效果上讓真實存在的民怨有了比以前都多的出口,而且真能領到幣;少數真沒有官方背景的國際駭客把掛上公鏈、再難竄改的歷史資料一筆筆備份了下來。再加上現在經濟形勢愈來愈糟糕,沒準哪一天就會打出不可控的真火。

網民也學會了黨國的招數:要反串,大家來反串,反串還不容易嗎?既然搞異議能真的拿到錢了,那我就真來專職搞這個。假作真時真亦假,真到假處假還真,只要真能起到噁心黨和國家的客觀效果,我的主觀意圖怎樣,我純不純淨,重要嗎?

這就是2024年的情勢了。距離世界經濟總崩潰,還有一段時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