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村的鱼

关注政治和性别等议题。

从雷闯性侵事件想到的一些……

雷闯的事件过了两天了,这两天相关的文章也看了许多,心里很不平静,总有些什么想说的,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整理一下思绪,说一些我从这件事想到的吧。

1、 先来说说亿友

女朋友曾经在亿友实习,我记得她刚进入亿友的时候,跟我讲过这样几件事:

第一件事,有一次周末,亿友组织乙肝战友一起去徒步,然后报名的一位男性战友说,亿友实习生里那么多美女,怎么能不去。

女朋友说,她当时看到这个消息觉得很不舒服,虽然对方可能是想“赞美”,但自己还是觉得有点被冒犯了。

第二件事,亿友组织的阿甘协力营,有一个环节是晚上到某座山上徒步。当时工作人员让大家记得带电筒,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然后群里有个参与者就说,如果我因为黑什么都看不见,我会直接抱过去的哦,女同胞要小心哦。

如果说这只是参与者和乙肝战友缺乏性别平等的意识,那么在他们堂而皇之地在群里发表了这样的言论之后,亿友的工作人员为什么没有站出来制止、表示这样的言论不妥呢?

女朋友还告诉我,亿友的员工性别比例很奇怪,四位专职人员,都是男性;两位实习生,都是女性。女朋友说,当然,这也可能是个偶然。

但我不觉得是偶然。过往的工作经验告诉我,一个企业/机构的员工性别构成往往能够反映这家企业/机构的性别平等意识。亿友的情况,至少是女性没有在面试/晋升中得到和男性平等的机会,所以女性只能从事短期的、不稳定的、相对不重要的实习生岗位。

雷闯在第一份声明中说了自己今后要怎样怎样做,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建立整个机构的反性骚扰机制,培养员工和乙肝战友的性别平等意识,增加女性员工的比例。

2、公益圈的性侵/性骚扰事件怎么就特殊了?

这两天除了雷闯之外,还有其它公益界的“大佬”被曝出有性骚扰丑闻,一场公益圈的metoo似乎在愈演愈烈。与此同时,我看到很多人因为这一系列事件宣称对“公益界失望透顶”。这在其他的性骚扰事件中是不曾看到的。

公益圈的性骚扰事件为什么比其他圈子的性骚扰事件更严重?

也许一些人觉得,做公益的都是一些“心地善良”的“君子”,怎么能做出这种道德败坏的事情?还有一些人觉得,公益圈,尤其是做“反歧视”运动,至少应该有一定的性别平等意识,而发生的事件恰恰证明没有。

我想无论是这两种想法中的哪一类,都忽略了一条最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性骚扰事件产生的原因从根本来说,就是不对等的权力关系。除此之外,犯案者对犯案后果的预估也会影响到ta当时的行动。

所以,公益圈的性骚扰事件并不特殊。因为公益圈也存在着极其不对等的权力关系,也存在着对施暴者的宽容和对受害者的指责(尤其是这两天,我们看到太多了)。关键不是去指责一个圈子“道貌岸然”,而是看清楚问题的本质,并着手改变。

3、性教育到底是要教育什么?

今天下午又看到一张流传出来的微信群聊截屏,一位性教育工作者用非常荡妇羞辱的词汇来指责雷闯事件的举报者。

我看了之后气不打一处来:做性教育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观念。

一直都说我们缺乏性教育,那我们的性教育到底是要教育什么?

可能在很多中国家长看来,性教育就是让孩子知道“怎么保护好自己”。

但性教育要做的远远不止于此,(更何况,“保护好自己”往往会成为攻击受害者的言辞)。性教育更要传达平等的性别观念,去除性的污名和羞耻,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能够坦然谈性,都不因过往的性经历而被羞辱。

这才是性教育的意义所在。否则,再多“保护自己”的真经,也只是另一种对女性的束缚罢了。

最后想拿我们机构举个例子,我真的觉得青杏在性别平等这方面做得很好。不管是我们员工性别、性取向的多元,还是日常生活中的细节,都和我们想倡导的价值观一致。

说一件很小的事。我们所有的同事中午会一起吃饭,大家轮流做饭刷碗。之前一位新来不久的女同事吃饭的时候开玩笑道,“以后应该都让男生刷完,因为女生的手要好好保护”。这话说完,大家都愣了一下,听出了这其中“女性是柔弱的,应该被保护”的一层意思,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大概过了两秒,小双(青杏创始人)说,“男生的手也是应该被保护的呀,那可是他们的女朋友或者男朋友”。

me too运动会制造冤假错案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