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

追劇、塗鴉與閱讀,透過戲劇觀賞他人的人生,藉著圖文記錄自己的生活,孜孜不倦於書中尋覓人生的無限可能。sleepygirl910440@gmail.com

murmur_在想哭的夜裡

發布於
「泣きたい夜には、竹内結子。」--電影《黃泉路》宣傳詞

昨天(2020.09.27)一早滑著手機看到日文新聞,那幾個文字重重擊胸膛,令我瞬間睜大眼睛從床上坐起身來,雙手捧著手機不敢置信,不......。2020年究竟是怎麼了,從三浦春馬、蘆名星、藤木孝、木村花,然後竹內結子?怎麼會!!??

該有多絕望,讓一個母親放下出生不久的孩子這樣離去?一想到這裡心全揪在一塊,近期滿滿的負能量瞬間爆發,我癱軟地躺回床上起不了身。

緊接著LINE的兩個群組(摯友團與日文翻譯群組)約好似地幾乎同時叮咚聲大響,直接炸鍋。各種為什麼、遺憾與不能接受,而無論如何,這些都拉不回我們愛的結子。

後來群組裡冒出了這麼一句:不妨從關心身邊的朋友做起。

是呀,但,怎麼做呢?有些人的絕望在人們面前可是隱形的呀,我在心裡悄悄說。

人生最絕望的那一年,我手指敲著手機鍵盤跟朋友在LINE群組嘻嘻哈哈聊得超歡樂,丟著大笑的貼圖,臉上卻是爬著淚的;人生最痛苦的那一年,我在家人面前像個小丑般耍寶、加倍努力扮演樂觀開朗明天會更好的陽光角色,但關進房門裡便沉入絕望的黑暗之中。

無論是面對他人還是自己內心的黑洞,都是很無力的。現實生活中有《找死專賣店》中的艾倫嗎?我相信是有的,而且其實每個人都可以是別人生命中的艾倫,有時單純相伴也是很大的力量,只可惜我們低估了自己有這樣的能力,也往往忽視身旁有人正在墜落。

2020發生了很多事情,希望現在開始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多分享給身邊的人多一點溫暖跟善意。--柯佳嬿

即使我愈來愈不懂人為什麼要活著,但我明確地知道,我不希望身邊任何一個人(家人朋友)因為我自己不要活著的決定而承受任何創傷──非親非故的人都能讓人如此傷心難過了,更何況是親近之人呢──這便是我活著最大的意義。我答應了姪女,她們滿18歲時要送她們成年禮,滿22歲時要送她們一套化妝品當就職禮物,所以姑姑還是得努力好幾年好幾年──活著,總是要找點原因。

「(命は)いつかなくなる儚いも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誰かに何かを遺したいとか、自分のことを憶えておいてもらいたい……そういう気持ちは、ものではない何かを確実に遺せるような気がします」(生命或許無常,不知何時會消逝,卻還是想留下點什麼給誰,或是希望別人記得自己......我覺得這種心情能讓人確實留下某些非實體的東西。)--電影《我與妻子的1778個故事》(僕と妻の1778の物語),竹內結子

一整天都無法從這震撼中回過神來,敲著鍵盤的手一不留神就會停下來,看著螢幕恍神。《現在,很想見你》的秋穂澪、《女婿大人》的新井櫻、《不愉快的基因》的蒼井仁子、《沒有玫瑰的花店》的白戸美櫻、《草莓之夜》的姫川玲子等等等等,結子呀,妳那帶笑的眼睛和連女孩看了都備感療癒的笑容不知伴我度過多少苦讀日文的日子,妳出演的日劇成了我與摯友之間的連結,曾是、也一直是我們討論的話題,從未想過妳會這麼快在人生舞台上謝幕,猶記不久前才重溫了草莓之夜,感嘆玲子這個角色果然還是非妳莫屬,如今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啟信用詐欺師了......。

永遠的笑顏女王

從來不曾為哪個公眾人物寫下R.I.P.,但此刻需要把自己的情緒找個地方安放。吐不出半句告別之詞,只想說:妳確實留下了一些非實體的東西,讓我把那些雙手抓不住的美好感受放在心裡,把此時此刻這些難過與不捨轉為感謝與祝福,謝謝妳的陪伴,四十年的歲月辛苦了,願妳安眠。

__寫在想哭的夜裡,晚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