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女孩

宅到最高境界天天與電腦為伍,沒睡過一天飽覺老掛著黑眼圈的文字工作者。 奉追劇、塗鴉與閱讀為人生三大樂趣,透過戲劇觀賞他人的人生,藉著圖文記錄自己的生活,孜孜不倦於書中尋覓人生的無限可能。

社區活動*最無言的豬隊友

正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在職場上遇過各式各樣的人,經歷千奇百怪的大小事倒也見怪不怪了,但總有那麼幾個令人「難忘」(貶意)的同事,今天就來分享一位最讓我無言的豬隊友。

還記得多年前公司在另一個新的工業區裡規劃了新廠區,預計開工動土儀式的那一天,我作為支援的工作人員,提前了兩小時先到新廠區準備各種資料並佈置場地等等。

工作大致告一段落後,撞見了隔壁部門平常與我工作上有些交集的A男,他說動土儀式結束後,老闆及各高階主管要在這邊開會,需要準備些桌椅,椅子已經搬好,但他無法獨力搬桌子,現場又找不到其他人幫忙,所以向我請求協助。距離動土儀式只剩不到半小時,也確實無其他人員,當下根本來不及call out請求支援,只好答應了下來。

我邊走邊告訴A男,新廠這邊的地板很滑、還有塵沙,我的鞋子抓地力不太好,等等搬桌子時不能走太快,不然會滑倒。A男連聲說沒關係,他會放慢速度。

到了桌子儲藏區,我估了估那些桌子全是近兩公尺且扎實的鐵桌,比想像中的還要重,但還算搬得動,於是我便與A男合力抬起往外走,我問了開會的地點,這才得知要從二樓搬到一樓的遙遠另一端。途中A男幾度突然加快腳步讓我腳底打滑,只好一再要求他放慢。

到了樓梯口後,A男叫我走前頭,我明確表示不妥,鐵桌太重,我走前頭怕撐不住,A男表示現在沒時間、也找不到別人幫忙,再三強調我走前頭比較輕鬆,還拍胸脯保證會牢牢抓緊桌子絕對沒問題。我只好再次叮嚀他速度千萬放慢。

結果當我使力抬著桌子拾級而下,戰戰兢兢踩到第三階時,鐵桌突然一股推力往我的方向衝,我硬生生被往後推,下一秒就從第三階一路往後跌,直到撞上牆壁才止了下來。

在我還沒來得及從頭與背部的重擊中緩過氣來,下一秒又遭那沉甸甸的鐵桌高速撞擊腹部……。

劇烈疼痛讓我久久說不出話,等我稍微回過神後,發現那鐵桌竟還壓在我的腹部,我不可置信地目光往上搜尋A男,卻見他仍一動也不動地站在遠處,一臉不滿地看著我……

好不容易等他慢吞吞移步下來拉開鐵桌,我喘了幾口氣後,與他對視無語,見他毫無抱歉之意,擺出一副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的態度,萬般無奈下只好忍痛扛起那鐵桌繼續往下搬……。

到了一樓後,剛好碰上一名施工的大哥走了進來,當他看到我們倆時,激動地對A男說:「夭壽喔!你怎麼讓一個女生搬這麼重的!你沒看到她那兩根手臂細成那樣!」後面魚貫走進的幾個工人也對我說「欸,妹妹妳不要搬了,這個我們來!」

其實在那之前的工作,我也搬過每箱20公斤的沖繩黑糖,在機械業處理售服時也常搬好幾十公斤的機台,雖然我的確力氣不大,卻未曾以「我是女生」為由不搬重物,所以並沒有那群好心的工地大哥們想像中的柔弱,但當下頭部背部加上腹部的疼痛讓我無力解釋,只說了句「那就拜託你們了,謝謝」後,默默到距離最近的洗手間吐了起來……。(當天晚上腹部就出現一條粗粗的瘀青,大約一週後才淡掉……)

返回原本廠區的辦公室後,同事見我臉色不對勁便出言關切,當下我還處在一種身體不適且一時還未想明白A男為何如此理直氣壯的困惑之中,便隨便搪塞過去。

隔天同事又再次追問,我才把當時的事一五一十相告,結果她聽到一半就皺起了眉頭:「A男這樣做事不對呀!既然明知要去那裡搬桌椅,他居然沒安排其他人協助,自己一個人過去新廠區?再者,到了那裡當下就能判斷需要支援的人力,當機立斷打電話回來請人過去支援才對,而不是拖拖拉拉到時間不夠了才在現場找人幫忙啊!如果沒有遇到妳,那他打算怎麼處理?」(我點頭如搗蒜)

更別說後續的發展了,同事聽到都比我還氣憤難平。

說實在的,對於A男的辦事不周全我也沒太意外,叫女生搬重物我也不認為有什麼不對,真正讓我氣惱的是在我跌下樓後他的反應。姑且不論跌落是不是他造成的,今天一個人在你面前跌下樓還被壓著,正常人的反應會停在原處毫無作為,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指責?

原本想找個機會和A男說說此事,誰知他因為那天被工地大哥數落而對我心生不滿,沒給半點好臉色,說話還酸溜溜「唉呦我可不敢要求一個弱女子做什麼喔」、「我就眼瞎沒看清楚妳手臂細到都要斷了」等等。

直覺告訴我眼前這個人很習慣性地把失敗歸咎於他人,屬於遇事的反射性反應便是趕緊撇清、「都是妳的錯,跟我沒關係」的外部歸因型性格,面對這樣的人要理什麼論說什麼理呢?或許在他眼裡我才是豬隊友吧?只能慶幸和他打交道只佔我工作的十分之一,我也懶得多費唇舌與之計較什麼了。

社區活動提案:最____的職場豬隊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