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ding

記憶好比金魚,固執像牛,合起來變成貪吃愛散步的金牛座。

城市現場考古隊,暨遠行鬧鈴

 (編輯過)
後來的人進到城市時,此地已經是新紀元。

回台北的第一週,我注意到復興南路上一排矮房,被圍成待拆的廢墟,還未拆的不知是休息或抵抗的註解。

我以為這種變化我已經看得夠多了,但沒想到在這個連假看見大興土木的南港、又換了店家的店面,還是被嚇了一跳,可在我認知的店家的前面,還有朋友認知的店家,我追尋的只是記憶裡的一個岩層,只能橫向跟經歷過這個時空記憶的人交談,否則怎樣都像長輩無聊的往事。


當年救贖我心靈的Kamikaze原本就是妹酒嗎?

大家還記得 45 嗎?

連假開始的週五晚上,我鼓起勇氣去挑戰。新店開在水源市場旁,店裡比之前熱鬧許多,燈火明亮,廚房空間也大出許多。

可音樂不再從架高的的瞭望台放出,歌從藍調爵士變成美式流行歌曲,螢幕裡不是電影是新聞台,討論著蚵仔麵線一碗20元事件(旁邊的小女生還認真地跟朋友討論著那家店就在他家附近,麵線裡沒什麼蚵仔),木板平滑得沒有任何一絲腐朽。

也沒什麼不好,其實,這裡就是一個新紀元,反正我帶到 45 過的人事物,現在都在新的位置上,而我們不斷討論著從前只是為了安全感,拼湊記憶是為了把朦朧的輪廓描黑,繼續抵抗遺忘作業。

說起待拆的樓,我想看師大路口那棟會撐多久
突然想到,自己去過瓶蓋工廠廢墟,炫耀一下這岩層地景挺豐富的

這樣也好,就好,
讓我也能流往下一個漂泊的地點。

一家供應義式咖啡加威士忌的怪咖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也許我體內住著人類學家 02】釘子戶 45 pub 與死亡之長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