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野練

綽號小練,台北人,憂鬱症跟焦慮症病人,人生目標是活得快樂。 聯絡我:yliulele@gmail.com

Matters新人打卡

發布於
在打卡之前,讓我說說我的憂鬱症

我常常想我什麼時候會好,並且殷殷期盼好了以後的日子可以完成什麼事情什麼夢想,但一個先決定義卻很難解決:怎麼樣才算是好了呢?對於一個憂鬱症患者而言,康復了跟還需要治療的分水嶺怎麼劃分?什麼是正常的憂鬱現象,什麼又是異常的症候發作?

「我直覺寫下來會有幫助,雖然我不曉得能做什麼。」這是啟發我創作的書《滌這個不正常的人》開頭第一段話,我覺得很貼近我的心。但我也害怕,會不會我的創作只是學他而已,沒辦法寫出另外的「什麼」去感動人?我的文字能力,又足以去承載這麼厚重的議題嗎?

這時候我突然想到我的朋友Y對我說的話。她說,文字的技藝是可以練習的,除非完全沒有才能,不然練久了就會是你的;但是只有思考,思考的深度才決定一篇作品好看的程度。所以只要思路正確,一定可以吸引大眾,甚至對這個社會有所貢獻。

就是這麼簡單的幾句話讓我心動。我相信自己跟憂鬱症的相處、跟憂鬱症之間的拉扯可以跨越文字的藩籬,產地直送到讀者面前,讓看的人可以更加理解憂鬱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廣義來說,能對精神疾病患者有所包容跟體諒;至於文字,我相信在練習書寫的過程中,它會越來越好,最後成為我傳情達意的助力而非阻力。

在正式開始之前,我想應該先交代一下自己的狀態。目前的我,二十八歲,憂鬱症確診病齡約兩年,實際上應該至少有四年那麼久。類單親家庭出身,爸媽從小就分居,由勞動階級的媽媽一手扶養長大,自己拼死拼活好不容易讀到T大文學研究所畢業,但卻因為憂鬱症而(暫時?)沒辦法從事正職工作,沮喪,失望,所以期待能用書寫尋找自己人生的另一種可能。

憂鬱症讓我死也讓我生,在接下來的書寫中我不會避諱它陰暗的一面,我認為直視黑暗才能找到光明的路。我期待能找到光。


#Matters新人打卡

大家好,我是小練,其實前面文章原本是我想寫自傳型小說的楔子,結果發現超適合拿來當作新人打卡文的。(笑)

很開心能加入馬特市這個大家庭,我其實期待自己能夠透過在matters的創作,一邊療癒自己,一邊幫助跟我相同、擁有憂鬱症的人能夠獲得一些能量。大一點的野心是,成為眾人google憂鬱症時,我的文章真的會跳出來的重要能量補充站。因此,接下來的創作方向,我會盡量分享我的憂鬱症經驗跟觀察,或是廣義的身心疾病的知識或時事分享。不過,因為自己是文學本科生的緣故,也會不定時放上最近在看的人文社科書籍的讀書心得。換言之,這個空間站會混合我的野心(幫助到憂鬱症的大家)跟私慾(書寫自己喜歡的人事物),還請多多包容(笑)

題外話是,今天(11/19)是陪伴我憂鬱症整個過程的男友L生日,這篇文也獻給他。你叫我要好好重拾創作,我在Matters上正要開始喔。我會加油的。


2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