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62 articlesIn total 11752 words

正是人间好时节

Yangyang

他忘了一地鸡毛的日子里,这清晨温暖的太阳,人与人之间善意的问候和体谅……在心间也能盛开喜乐之花,也能拂去尘世行走的艰难。

草根

Yangyang

提着菜,路过转角,看见卖草药的大爷在整理草药,定睛细瞧,是蛤蟆草根,童年被父母带着去地里干活,那些田埂边和水渠边随处可见,有时父母就地拔一些,用手搓掉外面的茅草,里面就会露出洁白的芯,塞进嘴里如嚼甘蔗般,甜丝丝的,贪玩的孩子坐在地头拿上一把可打发一截时光,父母就可安心干一阵活。

年前

Yangyang

年的脚步近了,心开始蠢蠢欲动起来,鸡腿、鸭舌、酱油肉……各种搞。每年都说下次不搞了,可到了年终末尾忍不住各种买各种制作。这颗叮叮咚咚的妇女之心啊就爱搞事,权且算作对光阴的一份致敬吧!毕竟生活高于一切![微笑] ​​​[/cp]

咯吱

Yangyang

年糕、油冬菜、红萝卜、打了鸡蛋,按照先后顺序炒了一大盘,最后加了几颗辣椒面,入嘴便有了味,嘴里入了辣味,身体刹时变的暖和起来。一边嚼着软糯的年糕,一边听着音频,耳朵里飘进一句:男人容易在与人做事中建立感情,女人容易在与人的聊天中建立感情。原来男女构造不同,使用手册也不同。

喜好定义

Yangyang

原来事物好坏标签大都是自己的喜好给定义的。

菠菜

Yangyang

任何果的背后都必有一个因,植物也不例外!

惟江上

Yangyang

惟江上之清风明月……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无尽之藏也……

路边绿植

Yangyang

楼下的包子铺近日关门,于是绕道走到另一条街去买。在相邻小区的绿化带里看见粉白粉红的小花,不敢确定是否是梨花。莫非“驿路梨花处处开”?街旁小店有老板们自己养的绿植,兰花开出了粉色,石槽里的铜钱草亦长得肥嫩茂密。这是春的气息,在秋日里暗藏生息着。

地瓜回忆

Yangyang

装过碰柑的木箱子里给它盛了土,扦插了地瓜秧,想着方便时采一把地瓜叶炒着吃,没想还能长出几颗地瓜来,实属惊喜。不过,盒子里的土挺深的,可能容易生根发芽结果实吧!小时跟着大人去地里挖番薯,大人掀掉上头的茎叶,用锄头小心翻土,土里就会蹦出大小形状不一的地瓜,然后大人就叫小孩一个个捡到箩...

《呼唤》

Yangyang

昨日约我爬山,我说没有时间。今早她发了图片过来,说是和朋友一起在山上了,并且告诉我已登石阶的数字,还拍了视频过来,不时分享着一路的风景和感受 。傍晚,我在看书,她又来电说家里烙梅干菜肉饼吃,让我过去,且是命令式的 ,说你过来拿几个回去吃,不耽误事的。

“断,舍”

Yangyang

今天在小红书上看到一条断舍离的笔记,提到八种不要买的东西。复杂易积灰的灯具呀,实体书等等。看完,思考下现在的我,如果是真的很喜欢的灯具,那么,无论要花费多少精力去保养ta都可以,因为ta能让我快乐,中年人的快乐太难得了。今天一下收到超多短信通知,原来是🍑宝双十一预售开始了。

为什么西红柿吃不出小时候的味道了

Yangyang

如果我说是我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饮食有了太多的选择,对西红柿的心理需求和期待值也水涨船高了。你信吗?儿时的西红柿等作为应季蔬菜,一般都是农民近距离的售卖,补贴家用,是小农经济的一种辅助补充。现在的西红柿,基本上没有了这种属性。不论是本地的西红柿和外地输入的西红柿,几乎都是温室大棚规模种植的产物。

钱枫,两面人

Yangyang

晚上看到钱枫的热搜爆了,还挺震惊的。颠覆我的认知。以往看他的节目,以为他是个傻憨憨,果然明星都是两面人。聊天的时候谈起阿里性侵事件的通报,然后说起一些大厂内可能存在的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比如为了拿下一些重要订单而陪客户睡。最难以理解的是,久而久之,所有当事人都认为这些事很正常。

卷筒粉

Yangyang

又做了一次卷筒粉,卷的肘子肉~ 对我来说,卷筒粉好不好吃,除了粉本身,更不可或缺的是黄皮酱,有了黄皮酱,瞬间就能吃到打小就熟悉的味道了~ 而且啊,黄皮酱简直就是万能的,拌粉、拌面,随便拌啥都好吃~ 不过,这次的卷筒粉口感还是一般般,始终做不出街头最普通的水平,口感太软糯,不够薄、不够韧也不够清爽。

芳心

Yangyang

遇友人,她摘了自家种的菜椒和地瓜叶送给我,盈盈绿色悦了眼。多年未见,对视间唯有当年的那抹纯朴之情依然从眼神中流淌而出。她在给我的酸奶里加了一勺蜂蜜,要我喝下,举杯里有久违的热情。坐下来,随意的就着话题聊了聊,时光似乎又链接了过往,她还记得我儿时怕鸡鸭猫狗的糗事,我记得她做家务很能...

独爱辣椒🌶

Yangyang

汪曾祺在《岁朝清恭》里说,许多东西吃不惯,吃吃,就吃出味儿来了!以前,看见辣椒就转头,如今无辣不欢。生活总是在不断的变化,喜好也是!对面邻居在阳台忙碌着,原来的大波浪长发今日变成了齐耳短发,简洁干练,有中年女人独特的韵味。哲人说,有皱纹的地方只表示微笑在那儿呆过。

“五星连珠”

Yangyang

吉、吉、上上大吉,老友跟我说昨晚金木水火土五星连珠, 难遇的吉兆,上回还是武则天当皇帝时出现过,大唐盛世。不过即使五星连珠摆在天空上我也是不认识, 看星星是要有本事的,起码的天文知识都没有,看个骨头?我仅仅认识北斗七星和勺子前面的北极星,能找到牛郎织女,其他的一概不...

《烟火》

Yangyang

吃腻了包子,时间允许时就会变着花样来做早餐。今早做了两种小饼,一种是甜的苹果糯米派,一种是咸的土豆丝麦饼,加了少许芝麻,是为了在色相上显的诱人些。打了绿豆小米核桃豆浆,浓郁香甜,有了破壁机,实属方便了很多。洪水刚走,又一波疫情席卷而来,没有什么可以抵挡这人事变化。

快过季的荔枝

Yangyang

我最喜欢的竟然是自己今年第一次买的妃子笑,我更喜欢妃子笑那种不是纯甜的口味,有自己特殊的香味,水分也更多一些。

《瑕疵》

Yangyang

瑕疵有时是一种安定,让人心妥妥!

快递

Yangyang

今天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两个快递,两个快递小哥,都没给我打电话 直接放在了门卫的快递柜上(说是快递柜其实就是几块板子),在这些板子上快递丢了的话是没人负责的, 所以我打电话过去了,还以为是跟上次一样小哥手误不小心点了签收,今天打回去一问,小哥就是没打电话,就给我放楼下了,还有个小哥...

疫苗误解

Yangyang

很多人对现有疫苗有很深的误解,认为打了疫苗就皮肤上镀了金对病毒屏蔽了,病毒就不会上身了。事实是当前经验证明疫苗提高了抵抗病毒的能力,大幅减少了转为重症的可能。而不是打了疫苗就不会发病甚至不会传染。所以A打了疫苗并不是意味着A携带病毒后不会传染给B,只是A染上了也极可能只是轻症不会变重症,但B被A传染后照样会感染会发病。

未命名

Yangyang

好闷热,一早阳光透过窗子洒在小屋,房子被我整理成了我想要的样子。上午,整理了冰箱,好多发霉的东西,扔掉了一些,感觉冰箱也清爽了。就剩下另一间卧室没有整理了,等木头把书架搬上来,就开始组装了。书籍归置好了,这就像个样子了,看着它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中国医生》

Yangyang

《中国医生》首映之后,有些观众表示自己被故事感动,看哭了很多处;也有观众认为,哭了多少次并不能证明一部影片好不好。确实,一部讲述抗疫故事的影片,在疫情没有完全结束时上映,每个走进影院的观众都会有所共情,想起去年那段艰难的时光、想起一些真实的伟大而平凡的故事。

雷雨将至

Yangyang

倏忽温风至,因循小暑来。竹宣先觉雨,山暗已闻雷。窗外的凉意已全部消散,整个城市弥漫着温热的晚风,竹林喧嚣,青翠欲滴,山中昏暗阴沉,遥闻远处阵阵雷声,想来雷雨将至。热风再次袭来,布满天际之时,小暑已至,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一个节气。

大相径庭

Yangyang

我开始格外留意文学和影视作品当中对于“爱”的描绘,无论是拙劣的、粗浅的言语动作流水账还是华丽的、精雕细琢的刻画,我震惊地发现它们都很难打动我。我不能准确地描述这种被打动的感觉,以前是会有的,可能是某种共情或者代入,但现在不会了。我很快就能想出一个原因,只是我不能确定答案的正确率:...

春华秋枯

Yangyang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

牛肝菌

Yangyang

每个人的幻觉不一样可能你会觉得有趣,但一方面幻觉也可能会很困扰,比如闭上眼睛也可能有恐怖的幻像出现,晚上关灯睡觉的时候会有一堆牛鬼蛇神飘在你旁边。

六月份清晨

Yangyang

煮玉米时留了玉米须和一层外皮,给南瓜藤搭了一个小架子,明日苦瓜也可摘了。六月的清晨,天很蓝,阳光很热烈。智者说,阳光越是强烈的地方,阴影就越是深邃。世事哪有两全,你专注什么就会看到什么。​

家乡

Yangyang

我的家乡现在是共同富裕示范区,所谓共同富裕,大概就是城乡一体化做的比较好,依我了解的情况看,在我们县农民和居民没太大的区别,农民一样在各行各业里工作,而且农民家家户户都是小别墅,十几二十年前就开始建别墅了,最近几年建的更加漂亮就是了,别墅里都是自来水、抽水马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