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12143 

二舅、社会苦痛与当代中国的精神腹地

蜉蝣型幽灵

在一个几乎被给定的社会现实面前,“外耗”近于不可能,“精神内耗”的想象性解决才需要一个二舅,一个(新)时代的精神腹地,毕竟如片中所说,人生总是被期待着通往某种“胜利”。

“被逼无奈”的俄罗斯与“活该”的乌克兰:地缘政治的知识霸权

蜉蝣型幽灵

主流的“地缘政治博弈”论述和批判性的“帝国主义战争”论述具有不同的政治前提。前者假设自主的政治实体(被政治精英所操控)运用其资源作出行动,后者则试图看到军事冲突的国际、国内层面各种支配与从属的社会力量、社会群体之间的斗争和压迫关系。如果探讨国际政治的“语言”出了问题,那得出大国“被逼无奈”与小国“活该”的结论就不足为奇了。

1

头戴锁铐的娜拉:徐州八孩女子与农村父权叙事

蜉蝣型幽灵

最近一次课程tutorial,用了徐州八孩女人的案例来作引入。这两天本应完成其他的Review任务,却在刷微博、看公众号文章的时候看到丰县和徐州官方陆续的蹩脚回应,以及越来越多对此事的关注,故匆匆写就这篇短文。

东方主义,多重“边缘”与审美解放:回顾陈漫事件及其争议

蜉蝣型幽灵

通过对陈漫事件相关争议的再解读,我想要提供一个更全面的框架,以阐明争议背后的东西方权力纠葛、以及更多被遮蔽的“边缘”问题。在陈漫事件中,时尚工业文化生产的结构性不平等加剧了东方主义的文化景观。与此同时,文化不平等也在一个包括族裔/民族、阶级等多个向度的权力构成的象征坐标系中运作。因此,审美的解放的不仅意味着打破东方主义的桎梏,并且要求对各种相互交叉的社会建构背后的权力关系保持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