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林鄭月娥

葉啟俊

但一搜尋她的圖片,就發現她愛她那些無害的粉色系,看久了覺得和她的聲線和吊眼竟然挺合襯。

葉啟俊

第二日看她在電視上侃侃而談立法會選舉,好像也不是在對人說的。這夢太寫實了。

#我家鄉的方言# 學回阿爸的母語 — 在香港學東莞客家話

葉啟俊
回覆
JimJKC@lifeordied

大學有客家話學!香港應該沒有。其實我爸跟阿爸女友也說,但他們也說廣東話,所以我們溝通都是廣東話。我會聽一點,但一想說客家話就覺得很彆扭,好像在裝些甚麼似的 . . . . . .

葉啟俊

太好了!你是怎樣學的?!其實我想組小班,跟劉鎮發教授學客家話呢

葉啟俊
回覆
韩zoe@zoe8uari

多謝分享,我十分體會到你說聽不明白奶奶的感受 . . . . . .

也沒想過中國大城市也有同樣情況,還有推普 — 我東莞侄兒不喜客家話,不會廣東話,只說普通話(還說我有「普通話不標準病」@-@

其實,這個過程也不太容易,不斷質問自己學來做甚麼,而學一個身邊的環境和人不重視,甚至教的人也不太重視的東西也好像拉着一架車來行。

有心的話還是學過一點的!一起努力 : )

蘋果、生活、死亡、重生

葉啟俊

有時真覺得在玩層層疊。還可以把多少荒謬疊上去,而又不會倒下呢?我們靜靜地等 . . . . . .

濁水漂流:混雜、夢幻、樓閣

葉啟俊

謝謝!我也有這文友評論的感覺,反而因此明白了何姑娘多一點。為了拉近那無法改變的高低距離,才會更想出盡力地幫。

完全百份之百理解其他人的處境是無法達到的,但能夠不處於其他人的處境,而仍可以易地而處,感同身受,施予幫忙的「同理心」,是可以達到的。

其實在看時,我不斷在想要是我是何姑娘,我會把幫人的那條線畫在哪裏?也不知為何,我很想知道何姑娘這個老好人的動機。幫人幫到做女咁喎!和老師一樣,這種界線模糊的工作真不簡單。

看完後再想,其他戲內無收尾的位頗多,例如老爺和木仔。

《LINGO》(二) - 幻想一個喉嚨中的中國

葉啟俊

呀,我想我是說將漢語視為語族,吳、粵等是獨立語言,好像Germanic下面有英語、德語、荷語等。

以我僅有的認識,德國人不太聽得懂瑞士德語,看瑞士德語電視要加字幕 : )

葉啟俊

認同方言-語言不一定和「大一統」有關。我不懂德語和阿拉伯語,但這些語言的內部分別會否令他們之間不能溝通,好像吳/閩/粵等?我的理解是方言是標準語言的一個變種,但變種和標準的差別不足以令兩者無法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