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啟俊

藝術家,做瑜伽,住坪洲,朝早飲咖啡,晏晝飲茶,夜晚飲酒。客家人,香港人。啲嘢唔寫唔記得,所以有個博,由零六年到而家,但都係俾親朋戚友睇多。加入Matters多個地頭寫字。www.yipkaichunss.blogspot.com

出行兩日

發布於
Google Play個安心出行有2.7分!

強行安心出行的頭兩日都留了在坪洲,出行了四次,到方圓500米內5分鐘路程的地方,已經感受到安心出行令人有多安心。

(一)星期四早上到茶餐廳L。量過體溫後坐下,相熟的伙記機靈地問我有冇掃安心,又機靈地在我猶疑未答時給了我小本子,邊叫我自己填名同電話,邊笑說還嫌餐廳不夠多事。本子很隨心,內裏人名是一堆「琴姐」、「小蘭」等花名,好像朋友電話簿,所以我也放心地寫了個「阿俊」。萬一真的有人查起出入名單,看見這些「琴姐」、「小蘭」和「阿俊」,應該會覺得很親切。與此同時,茶餐廳老闆正和另一茶樓老闆煩心地媽媽聲,在想該怎樣再在坪洲近月大量客量外,再應付這個安心出行。

(二)星期四下午到街市買魚。想起進街市要掃安心碼,竟然有提心吊膽的感覺。幸好門口坐陣量體溫的阿姐在傾偈,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我就若無其事走了進去,也沒有人要我登記,好好的買了條魚回家,才有安心的感覺。

(三)星期五早上去了茶餐廳Q。安心碼貼了在一個十分不起眼的位置。我也是直接進去坐下,甚麼也沒有做。觀察所得,全部顧客進入都沒有掃碼,也沒有其他東西可填。

(四)體育館又重開,可以再開班了。因為住得很近,而坪洲體育館又很清閒,平日我都是直接到體育館訂場。這次,為了省卻安心的麻煩,就小心地在網上訂場。政府的網頁和系統像00年代初,網上訂場比到場館訂慢,但不得不費這重心。

(五)星期五晚上去了餐廳H。以為開了晚市會好像往日一樣,但人客少得出奇,加上我才得三人,零個買外賣的人。這家餐廳連安心碼也沒貼,我也就直接坐下。另一位人客看見我進來,就想起忘記了掃安心出行,驚問老闆娘「係喎你個安心出行呢?」老闆娘大概是太忙,忘記把它放出來。她急忙地掃了安心出行,才安心地坐下。似乎是熟客的她好像着了燈,忽然衛生專員上身,連番放聲追問「點解個App搵唔到你間餐廳?」「係喎,你要畀紙啲人填個人資料」「你張紙唔合格呀,冇寫31日後銷毁」「你哋全部員工都要驗嗰喎」「你門口要黏晒啲告示出嚟㗎」老闆娘一一耐心回應,還多謝她提點。 

食飯聽着這些條例,本來就令人反胃。她見老闆娘道謝,還再下一城,說「係呀,要做㗎喇,否則就唔好出街」「最煩就係啲人唔掃App,阻住地球轉」「而家政府要你咁做,就乖乖哋做,如果唔係除非換咗個政府佢」因為她知道我乜都冇做,所以總覺得她是在說我。我的腸胃為她的厥詞而縮緊,消化不良。為了保持身心平衡,我不斷反白眼。

老闆一路在一旁聽,一副好好先生的他這次也說政府「無道理」、「真係唔識講」,又說禁晚市時,外賣生意還算過得去;強制安心出行之後,根本沒有人來堂食,連買外賣的人也不見了,說起來很灰心。有安心和這樣的食客,晚市開胃都唔會開,生意想好都難。  


乜心都有就係冇安心。下週一出行到市區時,見識一下市面的安心新世代。 

安心安心,真係唔知你安咩居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第四波(一)

第四波(二)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