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太的胡言亂語

大二學生,以文字訴說在藝術作品中得到的感動。 閱歷尚淺,自知寫不出驚天動地的大文章,所以正在生活化文章的路上默默耕耘中。

短篇| 《我在懸崖一躍而下》(中)

發布於
「哇你三喃道!」

上篇請點這裡:
短篇| 《我在懸崖一躍而下》(上)


當我看到眼前的兩個守門族人與我曾在網上看到過的食人族一模一樣時,儘管心裡全是慌張,但我仍然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切忌與他們對到目光,切忌奔跑,慢慢轉過身去,慢慢、慢慢。」—— 我一直重覆在心裡默念。

然而在我轉過身去不足一秒,我就被叫住了。

「哇你三喃道!」其中一名高大的男族人大聲吆喝,說出了我不懂的語言,但語氣聽起來不太和善,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他在嘗試叫住我。此時我的大腦蹦出了兩個選項,要不就是立刻逃走,要不就是嘗試與他們交涉。前者的話,看到他們壯碩的體格,我的意志就滅了一半,而且我才剛剛從樹上爬下來,體力也所剩無幾,很大機會是跑不過他們。後者的話,在語言不通情況下,我該如何和他們交涉呢?要是我嘗試用動作表示,會否被當作是攻擊行為呢?似乎兩者都行不通。

正當我打算放棄時,一句說話突然打破了我這絕望的境況。

「你好?你是旅人嗎?」

奇怪?剛才我聽到的,是中文嗎?是我所知道的那個語言嗎?剎那間空氣變得寂靜,我動也不動地愣在原地,眼前站著的是一名與我年紀相若,大約二十七八歲的女性,她與旁邊兩位守門族人同樣,身穿食人族獨有的族衣,可是臉上卻沒有畫著黑白相交的妝容。我深怕是自己因為在恐慌底下思緒混亂而一時聽錯,所以遲遲不敢吭聲,同一時間也想等她再次開口,以確認多次。

「你好?……」她用試探的口吻,同樣向我這邊確認著。

這次我十分肯定,我沒有產生幻覺。我確確實實地,是從「食人族」口中聽到了中文,我確確實實地,是與「食人族」在語言上共通了。雖然一時之間難以接受這個現實,但對我來說,這反而是一件好事,因為至少交涉的可能性是提高了,我被吃掉的可能性也減少了一點。

「你好,我是從那邊的懸崖下來的,誤打誤撞來到了這裡,很抱歉,我馬上會離開!」 我戰戰兢兢,不時口吃地,卻盡量展現出誠意回應。

她聽到後,露出一副明白的樣子,手托著下巴思考起來。

「那要不你進來我們村落休息一下?」她微笑地說道。

(待續)


我是灰太,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按下拍手鍵支持我。如果你想更進一步支持我的話,可以按以下連結訂閱我,讓我有更大的動力去寫作,謝謝你!讓我們下次再見!

https://liker.land/yipjacky70/civ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短篇| 《我在懸崖一躍而下》(上)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