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5730 
陳宜萍

燦爛的暑假來了,美國人卻仍空虛寂寞覺得冷

美國正在經歷三種國家危機的碰撞──病毒大流行、經濟動盪,以及種族主義。圖片來源:Shutterstock2020年對全世界各國的人來說,都是艱辛難忘的,對美國人尤其如此。美國人正處於50年來幸福感最低的時刻。

10
陳宜萍

越來越朝向「兩極」的對話,讓人感到不安

對話通常是人與人之間溝通的橋樑,但當對立的兩端都帶著強烈的情感時,對話就不是這麼有效了。一位黑人之死,在全美各地迅速引燃怒火,似乎也催化了社會的撕裂。圖片來源:Unsplash種族、貧富、奴隸制、政治意識形態、黨派認同等...

陳宜萍

居家隔離也要談戀愛!我們的約會方式正在改變

無論你是單身,有剛剛在交友軟體上認識的新約會對象,卻陷入自我隔離;還是已有另一半,卻發現自己和心愛的人距離遙遠;或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夫妻,因為疫情而必須工作育兒兩相兼顧,新冠病毒(COVID-19)的迅速來襲,都徹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和人際關係。

陳宜萍

「觸摸寵物」可以減輕人們隔離時的壓力和孤獨感

隔離是煩悶的,孤獨是真實的。通常人們鬱悶時,「觸感」是最能療癒身心的行為,然而現在卻很尷尬的只能與虛擬的歡樂時光共度。我自己一邊適應在家工作,也一邊慶幸有兩個毛孩子陪伴。他們偶爾會在視訊會議留下穿梭的貓影、會突然跳到我的...

23
陳宜萍

「坐爆」公共空間背後的意義

我們常忽略「公共空間」的定義從來就應該蘊含「大眾」與「共享」兩種意義,也常忽略、沒有更多體諒:現在大多數的大眾空間,實際上並沒有「共享」,仍有許多人的利益沒有被考量到,例如街友、移工、女性、長輩、身心障礙者……等。又,大多數人對現在的公共空間也缺乏共同享有、共同負責的認知和參與感。

6
陳宜萍

在疫情中,我們可以怎麼關愛他人?

在疫情中,我們可以怎麼關愛他人?我們可以在兩個層面愛護和關心鄰居。我們愛人的一個方法,是在生病時遠離他人。這聽起來有點奇怪,因為這與我們平常愛著某個人時會想做的事正好相反。人都是需要社交關係,和他人保持連結的,無論這個關係是來自家人、情人或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