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賓鴻

香港01,國際分析與政治評論

俄烏衝突攪動中美俄大三角 中國應做好三重準備

發布於
修訂於

2月24日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的戰略動向成了各方關注焦點。

戰爭開打之初,由於俄軍勢如破竹直插基輔,給予外界「烏克蘭即將變天」的印象,不少分析由此預判:美國難將此事卸責歐洲,恐會被迫降低在印太地區的戰略挹注,回防東歐、極限抗俄;然而伴隨莫斯科初期的軍事冒險功敗垂成,俄軍開始轉入頓巴斯地區,與烏軍進行血腥消耗戰,緩慢推進陣地。在此境況下,美國的戰略側重似乎又多了「東西兼顧」的曖昧空間。

由現實結構觀之,如今的戰況正在轉向長期博弈。美歐的經濟制裁顯然無法迫使俄軍停下攻勢,但眼下俄軍的戰場實力也看不到瓦解基輔政權的可能,頓巴斯的膠着戰況預示了衝突或將長期化,如若俄軍進展持續緩慢,則美國自然不必深陷此處,也無須透支自我、面臨在東西戰線二選一的兩難,而是可以部分卸責歐洲盟友,維持俄烏衝突持久化、但不外溢的局面;與此同時,其可回防印太,繼續深化此處戰略佈局,或至少向當地盟友展現:美國並未因俄烏衝突左支右絀。而綜觀近日以來的中美俄三角互動,此一戰略趨勢似乎愈發明晰。

戰爭下的美俄防長通話

首先,是俄烏衝突開始以來,美俄防長的首次通話。

5月13日,在美方主動建議下,美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與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進行談話,時長約1小時左右,而距離兩人2月18日的前次通話,已過去2月有餘。針對此次談話,美俄雙方皆未披露完整細節,而是通過聲明隱約透露內容。美國國防部聲明表示,「奧斯汀敦促俄羅斯立即停火,並強調保持溝通管道的重要性」;俄羅斯則表示,雙方討論了當前的國際安全問題,「包括烏克蘭局勢。」

如此似言未言,折射了美俄眼下對沖突的不同需求。對俄羅斯來說,由於俄烏談判已無限期延後,美國也沒有繞過烏克蘭、直接給予俄羅斯安全保證的意向,一切重擔便落到了俄軍肩上,即其至少要打出讓俄羅斯得以宣佈「第二階段頓巴斯行動成功」的實質戰果,否則此時匆忙停火,雖不能稱軍事挫敗,卻必然是政治一大失分,有可能導致普京(Vladimir Putin)政權不穩。

此外美歐的經濟制裁並不能在第一時間擊垮俄羅斯,俄軍儘管推進緩慢,卻終究是在頓巴斯佔了上風,故對眼下的俄羅斯而言,即便戰爭延長存在變數與風險,其也不是沒有支撐的本錢,兩害相權取其輕。除非奧斯汀是代表美方釋出談判意願,否則俄軍並不會因這次通話停下腳步,美俄溝通的渠道依然暢通,只是這對短期內結束戰爭,恐怕沒有實質幫助。

然從美國的角度來看,相較德法等西歐國家,其本就相對沒有「促和」的急迫感,而是希望能在「放血」俄羅斯同時,將戰場維持在烏克蘭境內,避免衝突外溢到波蘭、芬蘭等域外國家,導致北約被迫正式參戰。然與此同時,其也要考慮俄羅斯「鋌而走險」的可能,也就是莫斯科會否因戰事久拖導致政權不穩,從而孤注一擲使用核武,如此一來,北約出手將是必然結局,美國依舊無法卸責西歐承擔風險。

故美方此次要求通話,目的並非純粹勸和、或對局勢起到關鍵變化,而是要調控衝突張力,維持現有的「底線對底線」模式:北約與美軍不直接下場參戰,俄羅斯不進行核武冒險。此外「解放頓巴斯」的邊界何在,哈爾科夫(Kharkiv)、尼古拉耶夫(Mykolaiv)、敖德薩(Odessa)三大城中,究竟要拿下幾城才算行動成功,也將是雙方持續關注的戰場焦點。

簡言之,俄羅斯並非不知美國不懷好意,正如美國也明瞭這通電話無助停戰。但眼下衝突失控對雙方皆無好處,華盛頓正欲回防印太,莫斯科亦沒有將衝突外溢的本錢,在此局面下,美俄對沖突走勢形成一定「默契」,於雙方而言不啻是圍上一圈「護欄」。

亞太行前的預防性外交

然相較俄烏戰場的「護欄」正在成形,印太地區的中美「護欄」面臨了動搖風險。

5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應約同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Jake Sullivan)通話。楊潔篪表示,近來美方在台灣問題上的實際行動與表態大相徑庭,如美方執意打「台灣牌」,在錯誤道路上愈走愈遠,必將把局勢引向危險境地,中方必將採取堅定行動維護自身主權和安全利益,「我們說到做到」。

無獨有偶,中國外長王毅也於18日同日本外相林芳正舉行視頻會晤,並就「日美涉華消極動向」表明立場。王毅指出,日方即將主辦美日印澳「四邊機制」(QUAD)峰會。但「美國領導人還未成行,所謂日美聯手對抗中國的論調就已甚囂塵上,搞得烏煙瘴氣。」王毅表示,日美是同盟關係,中日則締結有和平友好條約。日美雙邊合作不應挑動陣營對抗,更不應損害中方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希望日方汲取歷史教訓,着眼地區和平穩定,務必謹慎行事,不要為他人火中取栗,不要走以鄰為壑的歧途。

綜觀楊潔篪與王毅發言,可謂是對拜登(Joe Biden)亞太行的「預防性外交」。據美方規劃,拜登於5月20至24日首訪亞太,既會分別與韓國新任總統尹錫悦、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舉行雙邊會議,更將在訪日期間同澳洲、印度與日本領導人共同參與「四方安全對話」峰會。

然就在出行前夕,美國開始了一系列「台灣牌」操弄。首先,是在5月18日發表聲明,宣稱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加5月22日開幕的第75屆世界衛生大會世界衛生大會(WHA);其二,拜登此次出訪將宣佈啟動「印太經濟框架」計劃(IPEF),5月18日當天,韓國表示將以「創始員」身分加入,更有52名美國參議員共同連署,呼籲拜登將台灣納入IPEF。種種舉措加上近期甚囂塵上的「助台不對稱作戰」風聲,皆在昭示「一中政策」的搖搖欲墜,以及印太地區北約化的風險。

雖說以另一個角度來看,中國的實力與戰略籌碼遠勝俄羅斯,美國不可能如入無人之境,在此發起「北約東擴」般的戰略冒進,各式大刀闊斧皆有外強中乾的可能;但若美方因此心存僥倖,持續試探北京底線、無止境頻切香腸,不僅台海風波將永無寧日,印太地區也將持續撕裂對峙。故北京如今越發頻繁展現「底線思維」,便是體認到博弈的不可避免,以及紅線機制的勢在必行。

歸根結柢,俄烏衝突的爆發,為中美俄三角關係帶來變數。如若俄軍能閃電速勝,不論是迫使基輔簽署城下之盟,或是以軍力瓦解基輔政權、扶植代理人,成功打造「芬蘭化」的烏克蘭,美國都可能在歐洲盟友要求下,被迫極限抗俄。在此狀況下,中國可能獲得「樞紐」地位,也就是美俄皆會在開展高強度對峙需求下,竭力爭取北京「配合」,中美關係可能緩和、中俄關系也或將更上層樓,中國形同獲得新一段「戰略機遇期」。

但如今俄烏衝突從庖丁解牛打成了文火慢熬,美方極限抗俄的需求持續下降,意味北京成為「樞紐」的可能也連帶下滑。綜觀美國近期在印太的戰略部署,圍堵中國的重要性或將逐漸凌駕「放血」俄羅斯。

在此境況下,中國恐需視烏克蘭戰場變化,做好三重長遠準備:第一,如若俄軍在頓巴斯推進速度加快,導致烏軍譁變、大舉投降,迫使基輔再上談判桌、或釋出讓步意願,則歐洲緊張氛圍加劇,美國恐要再度回防,北京便可能爭取「樞紐」地位。

第二,若俄軍推進速度依舊緩慢,則諸如哈爾科夫等大城的攻伐戰,恐要待到冬日才能見分曉,俄烏戰火甚至可能綿延至2023年,在此期間,美俄關係將有大概率在「護欄」內運行,極度惡劣卻不會完全破裂,中美關係則將波折不斷,美國將卸責西歐處理烏克蘭議題,並在印太升高對中國的圍堵。在此境況下,北京需在對美互動中,明確展現「底線思維」,既要避免自己被孤立,更要在某種程度上,做好「採取主動」的心理準備。

第三,雖說概率極低,但中國也應做好戰事持久導致俄羅斯內部動盪、普京政權由此瓦解的最差準備。在此情境下,俄羅斯將有大概率結束在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新政權也有一定概率轉而親美,如此一來,莫斯科將可能獲得大三角中的「樞紐」地位,北京將要盡一切努力,爭取莫斯科維持中立,避免遭到美俄同時夾擊。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國際局勢風雲變幻,唯有靈活應對、不拘一格,才能最大程度維護國家利益。


原文發表網址:

2022.5.21

俄烏衝突攪動中美俄大三角 中國應做好三重準備 | 香港01 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772668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