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賓鴻

香港01,國際分析與政治評論

1月9日双连败: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继2021年12月18日,四大公投全军覆没后,国民党迅即迎来2022年1月9日两大战役:立委林昶佐罢免案、台中二选区补选。前者战场位处台北市中正万华区,国民党具民意版图优势,却因党内政要仇怨、党主席朱立伦神隐,而未见动员力道;后者则由民进党挟优势空军,对上在地耕耘30余年的台中颜家,虽说国民党、柯文哲皆从旁声援颜宽恒,却显然不敌民进党的猛烈炮火。

9日当天下午,开票还不到1小时,两场战役败象已现:林昶佐罢免案的同意票一路领先,却因止步54,813票,未达58,756票门槛,功亏一篑;台中二选区补选,则由林静仪持续小幅领先,并在后期逐步拉开差距,最终以88,752票的成绩,辗压颜宽恒的80,912票,夺下陈柏惟遭罢免的立委席次,颜家再度铩羽。

两场战役结果,既受蓝绿两党动员力道牵引,也与台湾的选举板块递移相关。简言之,台中二选区由林静仪空降胜出,折射岛内“绿肥红瘦”的政治趋势,就连长期耕耘的地方势力都难抗此潮;林昶佐罢免案的功败垂成,则暴露国民党位处“绿肥红瘦”逆风下,依旧不能团结抗敌、齐心动员的深层弊病。

从2021年末四大公投,到2022年初两场选举,国民党一个月内连尝三次败绩,民进党则是接连告捷、如入无人之境。此般态势,已为2022年与2024年两次大选,写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预言。


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对手

首先,细究台中二选区的开票结果,岛内“大气候”显然压倒地方“小气候”。

2020年总统大选时,台中颜家积极响应“韩流”,喊出了“韩国瑜一票、颜宽恒一票”,虽成功营造“蓝营大团结”的温馨氛围,却也落入“蓝绿对决”的凶险局面,并在绿大于蓝的残酷现实上,流失诸多地方中间选民,最终输给缺乏地方经营、问政荒腔走板的跳梁小丑陈柏惟。

经历“蓝绿对决”的惨痛教训,颜家此次选择与国民党“拉开距离”,在选战中鲜少提及政党元素,而是诉诸自己对选区的长期耕耘,竞选背心也采用台中大甲镇澜宫的“妈祖黄”,而非“党徽蓝”;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台中市长卢秀燕也配合颜家策略,不过度出席造势场合,卢秀燕更是直到选前之夜才公开为颜家站台。

然而如此地面巷战,终究难敌民进党空军的狂轰乱炸。选战开始后,各大绿营政论节目按表操课,轮番打击颜宽恒,仿佛世上已无其他新闻值得关注,从公共设施保留地的违建豪宅、台中港105号码头经营案,到宛如恐怖小说情节、却毫无证据的“女看护内脏掏空案”,颜家渐被丑闻阴霾笼罩。选前最后一周,民进党使出杀手锏,狙击台中捷运开发争议,不仅重创颜家声势,也连带挫伤卢秀燕。

对民进党而言,其之所以不顾形象、出动人尽皆知的绿营打手周玉蔻,也要力保林静仪空降成功,为的便是提早布局2022年底的九合一选举,力阻卢秀燕连任台中市长。

综观台湾选举板块,北部选民偏蓝、南部则长年充当绿营票仓,位处交界的台中因而被视作“台湾摇摆州”,成为历年大选的风向指标,“决战中台湾”等口号更是不绝如缕。在此脉络下,台中的“红派”、“黑派”两大势力,自会成为各方拉拢对象。2018年卢秀燕得以在此击败林佳龙,关键因素之一,便是红黑两派的共同支持:红派少主江启臣接掌卢秀燕竞选总部主委,黑派少主颜宽恒则担任竞选总干事,加上初起的“韩流”加持,让台中成功绿地变蓝天。

故民进党此次猛打颜宽恒,除能震慑黑派、清洗颜家外,更是意在剪除卢秀燕羽翼、摧毁其人设,好替绿营台中市长候选人铺路。在台中捷运开发争议中,民进党步步为营、缜密设伏,由前市长林佳龙出面点燃引信,揭露颜家在台中捷运正英站附近,拥有超过50笔土地,而此站增设乃卢秀燕任内所定,如此安排“必涉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消息炸裂后,卢秀燕陷入了抉择的两难,若持续避不处理,其清新形象必然受损,影响2022的连任选战;若真对颜家动手,不仅坐实“权钱交易”指控,也会在选后沦为国民党“战犯”,与公投后的侯友宜境遇类似,遭到党内势力万箭穿心。

但不论卢秀燕选择为何,此案已成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综观台中二选区开票结果,颜宽恒在沙鹿、龙井、大肚、乌日、雾峰五区皆输,沙鹿本为颜家大本营,此次竟落后近千票,民进党的空战动员显然发挥了成效。

平心而论,以当今绿营独揽资源的局势观之,颜家若要延续政治生命,上策应是放弃2022年的立委补选,待至2024年再出马,毕竟届时将是全台立委共同竞选,又有总统大选做主要战场,颜家遭受狙击的概率较低;如今其单枪匹马出阵,面对岛内“绿肥红瘦”的民意变化、无孔不入的网军部队,自有极大概率在放大镜检视下,折戟沉沙。

如今选战虽已结束,捷运站争议等丑闻却不会因此终结,反会持续延烧发酵,毕竟民进党踢打颜宽恒仅是前菜,重击卢秀燕才是主餐。中二选区补选结束后,台中市长之战随即开始,民进党必将延续补选战线,将万千砲火轰向卢秀燕,夺回台中阵地。


国民党将持续分裂

而相较于民进党在台中的火力全开,林昶佐罢免案未能通过,国民党的怠战难辞其咎。

以中正万华两区的蓝色实力观之,如若国民党全力动员,要突破58,756票的门槛应非难事,却因两大人祸,导致胜算极大的战役功亏一篑。第一,是罢免案发起人,台北市无党籍议员钟小平,其与国民党内部分政要关系不睦,如若林昶佐遭罢成功,其将有高概率在此出线参选,故许多国民党人士宁可“罢昶失败”,也不愿钟小平“渔翁得利”。简言之,便是党内矛盾凌驾同仇敌忾,给了林昶佐一线生机。

第二,是朱立伦身为党主席的持续失职。纵使国民党内对于钟小平颇有意见,如若朱立伦出面协调,统一规划战线、安排选后秩序,诸多矛盾皆能暂时安置、共同对外。但朱立伦选择了默不作声,既不召集党内众人,也不讨论动员机制,最终出面劝和钟小平与党内众人的,反而是代表“战斗蓝”系统的媒体人赵少康;参与“罢昶”最积极的,则是无党籍的钟小平、国民党北市议员应晓薇和金色力量主席童仲彦。

而当地方动员渐现效果时,隐身多时的朱立伦却在1月6日出面喊话:“罢免案是完全由公民团体提出来的,国民党是扮演协助的角色,不必变成政党对决。”回顾全台决战的四大公投案,好大喜功的朱立伦未经党内共识便喊出“四个同意”,诉诸蓝绿对决,党内动员却又不敌民进党,导致四项议案全军覆没;如今面对分明“蓝大于绿”的中正万华选区,却又拒绝“蓝绿对决”,导致罢免案因3,000余票饮恨未过,决策之荒谬,堪比穿越时空拿错剧本。

综观台湾近年“绿肥红瘦”的民意流转,已达绿色病态肥,红色营养不良、几乎濒死的失衡状态。而国民党身处此般变局,也在求取生存的焦虑下自我裂解,本土派、反共派、选举派纷纷向绿转弯,并逐渐汇为党内主流,不仅一早放弃共商统一路线,如今连九二共识也打算低调不提;少数不认同此路线者,则被斗成“红统”与“深蓝”,无法发挥政治影响力。在此脉络下,“绿肥红瘦”不仅是台湾民意的真实写照,也是国民党难堪的分裂趋势:党内大主流欲做小绿,极少数深蓝则被逼到红色角落、贴上标签,尽管其与“真红”或仍有段距离。

但即便如此自我异化与压迫,国民党依旧难撼日渐壮大的绿营江山,关键原因有二。第一,台湾民众已对国民党形成刻板印象,尤其是广大年轻世代,多数人视“中华民国”为殖民政权,国民党无论再怎么向本土论述靠拢,在选民眼中都是深红,只有民进党是唯一“爱台势力”,尽管其仍寄生在“中华民国”的躯壳内,而带来这个躯壳供其躲藏的,反而是遭其践踏凌辱的国民党;第二,国民党未曾经历类似延安整风的精神改造,早在大陆时期便因内斗、互不协调失去大片江山,来到台湾后却依旧故我,山头林立、各有盘算,以至在选战中被拥有列宁式政党精神的绿营次次屠戮,而每次败选又会加剧路线分裂,党内斗争更甚。往复之间,国民党的泡沫化已成定局。

《多维新闻》曾于2021年12月《公投“关原之战”打响 但台湾等不到德川家康》一文中分析,如若公投结果出炉,国民党仅于核四一案失守,虽说短期内重返执政不易,却应能以在野身份,于民进党阴影下生存一段时间,恰似1600年至1615年的丰臣一族,虽难离德川压迫,却到底苟延残喘;若仅有两项通过,民进党的压迫力道必将增强;若只有反莱猪公投一案幸存,国民党恐将提早泡沫化,于往后的台中二选区立委补选、林昶佐罢免案中接连失分,即便2022年九合一选举能勉强保住基本盘,也不必期待2024年的总统选举会有相关斩获。

如今四大公投全军覆没,补选与罢免的双连败一语成谶。“绿肥红瘦”不仅成为国民党饮鸩止渴的悲剧隐喻,也是台湾难以停下的病态狂飙。


原文发表于2022/1/10《多维新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