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賓鴻

香港01,國際分析與政治評論

东京的高潮触手 会否伸向台日关系法

8月27日,台湾与日本执政党议员举行首次“2+2”线上安全对话,出席会谈的台湾代表为民进党国际部主任、立委罗致政和民进党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立委蔡适应;日方则派出自民党外交部会会长、参议员佐藤正久和自民党国防部会会长、众议员大冢拓。

而此次会谈虽以台日执政党为主体,却在交流互动中频繁提及“中国问题”。例如佐藤正久便表示,“近年来,中国片面改变区域现状,不只影响台海安全,也影响日本安全,因此日方认为应与台湾加强交流”,更指出希望延续台日执政党的“2+2”线上对谈形式。

大冢拓则表示,“日台同样位处东海附近、同样面对中国,是命运共同体。近期中国军事力量大幅提升,不再掩饰其意图,造成区域不稳定,影响世界秩序,日本防卫政策虽说向来变化较小,但近来情势已不容忽视”。大冢拓接着补充,日前自民党国防部会已提出强化政策的建言,日本政府也认真看待,并已增加相关经费,希望借此提供吓阻力,避免区域不稳定。如此发言,自是得到了罗致政、蔡适应的热烈回应,主轴也大体是“台日共抗中国崛起”等。

眼下两岸关系持续低荡,中日关系也因日本屡在一中原则上突破底线,由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时的暖心互动,急冻为台海议题上的唇枪舌剑。而除了台日“2+2”线上安全对话外,另一议题同样备受关注,那便是早在2017年便引发热议的日版《台湾关系法》设想,再次成为部分台美日媒体与智库的讨论热点。


日本的台湾政策本质

回顾2017年,日版《台湾关系法》的说法源于自民党内亲台派系。彼时恰逢第七届“台美日三边安全对话研讨会”举行,在三方议员对话场次中,自民党青年局长铃木馨祐透露,时任首相安倍晋三的胞弟岸信夫,正领导相关组织研究日本版台湾关系法的可能性,探讨应该容纳的内容。

然而这般行动终究只是少数意向,伴随2018年起的中日关系向好,岸信夫等人的努力注定只能雷声大雨点小。而如此变化,也在某种程度上,揭示了台日关系的本质。

由地缘视角观之,日本兼具了双重身分,一是中国近邻,二是驻有超过5.5万美军的重要基地。倘若台海爆发战事,日本极有可能在美国要求下,被迫出兵参与;但若两岸完成统一,日本则有可能被迫接手台湾身分,成为中美下一个对峙前线。

在此境况下,台海对日本便兼具了两种功能,一是在两岸“欲统未统”间,供右翼用以召唤“正常国家”情怀,诸如安倍晋三、麻生太郎等人,皆将台海议题当作“日本有出兵需求”的借口,妄图冲破《和平宪法》的种种限制,将自卫队升格为正规军。

二是将台海视为收割中美双重红利的屏障。以1972年中日复交为例,日本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却在台湾议题上支吾其词,针对中国政府重申“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政府表示“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但终究未在台湾主权归属上言明。而如此举措,实是为了在冷战秩序下,向美国释出“我心仍在”的忠诚宣言。

长年以来,为求与中美同时交好,日本的对台立场比美更加“战略模糊”,其向来主张台海和平稳定,避免提及北京武统的可能,尤其2016年前两岸关系和稳时,中日关系即便有所震荡,台海议题也不扮演重要角色,诸如“自卫队干涉武统”的语句更是少之又少。

如今右翼的逐渐活跃,引发了台湾的集体亢奋,但对日本而言,台湾在其战略中的角色仍未出现显著变化。一来出言提及“协防台湾”的官员,皆非以官方身分于正式场合提出,且日方也在事后以各种方式“收回”了相关表态;二来此次台日“2+2”看似有所突破,实则与过往的台日议员对话性质所差无几,日本终究不敢直接举行双方国防与外交部会首长的正式对谈。


日版《台湾关系法》仍是空谈

归根结柢,日本仍未真正突破过往对台模糊的红线,也未真正跳脱在中美两边讨好的范式,之所以如今看来画风突变,关键还是中美关系的一路恶化,让右翼铤而走险,欲借战略间隙遂行偷袭,让“正常国家化”的氛围更加高涨。

而回归日版《台湾关系法》议题,其推动面临了以下两大考验。

第一,是立法上的窒碍难行。在现实运行中,日本媒体乃是政界传声筒,诸如安倍等右翼政客的“修宪”倡议,往往极易成为新闻头条,外界也由此产生误判,认为如此倡议得到了日本社会的高度支持,并即将交付国会表决。

然而放眼日本战后政治发展,右翼政府或许能在修改教科书上暗渡陈仓,但在修改宪法第九条上始终只停在了自民党内部讨论、个别右翼政客倡议上,连形成具体草案都未达到,更遑论交由国会表决。2018年自民党国防委员会呼吁的“将国防开支增加一倍”同为此例,依旧是媒体头条走个过场,便在藤蔓上无声枯萎,等不到提交、表决与通过的开花结果。面对争议议题,日本政客仍会将表演与实践相分离。

第二,则是日版《台湾关系法》势必抵触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就美国版《台湾关系法》模式观之,其内容除了美国表示会“严重关切”任何企图以“非和平方式(包括杯葛或禁运)解决台湾未来的作为”外,还包括了“向台湾提供防御性质的武器”。

换言之,除非日方愿意完全抛弃中日关系、撕毁《中日联合声明》,走上美国模式,开始日本对台军售,日版《台湾关系法》方有突破现状的“特殊价值”,否则实与台日之间无数基于“民主价值”的“同盟声明”,所差无几。而针对这般议题,早在2017年自民党亲台派抛出日版《台湾关系法》相关倡议时,便被日方议员自行澄清,“日本不可能对台军售”。关键因素无他,仍是日本政客在“逢场作戏”外的战略理性。

到头来,不论是台日“2+2”或日版《台湾关系法》,皆注定只能是一时空谈。台湾或许能在日本的右翼触手撩拨下,一次次原地高潮,但要求得东京的山盟海誓协防台湾、对台军售,实属无稽。倘若日本当真走火入魔,于法理上许下承诺,则武统战云恐也将迅即弥漫台海,届时台湾同样求不到所谓“独立自主”,较有可能是迎来与日本的共同受挫,抑或东京冷血的转头离去。


原文发表于2021/8/28《多维新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