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賓鴻

香港01,國際分析與政治評論

日本“宇宙作战队”剑指中俄 将对台海起到什么作用

自首相换届、拜登(Joe Biden)上任起,日本开始了耐人寻味的对外转向,不仅政府积极拥抱美日同盟路线,各部官员也在台海议题上屡屡突破红线。

如此发展,既导致了中日关系的急速陡降,也“鼓舞”了台湾舆论,从捐赠疫苗到放话“协防台湾”,“台日友好”频成话题热点,让民进党纵使经受疫情冲击,仍能凭借日本的场外援助,唤回一定民意支持。

8月23日,一则日本军事相关新闻,再次引发了台媒关注。据《共同社》报道,有鉴于中俄两国在太空、网络、电磁波3领域的能力逐年提升,日本防卫省将在两方面扩充相关部队。

第一,是新编“第2宇宙作战队”。日本防卫省表示,人造卫星一旦遭遇干扰或故障,定位资讯、收发图片等能力必然受阻。为免上述威胁波及自卫队运作,新成立的“第2宇宙作战队”将聚焦电磁波监测,防范外力对人造卫星的干预。

第二,是新设“电子战部队”。日本防卫省指出,为加强“西南诸岛”防卫,防卫省将于鹿儿岛县萨摩川内市的川内驻地,新设隶属陆上自卫队的“电子战部队”,在有需要时通过电磁波干扰外界通信与雷达。

而为因应上述两大扩编,网络防卫相关部队全体员额将由80人增加至约890人,2022年度的国防预算案也预计会突破5.47兆日元,超出2021年度5.3兆日元的历史纪录。


外强中干的宇宙作战队

针对此般信息,不少台湾媒体皆以“因应中俄威胁扩张”、“第2宇宙作战队”为题,显然是掌握了读者胃口,前者能与“台美日共抗中俄”的想像契合,后者则唤起了诸多民众的动漫情结,诸如“钢弹队即将面世”等留言屡见不鲜。

平心而论,台湾舆论看似关注日本的军事进展,实则往往不求甚解。毕竟其已先入为主认定,台海局势位处美日的国家利益核心。在此思维下,即便两国皆未对台许下明确承诺,台湾仍视“美日同盟”为当然支柱,但凡其于台海有所动作、表态,皆易被解读出“挺台”意味;甚至有不少舆论认为,美日将不惜一切代价,为台湾的独立自主奋战到底。

然而台湾往往忽略了,日本的军队乃是受“专守防卫”原则限制的自卫队,即便日本右翼近年有意冲破相关限制,短期之内仍不可能拥有正常部队的对外打击与行动能力。

以颇受关注的“第2宇宙作战队”为例,这并非日本布局太空的第一步。早在2020年,日本便成立了“宇宙作战队”,规模约有20人,于山口县境内部有专用雷达,并在府中基地里成立情报分析中心。这支部队隶属航空自卫队,目的是监控太空动态,包括监测人造卫星及火箭残骸等太空垃圾情况,以及探测他国可疑卫星,相关监控系统将与美军互联、共用情报。

而决定布局太空,日本大抵有四点考量:一是加入大国太空博弈,二是加强对周边国家的卫星监控,三是强化与美国及“五眼联盟”的太空情报合作,四是带动日本相关企业成长,抢占太空经济份额。

然而“宇宙作战队”听来名号响亮,实则处处受限。在员额组成上,其初始规划为70人,但最终成队时只有20人,若非经费不足,便是专家招聘不顺导致;而在组建与运营上,日本要按计划建成这支部队并不难,但由长远视角观之,受经费与装备制约,日本极难在太空能力上有巨大突破,太空监控能力也尚需时间发展,故在其规划内,最快也要到2023年,才能与日本国立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美国军方实现情报共享。

眼下赶进度成立的“第2宇宙作战队”,颇有叠床架屋、争抢曝光之嫌。


看不到尽头的电子战

而同样逻辑,也适用于日本的“电子战部队”。

回顾日本电子战史,最早一支部队乃是冷战时期设于北海道,用以侦测苏联动作的“第一电子队”;近期则有国际局势、日本右翼复苏背景下,一系列全国各基地的新部署。

2021年3月18日,日本陆上自卫队在九州熊本健军基地成立了专门从事电子战的“第301电子战中队”,加上近期曝光将于鹿儿岛县设立的“电子战部队”,日本的电子战力量配置雏形渐显,其最终规画或将沿着两条地缘弧线前行:一条是由北海道到九州熊本市健军驻地的“列岛弧线”,一条则是由对马海峡到西南诸岛南端的与那国岛形成的“西南弧线”。而若要建成上述两条弧线部署,日本或将需部署超过10支以上的电子战部队,东京、长崎、冲绳等地皆须进驻。

而细究日本加强电子战部署的用意,或有以下考量:第一,电子战是时代趋势,在现代化的军事博奕中,几乎所有作战都会涉及电子干扰与反干扰,而日本确实在电子战领域严重落后中俄,故会有提升相关能力的需求;第二,日本有意强化钓鱼岛防卫,西南岛弧的电子战部队未来或将与自卫队的“水陆机动团”合作,应对“来自中国的威胁”。第三,则是在美日印澳四方机制下,深化与各方的资讯情报合作。

然而如前所述,日本在电子战领域尚处补课阶段,而要在电子战的前线博弈,也只有中美俄少数大国,有能力与经费不断研发新技术,诸如日本这般中端国家,虽能研发部分技术,却更多是要仰赖购买他国的电子战系统,意即挂靠在美国阵营的技术上发展。

然而早在2019年美国智库美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便曾示警,中俄的电子战部署程度已高过美国。以俄罗斯为例,其已于过去10年内完成了80%-90%的电子战装置现代化;相较之下,美国防部却在过去10年内缓步前进、紊乱发展,缺乏以电子战为核心思维的军改规划。

在此前提下,日本要于电子战上对中国起到牵制作用,在可见未来内皆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台湾与其对所谓“宇宙作战队”、“电子战部队”拍手呐喊,希冀其能在台海上起到抗中效果,不如反躬自省,设法改善两岸关系,方是化解武统战云的正道。


原文发表于2021/8/26《多维新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