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賓鴻

香港01,國際分析與政治評論

阻止日本干涉武统 俄罗斯何以是关键

發布於

近期的东北亚,涌动着不安的地缘风云。

7月26日,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登上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展开为期4天的对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工作视察,并提出俄罗斯有意在此设立“特殊关税区”,欢迎包括日本在内的各方前来投资,但不会重新审视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主权结果。换言之,俄方短期内不打算就群岛归属争议与日本谈判。

而米舒斯京此次出访,乃2020年菅义伟上台后,俄罗斯总理的首次登岛。由于此前日本曾要求俄方避免官员登岛,故消息一出,日本外交部随即召见了俄罗斯驻日大使,抗议米舒斯京的相关发言与行为。如此交锋,同样引出了中国意味深长的场外表态。

7月2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面对记者提问,表示此为俄日双边关系问题,应在双方之间妥善解决,并指出中方一贯主张“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应切实得到尊重和遵守”,意即中国眼下无意介入日俄的领土争端,但认为俄罗斯有权在南千岛群岛推动相关开发。

如此表态,侧写了如今的中日关系低荡,以及中俄在美国压迫下的日渐靠近。8月9日,中俄联合军演将于宁夏揭开序幕,双方预计派兵1万余人,投入多型飞机、火炮和装甲,俄军更将首次试乘解放军装备,象征中俄战略协调的再升温。与此同时,日本防卫省亦于8月2日宣布,将在2022年底前,于琉球的石垣岛上部署导弹部队,预计规模为500人至600人,以针对“日益活跃”的中国海军。

短期之内,中俄日三国交往或将持续西热东冷态势,台海局势则由此开始了无声的地缘倾斜。


南千岛群岛的角色


自2021年4月菅义伟访美、美日联合声明纳入台海情势后,日本便仿佛丧神附体般,持续践踏中日默契,于台海上空大打擦边球,岸信夫、麻生太郎、中山泰秀等更是轮番上阵,炒作“台海有事,日本协防”等话题,让原本是台海局外人的日本自卫队,一下被推上了“武统”的风口浪尖。

然而先不论受限“专守防卫”原则的自卫队,要如何在“中国大陆武统台湾”发生时击退实力强大的解放军,光凭眼下中俄的持续交好,便足以让南千岛群岛成为阻却日本行动的起点之一。

回顾南千岛群岛的归属争议,其在二次世界大战前为日本领土,战后遭苏联占领,1991年苏联解体时,俄罗斯主张“南千岛群岛已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果并入苏联版图,俄方作为苏联继承国,对其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延续了对此地的实质控制,成为近代日俄关系的主要矛盾之一。

但双方并非仅有“僵持”一种姿态。1956年日苏签订《日苏共同宣言》,宣布恢复外交关系,结束战争状态,两国以苏联向日本交还赫巴马伊群岛(日称齿舞群岛)和施科坦岛(日称色丹岛)为前提,准备正式签订和平条约。然而日本始终希冀能“四岛全拿”,而非仅收回其中两岛,再加上冷战年代,美国不愿东京与莫斯科过度交好,苏联亦担忧移交两岛主权,会被美国用以部署导弹,成为远东地区的安全威胁,故双方最终不仅未就南千岛群岛归属达成协议,也未签署和平条约。

2018 年,日俄同意根据1956年的联合声明加快谈判,却依旧在两岛或四岛、主权与治权等矛盾上纠结,致使谈判最后无疾而终;2020年,俄罗斯正式修宪,宣布移交领土予外国势力乃非法行为,无疑是让谈判难度更上层楼。

此外1978年起,俄罗斯便在南千岛群岛部署第18机枪炮兵师,虽说人数不超过3,500人,却显然有意提防日本“霸王硬上弓”。2010年起,俄罗斯开始在南千岛群岛推动军事现代化进程,不仅扩增军营与指挥设施腹地,亦汰换旧式坦克,更部署了S300-V4防空导弹系统。2011年时曾被预估仅能抵挡日本“一到四天”的岛上部队,如今已是块自卫队难以啃下的硬骨头。


俄罗斯作为隐形制动者


然而南千岛群岛的军事现代化,意义远不仅于此。

对日本而言,由于自卫队受限“专守防卫”原则,其弹药储备与军事打击能力本就相对被抑,捍卫本土或许足够,若要投入他区战场,一来无法担当主力部队,应对解放军更是难于登天,二来则要以削弱本土防御为代价。

过往日俄关系相对和缓、中俄关系尚未升温时,日本目光所及的地缘威胁,除了朝鲜外,便是想象中的“解放军活动”,“北方四岛”尽管收回无望,却不至成为俄罗斯背刺日本的选项之一。

但伴随俄军建设步伐不断推进,南千岛群岛显然已非吴下阿蒙,其于2014年恢复了东方军区下的第68集团军建制,总部便在岛上,除了前述的第18机枪炮兵师外,更设有独立司令部、指挥和情报中心、第39独立红旗摩托化步兵旅,并有太平洋舰队的第520独立沿海导弹炮兵旅、第72独立海岸导弹旅等作后盾。

倘若日本自卫队有意在“武统”时出手,便势必要仰仗航空自卫队与海上自卫队,尤其有鉴于台海与日本的距离,航空自卫队需得向南部署至九州岛与琉球基地,降低空中加油压力。如此一来,日本北境防御恐被大举削弱,倘若俄罗斯在中俄协调的默契下,于此时开始了从南千岛群岛、海参崴到堪察加半岛的一系列军事动作,包括让第18机枪炮兵师、堪察加半岛的第40独立海军步兵旅、海参崴的第155独立海军步兵旅等进行战备检查,并让太平洋舰队做出集结态势,虽说并未直接打击日本,却必然令后者方寸大乱,不仅不会放手自卫队随美南征,甚至可能要求美军驰援日本,从而分散其介入台海的力道。

归根结底,日本在台海并无实质利益,中国与日本虽有钓鱼岛领土争议,但双方毕竟未有一方在此驻军,中日过往亦有不少超越历史矛盾的温情互动;然而日俄关系不同,俄罗斯已实际控制了南千岛群岛,军队直接驻扎于北海道对岸,太平洋舰队更是日方家门口的安全威胁。遥远的台海与近邻的“北方四岛”,地缘利益孰轻孰重,值得日本深切思量。

原文发表于2021/8/9《多维新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