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賓鴻

香港01,國際分析與政治評論

“五汉废言”怎么写 请看我们的脸

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起,台湾于同年的1月20日开设了“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负责召开每日记者会,发布疫况与新令。而有鉴于中国大陆是疫初最大重灾区,台湾又对反中氛围烂熟于心,自会全岛严防死守、草木皆兵,病毒由此被侥幸阻隔,台湾则维持了长时期的本土0确诊,原于每日下午两点召开的疫情指挥中心记者会,也因疫况和缓,自6月7日起改为一周一次。

然而半年过后,台湾的卫福部桃园医院(简称部桃)爆发群聚感染,疫情指挥中心遂于2021年的1月12日再次重启每日记者会,进入作战状态。虽说此次危机得治,但由台湾近期的惨烈疫况观之,部桃的群聚彷佛道出了灾难先声,但台湾并未嗅到山雨欲来的风中之血,以致后续一发不可收拾,指挥中心的每日记者会从而延续至今,并在民怨的漫天围剿下,由去年的“颂声载道”,沦为眼下的声名狼藉。

如此转变,民进党政府的抗疫无能自是最直接因素,但每日记者会上,陈时中在内的五位官员一字排开,语出各种光怪陆离的应答与数据,亦在无形之中掏空了人民信任,将理应充当政府对外沟通桥梁的记者会,开成了冗长乏味的“五汉废言”。


信用破产的“校正回归”


而回顾民心流失始末,5月22日那举岛哗然的“校正回归”四字,堪为关键。

当天记者会上,陈时中照例宣布每日确诊数据,却在读完本土与境外移入案232例后,补上一句“尚有上周各日的校正回归400例”。此言一毕,台下记者与收看网上直播的民众顿时议论纷纷,一来2天前恰好是蔡英文就职5周年,二来400例的数据过于“完美人造”,故会后随即有记者提问“过去是否盖牌”,而陈时中一句“不是盖牌,而是掀牌”,显然难以消除民众疑惑,战线就此在网络上延烧。

支持民进党政府者,往往以“国外多有案例”为由加以辩护,认为此举无任何瑕疵,反是有助判定疫情趋势的“用心良苦”;而反对者则直指政府过去长达一周矫造数据,只为替5月20日的蔡英文就职5周年“冲喜”,但又怕在5月21日突然“校正”过于明显,故选了5月22日来个“若无其事”。

平心而论,不论民进党政府所谓“校正回归”用意为何,倘若只进行一次,那么遭质疑程度或许仅会停留在“为520而盖牌”上。然自5月23日起,“校正回归”便成了每日例行作业,而放眼世界并无任一国家如此公布疫情,此举不仅打脸过去诸如“不是只有台湾这样”等诸多辩护,亦同时暴露台湾防疫两大秘密,一是医疗体系的筛检能力低落,以致众多检体堆积成山,难以实时反映散播热区与传染足迹;二是政府宁可冒着被嘲笑“全球首创”的风险,也要把每日本土确诊数据倒塞回去,暴露了其对疫况发展的不安,以及在控制疫情上的“煞不住”隐忧。

事到如今,不少台湾民众已习惯自动将陈时中报出的“本土确诊”与“校正回归”加总,作为当日“真正新增确诊数”,正如台湾疾管署网站上、那唯一的“每日确诊数”表述般。换言之,已有越来越多民众惊觉,所谓“校正回归”原来不过是每日记者会上粉饰太平、掩耳盗铃的话术,尤其当校正回归数占比逐渐上升、甚至超过本土确诊数时,如此意图便如久旱下的潭底,暴露得越发清晰。


冷血发言层出不穷


然若只有发明“校正回归”,民众或许还不会对每日下午两点的“五汉废言”如此气馁,但陈时中等诸多官员频出冷血论调,终将民心推入了极地世界。

首先,在疫苗议题上,陈时中等显然将其视作权斗筹码,而非拯救人民性命安危的医材。5月疫情初发时,陈时中一度在记者会上松口,允许地方可透过申请等方式,自行采购符合检验标准、并有正规接洽管道的疫苗;然而当金门与南投县各自发难,表示有意采购上海复星医药代理的德国BNT疫苗时,陈时中又于每日记者会上出面阻挠,示警“疫苗须由中央统筹”,民进党政府更是发动网络侧翼,频以“中国阻挠”作为搪塞台湾疫苗荒的借口,并将德国制造的BNT疫苗渲染为“中共生化入侵”。

如此操作,在过去的台湾或许大有市场,然眼下是疫情时分,许多民众目睹死神镰刀无情挥舞,显然恢复了该有的直觉与理性,纷纷谴责陈时中等官员的机关算尽:允许地方自购时,是想将疫苗荒的责任由民进党政府转嫁给各地方首长;但抨击地方“以疫谋独”时,则是回到了民进党惯于操弄的“中国威胁”与“蓝绿对决”模式。然而疫苗究竟何时能到,疫情指挥中心的承诺又已多次跳票。

而除了上述的疫苗权斗外,疫情指挥中心官员与地方的言词交锋,亦让舆情更加愤怒。5月25日,台北市市长柯文哲在记者会上表示,台北市所辖卫生局仅剩2瓶疫苗,只够20人施打,却遭疫情指挥中心发言人庄人祥“纠正”,表示台北市医疗院所尚余7,000多剂疫苗。然在民意沸腾的局面下,庄人祥此举无异抱薪救火,毕竟柯文哲所述的是台北市政府所能统辖疫苗剂数,而非台北市总剂数,故庄人祥此言一出,随即遭遇了“疫情指挥中心玩文字游戏”的炮火洗礼。

无独有偶,5月28日疫情指挥中心公布全台医疗院所空床数,表示台北市尚有682张空床,又在同日遭柯文哲于台北市疫情记者会上反呛:“自己去医院急诊处门口、专责病房门口站一下,就知道现况了”、“政府还拿一张报表?稍有常识都知道现在不可能有几百个空床”;加上陈时中前日才强调,北市医疗量能“确实紧绷但绝无崩溃”,柯文哲的公开抨击,无疑是加深其“甩锅地方”的诿过形象。

在攸关人命的疫苗、医疗量能问题上,指挥中心支吾其词、言语反复,甚至似乎不在状况内。在此境况下,许多民众皆将关注重点转移台北市、新北市等地方首长召开的疫情记者会,疫情指挥中心记者会的剩余价值,则仅存每日必听的报数功能。然而就像已有不少人戳穿“校正回归”的国王新衣,陈时中仍要每日持续践行般,这场“五汉废言”即便难堪、乏味、充满杜撰,仍会持续走过疫情每一刻,直至这场炼狱宣告终结。

原文发表于2021/5/30 《多维新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