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賓鴻

多維新聞,台灣與兩岸評論

从小S到张钧甯 谁从台独“文字狱”中获益

發布於

东京奥运期间,台湾艺人徐熙娣(小S)因一句“国手”说,惨遭网民大举出征,连同女儿一夕损失四个品牌代言,台海亦为此掀起民族情绪愤慨。

舆论延烧逐渐失控际,中共官媒《海峡之声》于8月4日出面替其缓颊,指小S所谓“国手”说并无问题,“大陆网民在评论两岸间的事之前,要多多了解纷繁复杂的台湾社会,要学会设身处地、换位思考、理性对待,防止好心办坏事”,并表示“民进党事后的持续挑衅”,导致了此一事件被放大扭曲。眼下小S已正式复工,然而相关力道并未终结,并在蛰伏些许时日后,找到了新猎物。

9月5日起,张钧甯的相关“台独”行径被爆出。首先是其2010年发表的研究所毕业论文,题目“我国演艺人员经纪管理之法制问题”中的“我国”二字,遭网民贴上“台独”标签,日期格式的“中华民国九十九年七月”,也成了莫须有的欲加之罪。

随后各种似是而非的“台独证据”持续流出,甚至一度流传其已遭新剧《女心理师》除名的假消息。9月6日,张钧甯工作室发表声明,澄清张钧甯并无台独立场,且“一直坚定地认同自己的中国人身分”,部分互联网民意也替张钧甯缓颊,指台湾的大专院校论文有固定格式,如此“挖坟式”无的放矢,只会打乱中央统战节奏。

若无意外,此次风波应会与小S事件结局类似:一阵互联网舆情喧嚣下,张钧甯的工作短暂受影响,但大体不会波及未来发展;“台独”印记会成为争议,但不会是各方公认的污点。但这般舆论战线操作力道,应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发作。


“台独公审”如何成形

回顾小S与张钧甯风暴的成形,两处关键耐人寻味。

首先,被狙击的两位演艺人士,皆是赴陆发展有成、且立场友中的台湾艺人。小S于2016年赴陆主持网络综艺节目《姐姐好饿》,于爱奇艺等网络平台上播出,随后又陆续主持《姐姐好饿》二季度、《坦白吧!花花世界》等互联网节目,广告代言亦是络绎不绝。2020年新冠疫情初发时,小S曾转发姐姐大S捐赠口罩予武汉的发文,并表示“恨比病毒还可怕”,由此遭台湾舆论抨击是“用口罩舔人民币”。

张钧甯则于2012年后赴陆发展,出演《武媚娘传奇》、《大军师司马懿》、《如懿传》等知名戏剧,并在河南水患时积极投入相关慈善捐助活动,2021年3月新疆棉争议爆发时,其也是最早宣布与相关品牌解约的艺人之一,还因此遭台湾舆论贴上“亲中艺人”、“效忠祖国”的负评标签。

其二,两起事件的“台独”证据发酵,皆来自台湾惯用平台,并受特定势力营造煽动。小S的“国手”说,来自被中国封锁的Instagram,相关动态在遭人截图后,流向了微博等中国网民惯用平台,并在东京奥运战况、郑州水患皆为热点的情况下,以“小S ins”的标签,莫名空降微博热搜第一位,引来无数营销号大书特书,议题就此成形。

张钧甯的“我国”风暴更加诡异,当中国舆论场根本无人谈论此一事件时,某些台湾媒体便开始绘声绘影,指称张钧甯因论文格式而被贴上“台独”标签,惨遭“小粉红大举出征”,且“已被《女心理师》新剧除名”。如此话题先是在台湾舆论场发酵后,才逐渐于微博等平台上卷起波澜,形同是被台湾以“预言”的方式,诡异“催发”了所谓“小粉红出征潮”。


理性算计的舆情文字狱

从小S到张钧甯,两起事件的对象锁定、战线炮制,皆充斥刻意推波助澜的痕迹。推动者精准嗅闻到中国舆论场上的爱国主义风向,并选择两位发展有成的友中台湾艺人加以狙击,塑造“台独双面人”的争议话题,同时藉微博热搜、营销号等曝光扩散机制,在两岸关系每况愈下的氛围中,调动中国网民原始的爱国表达,吹起带有仇台情绪的小粉红出征潮。

到头来,两场舆论风暴看似是民族情绪的泛滥,实则尽是人为的精准算计与操弄。部分中国网民迷失在群情激愤中,教训了“双面讨好”的台湾艺人,将爱国主义大旗高高竖起,却没察觉到,两场人为操弄的台独文字狱,既没能伤到台独分毫,还白白替他人作嫁。

其中,最大获益者自然是台湾的民进党政府。从小S事件到张钧甯风暴,民进党无一缺席,毕竟其执政的一贯法宝,就是在升高两岸对立情绪后,撷取各种政治资源,同时以“反中”论述调动岛内团结,以遮掩自己治理能力极其低落、又滥权执政的丑陋真相。

故面对成为舆论标靶的小S与张钧甯,长期打压岛内“统一认同”的民进党,迅即换上了“天使面孔”,大言不惭高喊“尊重认同”,并将小粉红出征潮形塑为压迫个人自由的无理民粹,迫使台湾各界“选边归队”,但凡不跟着声援者,或质疑台湾是否牵涉其中、反串作战者,皆被贴上“中共同路人”标签。

而许多平日讽刺张钧甯与小S亲中者,同样虚情假意出面声援,但其根本不关注两人的未来境遇,反而更多是臣服于当下的“反中”政治正确,紧抓着“张钧甯遭陆剧除名”的假新闻,装腔作势、胡乱哀鸣,既要信心喊话、又要偷渡幸灾乐祸,甚至巴不得战火再多延烧几里,最好张钧甯被全然斗臭、逐出演艺圈,其便可居高临下讪笑所谓“不文明的中国人”,同时嘲讽“舔共艺人”的“现世报”。

两场风暴动员了中国网民的爱国情绪,却巩固了民进党的统治核心,疫苗与防疫破口的乱象亦被悄然掩去,“民粹中国”的形象则持续撕裂两岸互信。此外,两场人为催发的台独文字狱,亦暴露了北京的统战隐忧,即在边界洞开的互联网时代,打着爱国旗号的“外部势力”持续渗透埋伏,看似要形塑内部团结,实则正在挫伤一切可团结力量,破坏北京的长远规划。

回顾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建设历程,发动群众、实践统战是不可或缺的两大支柱,毛泽东亦曾多次告诫全党,要团结各种不同人士,更要与党外人士合作共事,抗战时期的“三三制”原则如此,新中国成立后、吸收改编近千万名国民党旧军政人员,亦有此般思量在其中。国共斗争多年,统战始终没有离开共产党的战略核心,台海的最后一哩路,自然更不能轻易弃守。


原文发表于2021/9/8《多维新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