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昕

Matters 團隊成員,社群守門人 // A hard-working, cosmopolitan Valya. // 「也許以後 不會再見面了 相遇的時候 做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當我只是想寫一些什麼發洩情緒|長途夜車

發布於
此文可能隨時隱藏,介意的市民請謹慎拍手。

不知該怎麼描述過去一週發生的事情。今天早上做了快篩,是陰性,這幾天移動所帶來的風險以及造成的心理壓力,總算可以告一段落。同伴也有類似的感受。從三級疫情警戒之後,日子的時間感就變得很模糊,但過去這幾天的時間感已經不是模糊,而是混亂,還有原本已經建立好的生活規則,都混亂極了。

當下第一件事就是傳訊息給老闆跟同事請假,所以這週的 Matty 只有一個人啊,真的很感謝同事的 cover。香港蘋果日報停刊的新聞也沒心思追了,因為我自己都自顧不暇。車子開走的那當下,還下著雨,我看著窗外的街景,這幾年每天看,已經非常熟悉,但此刻我就要與這些說再見了。

一直到打下這些文字的此刻,我都感覺不太到自己有很強烈的情緒波動,但我覺得這樣好危險。我第一時間似乎太冷靜了,可能是因為意識到事情已經往最糟的方向發展,反而沒有餘裕感傷或憤怒,只能不斷的想著下一步該做些什麼。雖然很想稱讚自己的危機應變能力很強(過去還會謙虛一下,經過這件事之後,我決定不謙虛了),但我也很怕過度壓制情緒,之後會有更強的後座力。安頓好的那天晚上打電話給弟弟,一講話我就哭了,哭完之後才覺得情緒好像終於釋放出來,但至今還是覺得三魂七魄有一半都沒回來。

雖然人是安全無虞的,但情緒好僵,思考能力好僵,完全無法靜下來。我想起動畫中的大爆炸,常常伴隨著一片空白無聲的畫面,這就是我此刻的感受。明明經歷的是極劇烈的事件,此刻的我卻好像失語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