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昕

Matters 團隊成員,專門在站上跟大家聊天。喜歡是一種記得。

女性寫作者部落 | 這些珍貴的女性書寫,她們寫身體、情感、思想與生命

Published at

馬特市部落生長計畫 啟動之後,@iago 提到或許可以成立一個「女性寫作部落」,我覺得這個想法超棒,馬特市也有很多很棒的作者跟文章,因此花了一點時間把這些文章找出來,分享給大家。

廣義來說,從職場、育兒、伴侶關係、親人朋友,圍繞著女性、以女性為視角的寫作,都是女性書寫的一種。本篇文章介紹的作者大部分是較少被關注到的寫作者,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看見她們的書寫(必須說明:我不確定本文推薦的作者是否都是生理女性。但 ta 們的文字的確深深觸動了我做為女性的生命經驗)。

因為這是一份很主觀的名單而且站上的作者太多了所以一定有遺漏,也非常歡迎大家接力推薦你心中的女性寫作者名單。(最近馬特市新成立一個 Matters媽媽簽到簿,是媽媽們分享生活、給彼此打氣的溫馨天地)

對「女性寫作部落」有興趣的市民,請找 @iago ~~~

@米米亚娜

米米是 Matters 很有名的作者,如果有市民不認識,直接點進去追蹤她就對了。每篇都值得讀,推薦你可以從〈用敘事的力量扼住命運的咽喉 | 致寫作者〉開始。

@Lola 

我對 Lola 的初始印象來自於她文章裡面提到與母親的關係。在 2019 年的回顧文裡,Lola 又再次提到母親,這次母親的形象更具體了:「她变得年轻、锐利、包容,一切年轻人身上好的品质,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在她身上流淌着。女性的力量在她身上显现,回应我年初在Matters写的那篇自我介绍文里所说的,她变成了一个更加值得观察和凝视的人类女性。」(然後2020年就要結束了我的老天鵝!)

@大鱼  

我和我所創建的標籤 | 書寫身邊的女性(裡面有大魚的文章集):「這裡面都是我書寫的自己與身邊的女性。並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故事,只是我目所能及看到的那些毫不聲張的傷心、毫無意義的疼痛,如深淵般的日常。書寫這些,完全是為了我的女朋友們。我想讓你們知道,你們的疼痛是被看見的,你們故事裡那些說不清楚、無人提及,卻日日侵擾著你們的煩惱、憂傷,值得被講述。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我們能在講述裡,找到解決的辦法、療癒的力量。」

@洋流 

洋流似乎是寫長篇報導的記者是嗎?最新的這篇〈農村全職媽媽:草莓成熟時〉寫的是農村女性的命運。〈她为自己的船感到难过〉“姐姐,牵着我的手,我有些困了”  也很好看。謝謝洋流為我們帶來這些文字。另外,我其實有點好奇洋流的自我介紹「凡夫之人,以为有女。」是什麼意思?

@肉饼君

姐姐,我无法说出对你的嫉妒:「姐姐一定也曾讨厌过我吧,我的优秀与乖巧,对于她的叛逆来说,不就是一种背叛吗?我自以为是的说教,作为姐姐,又如何能听进去呢?我对她的剥夺与遮蔽,很难不让人讨厌吧?这先天的优势,给我带来莫大的愧疚。所以小时候我用听话拼命填补自以为的姐姐的失落,为没来由的罪责感遮羞; 长大后,我又企图站在高点为姐姐提供所谓的帮助。太徒劳了,我只是姐姐生命中很小一部分,影响不了她的人生走向。」  

@MaryVentura

 「用詩歌接住妳情緒」的播客|The SlowDown:「詩歌是苦痛,是詩人看見的、聽見的、體驗到的傷悲。播客中令人心緒平復的聲音讀著詩篇,讓聽眾知道,在世界的另一邊有一個人體會著妳的體會,分享著妳的痛;一邊也默默地鼓勵著聽眾,痛可以是詩,可以美。孤獨的聽眾可以獲得幫助。同樣,詩歌也是互相的鼓舞與讚揚。慢下腳步的時候,左顧右盼時會發現,身邊有很多人與我們同行。」

@秋凉

向母亲出柜时,她问我:“是不是因为妈妈做得不好,离过婚?”:「我等着她听完之后大怒或者流泪,但她出奇地镇定,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责怪自己:“是不是因为妈妈做得不好,离过婚?”这让我又气又笑:“才不是呢,我只是喜欢上女孩了。”她点点头,平时同我说话的大嗓门突然变得沉静,像是给领导提意见似的,小心翼翼地说:“要么你再和男人交往看看。”我们就此结束了谈话。后来我相亲,结婚,离婚,出国,又和女女男男们谈起恋爱,记忆力超群经常翻旧帐的母亲唯独在这次谈话上像失忆了似的,再也没有提起过。」

@ErbB4

我要搬去另一个国家做科研,我的伴侣呢?:「我们俩恋爱结婚异地多年,在疫情的大背景下才过上了一日三餐的同居生活。未来可能要再次异国或者跨洲,在感情上令人难以接受。不异地的话,则意味着其中一人不得不在职业选择上做出折衷。同样的难题不停地出现在学术界的人面前:Why Does Graduate School Kill So Many Marriages?」

@近近 

疼痛往事:我与子宫内膜异位症相处的11年:「我确诊后,男友收到了心仪学校的录取通知,事情就变得微妙起来。双方父母和认识我们的亲朋好友都催促我们尽快完婚,男友背负着道德压力,必须在赴美之前给生病的我一个交代;我在主动丢失香港的前途之后,也把爱情当成了一根救命稻草。两个人就糊涂地结了婚。」 

@王文非

疫情结束后,你会考虑离婚吗?:「从表姐怀孕到生产,我们的交流大幅度增加,而我也从开始的耐心安抚逐渐变得不耐烦。表姐所反复诉说的那些婴儿难以哄睡的日常,生活的繁琐和疲惫,生怕自己每个细微的举动会给孩子带来负面影响,我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她的极度焦虑与睡眠匮乏、缺乏心理支持有关,有转为产后抑郁的风险,她需要专业的心理援助和充足的休息,但我知道,她既没有时间,也无法负担起咨询师的费用。」

@诚恬

作为研究的“练习”:「身体是一个非常灵敏和珍贵的器皿,正像阿迪亚香提(Adyashanti)在一种存在的革命《A Revolution of Being》的课程里说的,我们的本来面目(True Nature)在每时每刻都和我们有链接、甚至在和我们沟通。如果我们能把注意力放到对本来面目的观察上,就会有一种新的存在方式。而本来面目和我们沟通的方式,经常是非言语的,经常是通过一种直觉的感受(Intuitive feeling)。总结说来,我的第一层新“练习”是慢慢多在自己的本来存在(True Nature)之中休息,熟悉自己的直觉感受、去按照直觉所来的信号生活和做事。」

@朱丽娜

我时常在想爱的形状:「我觉得体验这种被欺骗(动摇或不舒服)的经验也很重要,就像把被拒绝也作为一种开始,反向探索自己的边界,看到自己的被诱惑,那也是自己的欲望。可能就是因为我们从小被教育要太有道德,反而失去面对自己的欲望和阴暗角落的尝试。人本来就是很复杂的,灰色的,可以诚实地面对自己的「不道德」,这样可以更宽容和理解别人。」  

@Scorpion

 她們與我 (一):「要說我家,大概是男性不多的緣故。這樣的性別結構下,自然而然的,許多事都交由女性來決定,雖然沒有聲名鶴立的社會地位,卻頗有一家「女強人」的感覺。我想離開家去別的地方或者國家唸書,想到處闖一闖,家人擔心的最多也是安全和經濟問題,絕對沒有在家裡聽說過諸如「女生為什麼要念這麼多書」的話。這幾年開始被催婚,也在能接受的範圍,大概是我幾乎不談及我的感情生活,他們以為我母胎單身至今,十分好笑。外婆說,家裡三個小孩(我和兩個表弟),最勇敢獨立的就是我,反倒是男生們比較讓人擔心。我是很驕傲的。」

同場加映一個特別的讀書會~

@Yiling

  【分享】當我們閱讀,我們就是自己的房間 -《女書選書》計畫:「我們規劃了12本書,六本是女書出版,六本是外版書,選書方向以紀錄女性生活經驗、分享女性自覺以及探討性別議題的小說、散文和科普作品為主,提供讀者一個親近女性主義的方便法門,基於倡導及鼓勵女性創作者,選書也以女性作者為優先考慮。這些書大部分不是暢銷書,有時候只是沒有被適當的介紹,在書市洪流裡難以發現;有些書則是過往的經典,值得重讀。」 

2 users supported author

馬特市部落生長計畫啟動 | 寫給田野下匯聚的光火

19

Want to read more?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