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my

Tommy Chen。關注各種社會議題,興趣廣泛但淺嚐即止。支持各種以台灣為本位出發的思考觀點。

我們準備好把各種成本算進日常生活了嗎?

Published at

今天經過加油站,看到油價著實感到不可思議。感謝這波疫情加上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的瞎吵架,92無鉛汽油來到每公升19塊,油價幾乎是跌到了我大學時代的水準。

圖片取自LINE Today

看到油價這麼低,對於生活花費的降低當然是暗暗欣喜。但實際上也沒有到非常開心,畢竟現在騎車少,平常走路騎Ubike多,加油的頻率實在很低。只是很快的在想一件事情,油價回到了十年前的水準,可是除了國際原油價格之外,這幾年台灣的環保法規變嚴格了,中油花費在污染防治的成本上升了;基本薪資也上漲了一倍,雇用加油站工讀生的人事成本也上升了不少。可是,中油的油價計算公式似乎沒有把這些通膨跟因為法規改變而增加的成本納入?這樣是不是對於中油的經營是有影響的?

從這裡衍伸的問題是,現在台灣越來越多人在意環保議題,認為農業就該有機、友善環境;工業就應該想辦法降低環境污染;自然的觀光景點也應該限制人數,確保不會影響生態,特別是登山或是水域這類過去比較不是觀光熱點的目的地。

但是有機的友善環境的農業環境,就是不強迫土地過度生產的農法,就是需要更多勞力去處理蟲鳥的農法;工業要降低環境污染就必須裝設更多監測設備和汙染物淨化設備,必須將廢棄物交由清運業者處理;觀光地點若要限制人數,一些相關設施的維護就必須要由較少的觀光客分攤。這些成本的上升,不可能是由業者自行承擔,始終都要從消費者的口袋掏出來付帳。

以上這些農產品、工商產品以及觀光消費的上升,其中很多甚至是生活必需品,那些柴米油鹽。但是台灣甚至世界真的準備好了做這樣的轉換嗎?如果現在的狀況就有這麼多人在生存的邊緣浮沉,再增加這樣的生活成本,會逼死多少人呢?

當我們譴責慣行農法、譴責那些把環境成本外部化的工商業者,他們卻能提供低價的產品,讓很多生活不寬裕的人們可以撐著讓口鼻勉強浮在水面上。而這些生活不寬裕的人,往往領著微薄的收入處理著大家生活中的基本需求,打掃、收垃圾、造橋、鋪路、從農、當工廠作業員等等。想到這邊,忍不住也想到那句過去一年大家掛在嘴邊的話:

你的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晚上的一些胡思亂想,只是對於提倡環境保護和餵飽全世界之間的一點矛盾。

3

Want to read more?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