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my

Tommy Chen。關注各種社會議題,興趣廣泛但淺嚐即止。支持各種以台灣為本位出發的思考觀點。

在兩岸之間尋求溫暖的人 - Matters 台北活動感想

發布於

翻了翻自己的筆記,試著找找記了什麼好句子可以拿來當標題。但是想了想,這樣的標題大概比較像我。

終於盼到了Matters在台北的活動,而且地點就在偏遠的南港!是的,我始終認為這裡是台北市的邊陲,而我就在這邊陲地帶上班,辦公室就距離活動會場走路五分鐘。手刀報名之後,本來還想推薦兩個好友一起,才發現這報名根本秒殺,太幸運了!

到了現場光是能夠見到潔平、博藝本人還有Matters團隊心裡就澎湃不已。倒是簡要的自我介紹難倒我了,想起某位名人說過的:五分鐘的短講我需要準備兩星期,一小時的講話我現在就可以上台。倒是在聽大家自我介紹的過程中,深深感到會場的臥虎藏龍,各樣的影像、文字、社會實踐工作者。喔,當然還有眾多的財經網美粉絲(笑)。

刪刪改改很久,擠不出個什麼東西。

事實上,講者們所講的東西,並沒有超出我的理解太多。對我來說,中國就是另一個國家,中國人就是外國人,我們最大的相似就是說著很相似但是其實有很多不同的語言,例如我到現在仍然抓不準「走心」的意思是什麼。以這樣的心態去看中國,其實所謂的「文化衝擊」就會減少很多。甚至,因為台灣曾經經歷過的黨國時代,對於那些標語、口號、個人崇拜、政治冷感、自我審查,都應該是不至於感到陌生的。

正好在活動前的周末,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在台北光點舉辦了快閃特展與座談,其中一位講者說了一段話,大意是「黨國戒嚴時代的歷史雖然很黑暗,但是我們不能遺忘,更不應該假裝遺忘,而是應該將它作為一段共同的歷史記憶流傳下去。」中國現在經歷的很多事情,台灣人都經歷過了。事實上雖然台大現在沒有亮出「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的標語,但「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到現在仍然是台灣少數人堅定不移的信念呢!(個人必須說,對於仍保持這樣信念的人,我心懷敬意!)對於這些歷史沒有遺忘,其實對於中國正在發生的許多事,就也不會感到太驚訝。

而我也相信,語言的能力是強大的。當我們怎麼稱呼一個人,就會影響我們對一個人的觀感。當我用「426」稱呼中國人,心中就不免帶點輕蔑;當我稱呼中國為「大陸」,那個中央與邊陲的想法就會滲透我的思考。所以中國就是「中國」,中國人就是「中國人」,這不只是給予彼此應有的尊重,也是避免自己產生一些不必要的偏見與想法。

看到那句來自前湖北省委書記的錦句:「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我直覺想到前陣子端傳媒在社群媒體上發的另一段引言:

端傳媒 2019/08/06 @臉書

我對於那些不滿中國政權卻又只能憤怒無法發言的中國人,寄以深深的同情,但也只有同情。這又跳到另一個題目,中國對我來說終究是外國,外國發生的事情,終究要由外國人去面對。這時候就必須冒昧亂用安德森「想像的共同體」的概念,我的認同邊界就在台澎金馬。為了台灣,我可以衝撞立法院,也可以抓起步槍衝到前線,但是中國莫名其妙抓人的事件,我也只能寄予深深的同情。

這樣看起來,我想我也是落入了所謂「用宏大敘事的觀點看事情」的那一群。事實上我也是有這樣的自覺,我幾乎要把這樣族群認同、國家認同的思考擺在生活的第一位了。有點困擾,但又沒有很想去修正。或多或少也是受到媒體的影響,不論是傳統媒體或是網路媒體、社群網站等等。被無止盡的訊息轟炸產生的焦慮與疲勞最近甚至出現了「請給我一點台中港美以外的消息吧」的想法。

做為一個自認如此堅定而又透徹的人,其實我並不是很確定為什麼會報名這樣的活動然後又在幾乎沒有跟任何人有任何言語交流的狀態下來去。也許心中焦慮的那個部分,還是需要來找點溫暖吧。

以筆記裡的最後一句話作結


最後還是要認清自己從哪裡來,而自己相信什麼。

PS. 經過整晚才發現神秘嘉賓就坐在自己身邊,心裡那股激盪兩天後還無法散去啊!!

PS2. 其實通篇重點就在備註而已(笑)

【台北活動】胡采蘋 X 蔡博藝 X 潘忻人:在兩岸擺渡的人(須報名)

活動手記 | 最終還是要回到人與人的關係中

2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