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若惊鸿

一个spank后花园的园主。

园主早年sp小说大赏|小小慕心

發布於


警示:本文涉及spank(打屁股)这一性癖,非喜勿入,感谢。


【园主的碎碎念】

很久不来更新了。

其实是有很多版块和内容要写的,一直没有写,一是因为还是无法坦然地在家人能瞥到屏幕的情况下更新这个园子,并且因为之前强行试图更新而条件反射地开始回避更新这件事,哪怕是深夜无人的时候(似乎涉及情欲与耻感、情欲与公共性的讨论);二是从建这个园子之前很久,自己就处于一个混沌痛苦的时期,而最近似乎迎来了一些转机,但仍需要自己勇敢地去做很多事情来渡过它,最近正在这些事情的准备期,或许情绪格外飘忽不定些。

提不起兴趣阅读园子里已更新的文字,认真策划下篇稿子,深夜不为更新,单纯地想开始改写、补写、续写之前被墙内审查,丢失大部分的一篇sp小说,可能多写一些,不会因情节框架变动而需更改前文时,才会考虑发到园子。这时,突然想着可以把最近机缘巧合找回的七年前发在墙内网站的一个短篇系列发到园子,因为比起正在处理的一篇,这个系列短小精悍,浑然天成,充满了那个时期园主写sp小说的各种槽点,而又让人下不去手改动,可以直接简单校对发上来。于是便有了这个临时决定的版块。鉴于园主实在没有创作过多少sp小说,又大多因为审查残缺或丢失,而且也不见得都愿意拿出来供大家“奇文共赏”,实在不知道这个版块将来还是否能够更新。

这个名为《小小慕心》的系列本来只是一个超短篇母女sp小说,后来因为网友的喜爱,又加写了两个父女小短篇,文中的受罚人是名为慕心的小姑娘,以是名之。

这个系列表现了一些园主钟爱的元素,如anal discipline(肛门惩戒)、diaper position(换尿布姿势)、被人旁观的sp等。这里可以一一简要说明。

首先是anal discipline(文中涉及的仅仅是其中的一种,具体以后再展开),基本所有人都认同这属于BDSM的范畴,但对园主来说,虽然钟爱这一领域,但依然执着地认为它可以被纳入(sp文艺作品中)我一直说的,温情家庭中以惩戒为目的的sp。也就是说,认为我所钟爱的这两个领域可以在想象世界中重合。因为对我来说,只有那一场景下的anal discipline,才让我心动。这也成为我创作的sp小说的一个特点。对我来说有点令人失望的是,几乎全部sp小说都将anal discipline处理为一种成人之间的或虐待性的做法,这让我完全失去情欲。因为这种坚持,对于器具的选择我也颇有执念,比如文中的木塞,完全是自己想象出的一种温和惩戒器物,因为无法接受平常所见的大而形状奇异的肛塞包含的情欲、虐恋意味。后来在墙外关注到,国外五六十年代在给孩子治疗便秘时会用到suppository(栓剂),使用时需要家长用手指将栓剂推入孩子的肛门,等待一段时间后,孩子往往会在小腹的颤动中产生便意,从而解决便秘问题。在性癖(fetish)相关网站的童年回忆讨论中,可以看到用栓剂作为惩戒的情况并不多,但是存在。栓剂长得有点像我文中想象的木塞,但后者的用途似乎与肛塞更类似。对器物的执念还有很多,以后再慢慢与大家分享。

Buttplug, from spankingart.org
Eucalyptol suppository, from spankingart.org

diaper position,指的是受罚人躺着,双腿抬起或被施罚人举起的sp姿势。对于diaper position、被人旁观的sp,我要申明的其实都是一回事,也即对于大多数同好来说,这二者之所以令人心动,是因为在打屁股的痛感之外,又为受罚人增添了羞耻感。但我并不是因为这一点而心动。我所钟情的sp必然是以爱和尊重为前提、为基础的,又怎会故意使受罚人感到羞耻呢?对diaper position的喜爱之原理,我尚未完全清晰,但绝非同好所说的因露出私处而令人羞耻。在我的作品中,使用这种姿势的原因往往仅是因为方便或诸种机缘巧合。我所钟情的旁观人,是母亲或相当于家庭中母亲的角色,她势必是忧虑的,心疼的(其实施罚人何尝不心疼呢?),但依然克制地旁观着,心里知道也需要让孩子得到些教训,却也会在觉得教训已够了的时候希冀乃至暗示施罚人停止惩戒。在sp中,有人是——或会代入为——施罚人,有人则是受罚人。但我比较特殊,在我所构筑的sp场景中,我既是施罚人,也是受罚人,但又与他们都有一点点的疏离,并不能完全代入。而如果场景中有一个旁观人或角色相当于旁观人的角色,我对她则一定是全身心地代入的。实际上,前文所述我正在续写的旧文便是以这样一个角色为题目和核心。

在第一个短篇中,还出现了一个我早年在一篇sp小说中看到的桥段,即施罚人与受罚人在床上醒来,施罚人在被子里与受罚人“算旧账",就势责罚。这一桥段因为卧室场景的放松、温存也很为我所钟情。

本系列和园主所有早年小说(或许现在的作品也难以幸免)一样,存在人物对白尴尬、不真实、强行“轻松”或煽情以及对无关细节过于雕琢的特点,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即责罚之时和责罚之后的态度变化太快,不够真实,甚乎缺少必要的讲道理,似乎很难让受罚人得到真正的教育。以前在sp小说网站,曾有圈内大佬给我提建议,觉得责罚之后上药没有必要,虽然建议具个人色彩,但似乎也的确反映了一些问题。正在续写的旧文,是我所有sp小说中最受欢迎者,以至于虽然网站关停后仍能通过之前保存的链接访问文章,但这篇文章却因访问过多而被删。它便是我努力试图脱出过于甜腻的施罚人/受罚人关系的一种努力,可见收效甚巨。由此可知,在sp场景的构筑中,对所钟爱的元素进行克制也是必要的。

最后顺便一提,近来惊讶地发现,很多我以为在大陆被封禁的国外sp相关网站,原来是可以直接连上的。可见我所提的墙内、墙外的说法,更多是一种自己探索世界与否的区分。从这次疫情开始,好像世界一下子打开了,因为本就处于人生剧烈变动的时期,仿佛整个生活都为之一变。政治、文化意义上的墙固然存在,但更高的墙还是在自己心里吧。跨越GFW,成为真正的人,并不是一劳永逸,更需要长久的勇敢和坚持,愿自己此生可以做到。


清晨,阳光透过窗帘的罅隙洒进来。我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呵欠,打量着身旁的人儿。我的女儿,慕心正蜷缩着身子面朝我,安静地睡着。伸手拂了拂她的头发,顺着抚摸着她的脸,肩膀,穿在小小身上的睡裙,暖暖的被窝里,她昨晚“幸存”的光滑的屁股,顺着股沟深入,小惩大诫的木塞,较昨晚已经有些伸出,不过依旧平静地呆在沉睡的主人的后庭中,用微胀的不适感提醒着昨天的过错。

晨光熹微里,小小的人儿醒了。慵懒地伸个懒腰,就向身边的我扑来,“妈妈~”在被窝里双臂抱住她,在她脸上宠溺地亲了一口。右手滑到刚才的木塞处,“怎么,忘了昨晚谁哭天抢地地求我不要打了?”“嗯~~~~~”撒娇的小语气。“啪”冷不丁地,不轻不重的一下,盖在两片臀瓣上。紧接着不急不慢地,同样力度,轮流在两边拍打起来。有点疼了,小孩用手捂住了屁股。不由分说用左手把两只小手抓住,右手开始加力,在右边臀瓣上用起功来,“啪”“啪”的声音在安静的早晨格外清晰。“妈妈……”小孩苦起脸来。抱着她的姿势本来就用不上劲,不过既是加了力的右手,也够她受了。不搭理她,加快速度,用力在右臀瓣上打着。“哇啊……”小孩吃痛地哭了出来。“啪啪啪”不留情的三下,随即停了下来。左手拍着她的背让她平复下来。“考得不好就算了,作弊,要是你爸在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嗯……我知道错了……妈妈昨天说今天要上学所以不打的……”这孩子,还想着呢。刚才“施刑”的右手伸出来刮刮她的鼻子:“就你,不打你能记住么?再说了妈妈这也叫打?要不等你爸明天回来我告诉一下他?”“啊不要不要……”“不要就出来,到床边撅好屁股,最后十五下。”“啊……?!妈妈……不要……”真是贪心的小孩。“你到底不要什么?”小脸还带着泪痕,沉默了一会儿,不情愿地从被窝里钻出来,把自己枕头拿到床边,屁股撅了上去。我也下床来到她身后。小屁股右边微红,左边还是如昨晚一样幸运地光滑着,两瓣屁股之间的木塞突兀。这一景致还真是滑稽。我拍拍她左边的臀瓣:“打你是想让你上课时记着点疼,别过几天又给我惹出什么祸来。要是一边疼一边不疼,你刚纠结怎么坐去了,我不就白搭了。”她也不说话,许是想赶快挨完结束“噩梦”吧。我也就成全她,十五下快而狠地落下,任她大呼小叫也不停手。不过按着她腰的手也没用什么力,小家伙是自愿挨打,没有躲闪。十五下打完,坐在地上帮她揉起来。手指摸到中间的木塞,又慢慢地向里按了按,直到只能在两臀瓣间隐约看到它为止。“妈妈?”“今天一天好好反省,晚上回来给我讲讲怎么反省的,知道吗?”“……嗯……”

又静静地帮她揉了十来分钟,觉得本来就微红的屁股更看不出挨过打了,才轻轻一拍她屁股。“起来吧,吃点早饭送你上学去。”“哦……”

“宝贝,别穿牛仔裤啊,还有太紧的内裤也不行”

“那我想穿裙子……”

“……那还用你反省?”

“那……这条?”

“嗯,不错”

下车后慕心来到我的车窗前,“妈妈,我去了。”“刚才坐着很疼吗?”我压低声音不放心地问道。“还行,有点烫。”“中间呢?”我看看两边,更小心地问。“嗯……不舒服”“乖,今天好好的,别再给妈妈罚你的理由了,听见没?”“嗯!”

“去吧。”

“妈妈再见~”

接到慕心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家里电脑上安心码着字。“妈妈,你在哪……”虚脱的声音带着哭腔。“在家呢,怎么了?”“我在学校……厕所里……老师把爸爸叫来学校了……我……他……”强忍着啜泣说出的话。这孩子又闯什么祸了?“你先别哭,妈妈给爸爸打个电话,好吧?”“嗯……妈妈别让爸爸在这打我……”“不会的,嗯。”

挂了电话,拨通老公的手机。“正平?”“嗯,怎么?我在慕心学校呢,一会儿就回去了。”“慕心怎么了?”“她?……拿了人家的水彩笔,还跟老师说是我出差买给她的。老师把我叫来,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愤怒急促的语气。“正平,我认真跟你说,再生气也别在外面打孩子,听见没。刚才慕心给我打电话来,不知所措极了。回家再说,给孩子留点面子。”“没事,我不在学校里,在车里总行吧?”“哎呀,你别闹了,开回来能有多长时间?在车里,万一让老师同学路过发现了,你让她以后怎么去学校?回来吧,路上你也消消火。”“……行吧。这么说她说要去洗手间,是给你打电话的?那你把她叫出来吧,就说我保证回家再说。”“好。”

不久,楼下传来开门声,我连忙下楼。只见老公冷冷地丢下一句“马上脱了裙子到你自己房间”就兀自上楼去了,冲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慕心红着眼睛无助地看着我。唉,这俩……

“来,先到妈妈书房来。”牵起慕心的手上楼。电脑上还停留在刚刚接到电话时写的桥段。把椅子一转,让慕心面对着我,一边动手慢慢帮她脱下裙子,一边尽量温柔地对她说:“小朋友的水彩笔很漂亮,慕心也想要,妈妈能理解,可是去拿别人的东西是不对的,对老师说谎更不对,慕心心里也清楚,对不对?”“嗯……可是……”慕心忍不住小声哭起来。我从椅子上起来,蹲下身拥抱着她,右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左手放在她裸露的腿上,有些冰凉。“慕心乖,爸爸妈妈都知道慕心乖,可是犯了错误,爸爸肯定要罚的,不如牢牢记住,不要再犯好不好?”牵起她的手起身,“来,妈妈陪你一起过去。”

小小的慕心在前面走着,缓慢又胆怯,我静静地跟在后面。开门,进去,正平已经拿着鸡毛掸子等在屋里。回身关门的功夫,便听得他严厉的声音:“去那站好。”慕心怔了一下,不敢迟疑,走到墙边,面朝墙站定。“内裤脱了。”慕心的眼泪又开始往外涌,只能乖乖照做。慕心啊慕心,爸爸不是为了让你更疼,而是怕看不见把你打坏,你可知道?刚完成褪裤的动作,直起身,正平的第一下掸子就夹着风落下,小屁股上横亘一道红痕。显然没准备好的慕心倒吸了一口凉气。紧接着又快又狠的十几下,不留间隙地落下,前几下慕心还忍着没作声,到后来两手紧紧握着拿到前面,暗自用力,是不想伸到身后去挡,惹来更多责罚吧。后来更是尖叫着嚎啕起来,双腿微微发抖,想动又不敢动。打完一轮,正平停了下来,把掸子贴在有点红肿的小屁股上,紧张得慕心紧绷着屁股,几近变形。又拿开,紧绷的屁股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落下掸子,就慢慢放松了。刚一放松,和之前一样的力度,夹着风的掸子,以更快的速度落了下去。其实老公是甩手腕来发力,是慕心能承受的力度,若不然,以老公的全力,一掸就能抽破皮肤的吧。慕心完全没有准备,加上之前早已饱受摧残的屁股哪里还能忍得下去。她开始不管不顾地大哭,屁股使劲往墙上拱,想要躲开咬人的掸子。可本就是贴墙站着,哪里躲得开?终于忍不住,握在身前的双手松开,猛地捂在屁股上,“爸爸不打了……慕心错了……爸爸”老公左手抓住两只小手想把它们扭到腰后,再顺带把慕心按在墙上继续“施刑”,可痛极了的小孩使劲蹲下身,让屁股与地面平行,又用尽力气挣脱老公的手,奋不顾身地向站在一旁正不知所措的我奔跑过来。我忙蹲下身,接住跑来的她,搂住她。老公沉默地走过来,继续以一样的力度、一样的速度,用掸子抽打在我怀里的小孩裸露的红屁股上。正平打慕心时总是不说话,这应该给了慕心不小的心理压力吧,尤其是现在。小孩抱我更紧了,小胳膊搂着我的脖子,像紧紧箍住茫茫大海里唯一的浮木,哭得满脸是泪,在我肩膀上湿了一片,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一转眼的工夫,正平又在慕心红肿的小屁股上快准狠地抽了五六下。我抬头对上他的目光,本来正专心施刑的他送来了一个询问的眼神。我用右手轻轻捂上红烫的小屁股:“正平,够了。”小孩的爸爸仍不作声,只是收了手。我揉着两团红肿的臀瓣,拍着慕心的背,让一时止不住哭的她安心。

把她抱到床上,让她趴好。老公不知什么时候出去拿来了药膏,扭开帮她涂起来。许是药膏的凉让烫烫的小屁股惊了一下,慕心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是老公,又连忙回过头去。“怎么了,这么怕爸爸?”教训完,正平恢复了以往温暖随和的性子,手上忙着,嘴上开起了玩笑。“……没有……”小孩的脸快跟屁股一样红了。“犯错误被打光屁股,羞羞~”“爸爸讨厌!”小孩子就是记吃不记打,起身娇嗔着扑打爸爸。“哟哟哟,轻点吧您哪,小的给您上药哪。”正平说着,搂过跪坐在床上的女儿,又心疼又好笑地看了看,吻上她稚嫩的面颊。

我坐在床边,见证前后几分钟如此大的反差,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抬手揉揉女儿的头发。

慕心啊慕心,别再闯祸给你明天要交稿的妈妈添乱了好么!

Mame,"drawing of a little girl being spanked by her father on the floor, in the diaper position", M/f, from spankingart.org

晚上,我正坐在床上看书,从家里旧书橱里翻出来的《正说清朝十二后》,很厚的一本书,捧在手里感觉很好。夏秋之交,刚换了厚被子,温暖舒适。慕心这时突然裹着小浴袍跑进来,倏地钻进被窝,小脸贴近我:“妈妈妈妈,今晚我和你睡好不好。”“当然好呀。”小家伙只冲了个澡,没洗头,但仍有几缕头发湿湿的,贴在粉嫩的小脸上,格外可爱。我伸手把她的头发往后拂了拂,笑盈盈地看着我的小宝贝。

这时,老公穿着家居服也晃悠晃悠地进来了,随性地坐在床上,小孩旁边。“为什么要跟妈妈睡?”明明是问句,却慵懒得像是自语似的。手伸到被窝里抓住小孩的小脚丫,一提,竟把小孩下半身提了起来,一双细腿竖在空中,刚冲了澡没穿内裤,小屁股也裸露在空中。我当他是开玩笑,不过玩心也太重了,刚冲完澡,着凉可怎么办?正打算开口,就听老公“嗯?”了一声,该是对刚才那个问题的追问。接着空闲的右手拍了小孩的屁股两下,像是戏谑的玩笑。可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啪”的一声,用了好大力气,甩在小孩的屁股瓣上,小孩的屁股上马上现出一个淡红的掌印。我开始意识到这不是玩笑了。连忙掀开被子起身,往前挪挪:“这是怎么了?”说着想去松开老公抓着小孩的手,“有什么事好好说,你这样抓得她脚腕疼……”老公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握着小孩脚的手晃了晃,躲开我的“侵扰”:“你也不问问她为什么跑去冲澡?”

小孩被刚才那一巴掌打得有点懵,这才反应过来,使劲挣扎着,扭着身子要躲开老公的控制,完全无果。“啪啪啪啪”老公的巴掌快而狠,又自己抓着小孩,方便控制,每一下都打得小孩痛得直叫。小孩伸出一双还自由着的小手捂住小屁股,老公依旧不见停地同样重重地打在小手上,只挨了一下,小手就疼得弹开了,放在身侧,想护又不敢护,尴尬得很。老公罚慕心从来都是一样,躲,永远停不了身后的疼,一样快一样狠的责打马上跟来。小孩满脸是泪,挣扎着,哭叫着,这次却是没有“爸爸,别打了”“妈妈”“疼”这些词。我坐在一边,也不好劝,可连慕心犯了什么错都不知道,看她挨打,真是煎熬。

“爸爸我错了……不敢了……爸爸……疼”小孩悬在空中的红屁股依旧在经受着老公“铁砂掌”的洗礼,认错的话终于冲口而出。老公右手停了责打,代替左手抓住了小孩的脚腕,应该是刚才一直提着累了吧。小孩的双腿、屁股,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抬得高高的。这姿势多无助啊。你到底干了什么坏事啊,小家伙?“错哪了?”“我……我不应该把无花果倒了……”我今天确实买了无花果回来吃,但把无花果倒了是什么意思?“没了?”老公右手握着小孩的脚腕往上提了提,像是警戒。“……”“啪”左手在小孩臀上甩了一巴掌,丝毫不比右手来得轻。“哇啊……爸爸坏……是爸爸非让慕心吃无花果,慕心不想吃,才趁爸爸去洗手间的时候把无花果倒掉的……”老公放下小孩,不是直接放手让小孩的腿自然落下,而是轻轻送回床上。“让你吃无花果是因为无花果对消化好,你不是最近不想吃东西吗?”小孩的双腿始得自由,刚才挨罚的小屁股现在正贴着皱巴巴的浴袍,想必不舒服,却仍是不敢动,泪眼婆娑地盯着老公。“就算实在不想吃,跟我说啊。我去趟洗手间回来,一盘无花果都进垃圾桶了是什么情况?”似乎真相大白了。我坐在床上,看着这对一个专心罚人,一个专心受罚,对我视而不见的父女俩,一躺一站,还真是一景。“还有,因为害怕被发现就急匆匆去冲澡,又过来找你妈要一块睡,这么做贼心虚的样子,太不像我女儿了吧?”说到最后,老公的语气轻松多了,许是罚完了,觉得教训也够了。

“出来,趴这。”老公不动声色,沉静从容地向床中间一指,把小小慕心吓得够呛。小手一下伸到身后捂着屁股:“爸爸……”小可怜柔柔的声线。正平就爱做样子吓唬孩子。“行啦,你爸是看看你小屁股红得厉不厉害,心疼起来啦……”一直旁观的我好心提醒。“谁说的!”老公神色严肃,“我是给你上药……”下一秒又笑得像是在赔罪。

真是没正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