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ling

Beyond those words, where the stories haven't been told, we survive, and make the best out of it. 煮字、嚐書、過日子。

【文學廚房‧女書沙龍】鹽味燕麥葡萄乾餅乾的午後

發布於

Janice 是我在工作上認識的新加坡律師,本來僅只業務上書信往來,終於在一次國際年會上見到本人,只是覺得她傲氣十足,全身裝扮很有架勢,高跟鞋穿的特高。當天晚上我們又在一個宴會場合巧遇。

這些提供水酒佳餚的宴會裡總是穿梭著借酒裝瘋的人,平日西裝筆挺談公事,幾杯黃湯下肚之後就言語失據,有騷擾之嫌。遇見 Janice 時,她正在跟一位美國律師交談,但顯然想要脫身,這位美國律師已經胡言亂語,靠她越來越近。Janice 話鋒一轉,說給你介紹來自台灣的 Yiling 吧。這位律師醉眼迷濛的望過來,交換過名片,說話已經沒有了禮節。

"So....Yiling, er....what are you up to?"

"Eating, having my dinner." 我正在大啖盤中美食,餐盤佔據在小小的高腳桌上,這是我今天唯一吃的好料,不想被打擾。

"Well......er.....so, are you having fun....? We should get to know each other a bit more....."

"Well, my mom told me not to speak to a man with beard." 我看了看他,繼續吃東西。

這位律師愣了一下,站直了身體,接著轉身就走了。

Janice 被我的回答嚇了一跳,但隨即大笑起來,我算是解了她的圍。後來她要把我介紹給其他人的時候,都把這鬍子事件說一遍,"She is hilarious."

之後每年的年會我們總約著見面,她喜歡美食,擅長搜尋當地餐廳,於是我們就一起吃飯,不談公事,在各自緊湊的會議之間有一點小小的喘息。

這一次在華府開會,我們的時間表滿載,唯一可以湊出來見面的時間是下午兩點,我上網發現這間店 Teaism,賣茶的店,但也有一些食物。

我到店裡的時候,Janice 已經落座,點了一碗米粉,正在喝湯。

"哎呀,妳不是才剛吃完一場午宴嗎?" 所以我們才約這個時間。

"喔,妳知道我有兩個胃,現在這個胃要喝湯。" 她仰頭把湯喝完,不過這米粉倒是不怎麼樣。

Janice 這時連高跟鞋都卸下,堆在桌子底下,吃米粉口紅也掉光,挺直的脊樑略為放鬆,軟軟的靠在椅背上,她說這樣真好,今天已經講了太多話,實在需要休息。

"妳知道我為什麼穿這麼高的高跟鞋嗎?" 她本來就高,加上不低於五公分的鞋,加上精緻的化妝和打扮,確實是很搶眼。

"是因為我不想被那些歐美律師看扁。"

這樣啊,我倒是沒這個醒覺,雖然這份工作看來似乎光鮮,但說不上有熱情理想,所以我在工作之際盡量保持本性,不論是穿著,與人交際,自己覺得舒服為優先,我懶得去和別人比鋒頭,也不太能應付場面話。

Teaism這家複合式茶店真正好吃的東西倒不是茶,是一種灑滿海鹽的燕麥葡萄乾餅乾。充滿鹽味的甜餅乾,第一口咬下,嘴唇沾滿鹽,咬下餅乾入口咀嚼的時候,燕麥香味盤桓口中,葡萄乾軟甜得有滋有味,將鹽舔進嘴巴,於是鹹提帶出豐富的甜,感覺很奇妙,這一片看起來不起眼的餅乾,竟然讓我生起幸福無邊的感受。這時,搭配任何沒有甜味的茶都可以。

在一個有陽光的下午,和朋友喝茶吃餅乾,沒有競爭,沒有壓力,沒有騷擾,時間就在口中融化的燕麥香味裡慢慢的走過,我們都暫時忘記了工作。

據說燕麥葡萄乾餅乾的配方是商業機密,Teaism 始終不肯透露。上網搜尋了許多資料,有人宣稱他試出一個最接近原版的配方,我按照食譜放手試試。是不是和 Teaism 的燕麥葡萄乾餅乾一模一樣,我現在已經不能確定,但是裹著鹽味的芬芳香甜,我想著,就像我們的生活,高低起落,總不會是同一種味道。

我們交換了禮物,分享彼此的近況,聊了一點同業的八卦。Janice 收拾起脊樑,拿出吸油面紙在臉上按按,補了蜜粉,抿了唇膏,腳趾頭勾起桌下的高跟鞋。

“妳下一個meeting 在哪?要不要一起搭計程車?”

這時的Janice款了款公事包,準備起身。

短短的午後之約,我們在Teaism 門前分道揚鑣,打起精神後繼續各自的行程。

◆2012/12/29 無聲勝有聲 ─《午後》 vs. 狗餅乾貓餅乾 & 燕麥葡萄乾餅乾

主持人:劉怡伶(經營「Yiling 的文學廚房」部落格,著有《嚐書 ──視界與舌尖之外》)

主題書:《午後》,孫心瑜著,信誼基金會出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文學廚房‧女書沙龍】2012 一匙文字下肚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