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andpolitics

Liberalism, feminism, celibacy.

随笔 | 殖民,民族主义与人民主权

發布於
一点概念辨析。

殖民主义的对立面是民族主义。民族主义的一个面向,是认为统治者只有与被统治者同属一个民族,与后者有同胞之谊,才会更加仁慈地进行国家治理,在施政层面考虑民族的意志与传统的文化。毕竟,“我们都是一家人“。

但事实远没有那么简单——难道民族国家(此处包括主体民族与统治者同属一族的多民族国家)建立之后,就完全规避了暴政的可能性吗?如果真是这样,在殖民时代结束、欧洲统治者撤退后,那全世界就没什么独裁暴政可言了。

在民族国家之上,我们还需要有真正的人民主权——一方面,统治者需要与被统治者具有共同的身份认同。就某地而言,身份认同并不必然指汉族或中国人,只要是永久居民即可。虽然外国人参政面临数量上的限制,但至少基本法是允许的。另一方面,前者还需要得到后者的直接授权,而这一授权机制就是民主选举。选民用选票挑选政府的领袖,才能使政治权力的行使真正反映民众的意愿,使主权真正为人民所掌握。

讲了那么多,结论就很明确了——赶走了异族殖民者,很可能只会迎来同族的专制者,而非迎接什么政治上的光明胜利。在选举机制缺失的情况下,从殖民主义过渡到人民主权,还有一段无比漫长的距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