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di

Free spirit, curious individual.

2020柏林日記 | 隔離第18天 | 我們不能回復「正常」

早上醒來看到Will分享的一條鏈接,是典型的陰謀論者的論述,標題說「YouTube禁言,幫助Billy Six傳播真相」,點開視頻,主人公認為自己發現了政府力在隱瞞的事實真相,他去柏林的醫院看到等候大廳裡空空蕩蕩,根本沒有媒體宣稱的「緊急狀態」,他聲稱採訪的醫護人員也都紛紛表示,媒體聳人聽聞,隨後他訪問了許多「專家」來證明這場病毒鬧劇完全不可信,如果不是發明了新的測試,大家根本都不會意識到有新病毒這回事,媒體大肆宣揚只是為了確立壟斷地位,政府緊急關閉社交活動是為了控制人民自由等等。他的邏輯和引用的「專家」人選經不起推敲,有判斷力的觀眾明顯可以認識到他是在大放厥詞,但我們也很容易聯想到,對於不善於判斷媒體可信度的受眾而言,他們真的發現了真相。

放眼全球,在這場疫情中,各國民眾對官方機構的信任程度不僅影響了疫情的走向,也反映了該國長期的政治弊病和系統漏洞。例如,昨天傳來匈牙利國會批准賦予總理歐爾班法令治國的權力,以應對新型肺炎疫情,但未設限期。這分明是為極權專制敲響了前奏。而中國政府的表現更無庸贅言——根本不用疫情的幌子來修改憲法。緊急時刻是否意味著給予專制以自由?對於公民集會權利的限制是否侵蝕了民主的基石?歐洲各國以防止疫情擴散為名重設邊界,會不會助燃種族主義?如果疫情一直得不到控制也沒有疫苗,一直都不能集會,那麼選舉怎麼辦?這些問題在民主國家成為了亟待解決的思考練習。柏林政府委託「憲法博客」對這一問題進行討論,其中有很多以英文和德文撰寫的對於各國憲法與人權在疫情中所受到的衝擊的比較和論述,值得推薦。

昨晚在朋友Wenzel的倡議下,開啟了#Kinocorona,每週一晚大家一起看電影,這個形式來自Wenzel上學期在柏林藝術大學教授的一個seminar,大家一起看精選科幻電影並集體討論。我們延續了這一形式,只不過一切搬到了網路上進行。

昨天看的是《Children of Men》,在看之前閱讀了Mark Fisher的《Capitalist Realism》的第一章節,當中以這部電影為例,論述了資本現實主義的無處不在及該體制對人性的腐蝕程度。電影的技術和內容均屬一流。尤其是場景中的豐富細節,當屬“Show not tell”的典範。

人命究竟值多少錢?這個概念是怎麼來的?為什麼我們會用經濟來衡量生命價值?除了保險公司要用貨幣結算人命,政府也要這樣做嗎?美國德州官員竟然可以說出那樣的荒唐話,「你有沒有問過老年人,他們是不是願意為了保存自己的性命而犧牲自己兒孫的未來?」。你話經濟停擺,冇左份工,點生活落去?好多香港打工仔也覺而家好難捱。但是問題就在於這個社會體制如果只是保障了權貴階級的權利,那麼本來也沒有什麼所謂未來。如果沒有參與民主政治,這個社會不是屬於每一個公民,那麼就不要將本不存在的未來歸咎到疫情上。是這個社會病了,眼下正是修復的好機會。


1 人支持了作者

2020柏林日記 —— 隔離第17天

2020柏林日記 —— 非常時期的感冒權

歷史正在我們身上發生:瘟疫中的平民日記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