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296 
Yidi

2020柏林日記 | 隔離第18天 | 我們不能回復「正常」

早上醒來看到Will分享的一條鏈接,是典型的陰謀論者的論述,標題說「YouTube禁言,幫助Billy Six傳播真相」,點開視頻,主人公認為自己發現了政府力在隱瞞的事實真相,他去柏林的醫院看到等候大廳裡空空蕩蕩,根本沒...

17
Yidi

2020柏林日記 —— 隔離第17天

上一週參加@曉雅 組織的討論會之前,有在補寫上一週的日記。可是越寫越多,寫了幾個小時還沒有寫完。很多內容也有在討論中提到,雖然不是很有條理。所以上週沒有按照承諾更新,良心上也還過得去(NANI?

Yidi

2020 Zoom派對

TGIF 柏林的派對怎麼能停呢?即刻開始加入zoom聊天室,一起來stream柏林最棒的club音樂在zoom起舞吧!Yidi Tsao is inviting you to a scheduled Zoom meeting.

5
Yidi

2020柏林日記 —— 非常時期的感冒權

昨日跟唯一的武漢朋友小艾聊天,經歷了各種「武漢歧視」、身處隔離一個多月的她說,我今天想到了一個詞,叫做「感冒權」,她沒有,現在每一個中國人都沒有,而在海外的亞裔面孔也沒有。我剛剛從一場感冒中恢復,某種意義上這場感冒是種情感宣洩。

Yidi

All Creatures Welcome —— 數碼時代的烏托邦願景

「許多年前,一艘黑客飛船被困在太陽系中。為了與不同的文化和生命體進行接觸,他們派了一艘火箭來地球。為了推廣知識以及信息自由,他們經常前往不同的聚集場合,而組織者便是歐洲的最大黑客組織——混沌電腦俱樂部(Chaos Computer Club,簡稱CCC)。

6
Yidi

你的城市是誰的?

Google被反對士紳化的遊行者打敗了?據柏林報報導,Google今早宣布,將改變原本在柏林Kreuzberg區開放Google Campus的計劃,而是將鑰匙交給了兩個社會企業: betterplace和照顧青少年的組織KARUNA。

Yidi

一年柏林——自主權,將它握在手中(二)

Zahme Vögel singen von Freiheit. Wilde Vögel fliegen.(Tamed birds sing of freedom. Wild birds fly.

Yidi

反抗到底,底在哪裡?

在Twitter上看到兩條來自英國無政府主義活動者的推文: 「把事實搞清楚啊班克斯!」 ——巴枯寧 (因為班克斯引用了「毀滅的慾望也是一種創造的慾望。——畢加索,而實則原文來自俄國思想家、無政府主義者巴枯寧) 給班克斯帶...

Yidi

一點點自由 —— 作柏林人一年(一)

上週五晚上去了Gethsemane教堂。五點四十到的時候,看到陸陸續續身著黑衣的人走進去。門口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和一個年紀大一點的婦人在派時間表。我站在門口食了根菸,看看公告牌裡寫了什麼。

Yidi

How Wild is Wild?

他們用自己的雙手從零開始,在Oregon買來的地皮上建立起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社群。他們每天醒來面對的是善與愛。他們真摯地微笑,與他們喜歡的人做自由的愛。也是他們,創造了美國歷史上第一次生化恐怖襲擊,給Antelope全鎮子的人下毒。他們為了操縱選舉,把別州的流浪漢接來,熟悉打扮,來給他們自己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