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ie

創作雜談,生活閒聊

關於創作的心路

在開始寫之前,我總會先寫一點東西讓自己釐清,到底想要寫些什麼。

有時候不見得要有明確的主旨,可以是一句話,或是盡可能地描述一種感覺,並且盡可能地讓這種感覺可以被準確地描述出來,甚至,可以不用太準確,畢竟文字這種東西,就是人類意志的延伸,在盡可能地訴說的過程中,不見得會多準確,況且,每個人心裡所想的都不完全相同,更不用說如何去表達了,在文字書寫的過程裡,就完成了意志的延續,這需要借助念力般的思維,才可以把想表述的東西一字一句地表達出來,所以梳理(甚至是抒發)這樣的感覺至關重要!我曾經為了寫一首詩反覆的在筆記本刪了又改,直到口述出來的同時,才完成作品的精修,有些時候,不全是靠寫,讀給自己聽,或者讀給朋友聽,再經由喉嚨發聲震動的過程,語彙與字詞間的斷句才終於明朗,所以順序很重要,但最重要的事情是,你終於開始寫!

再來,寫作有時候需要的是安靜,有時候則完全相反,你需要一個恰當的音樂,在對的時刻,比方說喝完咖啡之後、睡醒時的靈光一閃,甚至是坐在馬桶上大便的時候,那些恰當的句子才正巧出現在你的小腦袋瓜之中,這讓我想起某位作家,光靠著聽Sigar Ros便完成好幾首詩作,那些傑作總在不經意的片刻就這樣出現,像極了我們人生精彩的篇章,不是嗎?

我也好幾次問自己,到底寫了這些東西誰要看?

然而實際上,創作者在完成作品的同時,也給予了自己一個交代,並在句子說完之後,把抑制延伸到生命之外,聽起來很哲學,但這確實是很多作者的創作心法,若要讓自己在創作的路途上可以量產甚至多產,需要的除了生活的滋潤還要很多的天時地利人和。我常常緬懷自己的過去,正是因為那些過去而有了現在的我,那些堆疊的喜怒哀樂各種情感,成就了我現在寫作的語調、排版的順序以及呈現的方式。當然作為觀眾或讀者的你們,不盡然能夠完全理解,但只要茫茫人海中有一人理解,那人變成為知音。

找靈感、休息、搜尋更多刺激與貼近更多故事,這些可以說是作家汲取養分的藉口,也確實是必要的作為,也難怪我常常收到遊戲人生、放蕩不羈的生活評價,然而,五光十色的多彩日常中確實就是需要這些,好讓自己,甚至是讀者能脫離機械般的日子,思考字句對於己身靈魂的震動,也能反思出全新的觀點,處事的態度,從中找到解脫。

你可以盡情地寫、忘情地創作,並在完成之後,看看那些來時路,原來我們真的做到了,畢竟很多人看到一堆字就不能繼續閱讀下去,而你竟然花了時間、生命讀到這裡,這樣的文學,或許就達到了最基本的使命了吧!

最終,還是得感謝那些提筆寫字的人、敲動鍵盤的夢想家,以及閱讀的你,畢竟這些值得感謝,感謝自己也感謝你,在眾多的雜訊般的文字中,你找到了解脫的方法,也讓這樣的意志得以被承載,衷心感謝,我的書寫以及你的閱讀,讓創作得以有起點與終點,也成就了創作的生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