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ie

創作雜談,生活閒聊

關於創作的療癒

發布於
也許這是一趟很長的療癒過程,也許不會有結束的一天,但我向見證的你們致謝。

總是痛恨自己離開公車,那是我的搖籃,幫助我睡眠的所在。清醒的時候,思緒飛騰,好多的靈感以多聲道的流淌,貫穿在我的眼神之中,如果有台攝影機,或是坐在我身旁的人,可能會覺得奇異,怎麼有人兩眼直盯著前方,卻始終沒有聚焦,因為我,正凝視著另一個時空。

也許這世界就是這樣,很多人創作是因為壓力而做,即便不是因為壓力,也在這樣的創作過程中被過多的思緒淹沒而苦惱,無法從中找到真正急迫去做的事。

我也很想要發表我對於元宇宙、區塊鏈、虛擬貨幣、世界體制的想法,然後,有些創作者為了我們而代言,甚至是打動了我,我卻始終覺得缺少了一塊,而必須要親自嘮叨,好在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無論有沒有流量,都是流量,至少我們能從中得到一絲慰藉,至少還有人在聽著,閱讀這些文字,我寫到第幾行,上面被閱讀過後的文字勾起了哪些記憶,我不確定,至少,在這個過程之中我知道我存在。

關於創作的樂趣,我始終還在尋找,又或者正在整理,也許整理就是一個癖好,其實靈感和思緒都在那,全部都在那,只是缺了一個地方表演,也缺少地方被觀看,因為值得觀看與否,在這世界裡就是存在著一定的準則,而偏偏我的個性又是那種,無法拿捏自己的自信的人,總是後悔在自己說過的話,試圖尋求完美,卻偏執在幻想之中,苦無實踐的樣子,最終自己已經發現無法忍受,才開始用這種方式——「寫作」,進行整理,這種整理的過程是儀式性的,也是充滿療癒的過程,畢竟他還沒有變成我的生活的規律,若要說規律,反倒是那些爆炸性、跳躍式的想法,已經太過充斥,以至於常常有種「好想休息啊」的感受。

回來,我們繼續談整理。想像有個房間,兩種情況,一種是在亂無章,可以輕易把所有東西做出分類,整理久了或許會累,但至少可以在時間的軸線上,看到整理的進程。另一種情況是,它被某種程度整理了,但卻還沒整理「完」,很多東西看似被分類了,但還沒被細細分類,就像是那好幾落放在一起的衣物,若要再細細整理,可以依長短袖、顏色、材質、穿著場合進行分類一樣。若是後者的房間,大概率反而會比前者更無從整理起,思緒大概就是這樣吧,若要把記憶、創作、分享連結在一起,我還是傾向尋找到整理的樂趣,把點滴在整理的過程記錄下來,就像是一部狗血卻療癒的紀錄片、縮時影片,它讓單調的鏡位因為時間的推移,而產生了劇烈的改變,就算沒有,你至少可以更加快速地感受到時間的流淌,而不是沒有注意到時間本身的改變。

所以我們該感謝那些看完後我們發出「我到底看了三小?」的東西,至少,我們在看完後清楚的意識到了時間、生命與意識,那些跟刻意的消磨卻什麼都沒得到是完全不同的體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關於創作的心路

關於創作的怨懟

關於創作的慾望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