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

a philosophy student

「神話」在我們的世界

2019-10-09 17:35

現代人究竟能從何種程度理解「神話」?

學者從一系列Transcription中復原泰勒斯,從斷句殘篇中闡釋赫拉克利特,從不明就裡的中哲短句中微言大義,進而將個中凌亂的邏輯蕪雜化。線性史觀的鴻溝使我們忽略神話超驗的意義(倘若極端,久遠的歷史也符合此則),亦即,我們從未超越現代人的傲慢。

第一個號被炸之後開了小號 @离开忧郁的热带 ,發了一條「中醫是自然哲學,而不是自然科學」,引得眾多不適,因這個話題也與父親好一通爭執。現代人的傲慢在於,既然我們的世界觀是科學主義式的,那麼我必從中琢磨出一個「科學」的所以然來——殊不知,當面對一個徹頭徹尾的前科學時代的體系,從其內部進行邏輯層面的解讀是荒謬而無效的,一切試圖復盤個中邏輯的行為都只顯蒼白。而新千年的今天(近七年尤甚)民粹主義升溫的中國偏偏愛談「重返智慧」,仿佛這先民的神話中有何種可以適用於感性經驗世界的魔力。一來二去,人們對陰陽五行的理解愈發偏差。

那麼,當我們解讀神話時,我們究竟在解讀什麼?當先民不自覺地運用想象時,它成為文學;當先民不自覺地記錄現實時,它成為歷史。我們從神話中超越線性史觀的敘述,回到尚未祛魅的前「絕地天通」時代,從神話中去往先民世界里的神聖秩序,從從神話中讀出世界起源、讀出宇宙模式、讀出萬物關係、讀出民族歷史、讀出宗教觀念。

所以說,神話既不是解釋世界(因而我們重新對其進行意義上的解釋意義有限)、也不是記錄現實(顯然神話的史學價值常常有限),它僅僅包含一個單一得無比豐富的向度,對世界感知。西方如此,東西皆然。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