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速利

以华盛顿为基地的记者,观察美国政治、文化和风土人情。

普京并不能玷污俄罗斯文化

發布於
普京并不能玷污俄罗斯文化

俄罗斯文化多少会因列斯普而蒙尘,但他们远不至于毁掉基础。乌克兰战争前开始翻小说《我们的朋友在乡间》(Our Country Friends, 2021),作者GARY SHTEYNGART生在苏联时期的列宁格勒,长在纽约。侵略战争开始后阅读感受并未出现明显变化,小说中出现的莱蒙托夫、托尔斯泰等依然是杰出的名字,契科夫尤其突出。 SHTEYNGART丝毫不掩饰契科夫对自己写作的影响,这本小说中的人物直接排演《樱桃园》和《万尼亚舅舅》。经典英文世界以外,俄罗斯作家对美国的影响应该最为深刻。

小说发生在新冠疫情之初的几个月。作家主角已过巅峰期,正在为写剧本挣钱发愁,妻子是一位需要看精神科医生的精神科医生。两人邀请几位朋友一起到纽约上州、哈德逊河谷的乡间避疫,他们构成一个高度国际化的阵容。主角夫妻俩为俄罗斯犹太裔移民,他们收养的女儿来自中国,朋友中包括两位韩裔、一位印度裔,都是美国社会成功的白领新移民。两位白人中,一位仅以“演员”指代,他携带着威权和资源,英俊到完美无暇,普通品牌的护发素就能让他陷入恐慌,所有见过他的女性在入睡前都会长时间辗转反侧,不分年龄段。另一位年轻的魅力白人女性出自低收入家庭,她出落成才华横溢的随笔作家。

天下苦疫情已经太久,每个人或许都需要获得一丁点逃离的精神空间。新冠时代仍然需要文学,即使对我这样极少翻小说的读者。疫情中的这些人物在相对紧凑的空间里以各种方式交流,一开始还能保持社交距离,不久距离感就彻底消失,但即使最亲密的时刻,疫情仍然萦绕不去,口罩比避孕套重要。大家很容易就印证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稳定的情感关系具有的价值处于严重的高估状态,充满泡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