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速利

以华盛顿为基地的记者,观察美国政治、文化和风土人情。

用唱歌来促进社会公正

黑人爵士女歌手比莉·哈乐黛(Billie Holiday)对我的兴趣转向起到过关键性作用。刚来美国那阵听过她的歌以后,我才最终戒掉从小听到大的郭兰英、李谷一、朱逢博。不过从歌曲的社会意义看,跟哈乐黛略有相似的应该是唱《小娟》、倡导女性基本权益的谭维维。

传记电影《美国诉比莉·哈乐黛》(The United States vs. Billie Holiday)涵盖了这位经典爵士歌手多年的职业生涯,观众有机会听到20世纪中期美国人闻歌就能起舞的名曲Blue Moon、All of Me、Lady Sings the Blues等,而她最有名的、定义性的歌曲为《奇异之果》(Strange Fruit),1950-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的音乐发令枪。

哈乐黛首唱这只歌在1939年,电影中聚焦的时段从二战后直到她44岁去世的1959年,“奇异之果”指美国南方遭私刑处死后悬挂在杨树上的黑人遗体。这首控诉种族歧视、勇敢追求社会公正的歌曲在白人至上主义者中很难受欢迎,哈乐黛因此成为FBI持续打击的对象。美国制度的特殊之处在于FBI其实无法用演唱这首歌本身来追究她的刑事责任,也没法给她强加寻衅滋事之类无中生有的罪名,他们只能从哈乐黛的私生活中抓小辫子。

这位天才歌手的个人生活质量远远赶不上任何一个普通人。她从小欠缺家庭温暖,不到14岁即成为性工作者,成年后进入亲密距离内的男性都是她才华的受益者,同时也是剥削者、施暴者,唯一的真爱竟是FBI派来监视取证的特工。她因为吸毒被投进监狱,因为酗酒导致肝功能衰竭而英年早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