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速利

以华盛顿为基地的记者,观察美国政治、文化和风土人情。

《好莱坞往事》里的李小龙

7月底《好莱坞往事》刚上映不久我就去看过,当时写下的笔记预感到其中李小龙的片段可能引发问题。塔伦蒂诺已经拒绝修改,中国市场正式上映的机会不大,当然这对电影爱好者不会造成真正的障碍。

前几天去电影院看《好莱坞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票价12.75美元。电影中的角色买张票只需要0.75美元,那是1969年的往事。昆汀·塔伦蒂诺展现每一个流行文化细节都力求外科手术式的精确,包括每一块广告牌、每一幅招贴画、每一条电台广告、电台里播放的每一首歌,但他用真实细节编织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

塔伦蒂诺观点偏右偏保守,拒绝接受政治正确的过度约束,在美国电影界属于少数派。不过即使伯尼·桑德斯也没必要硬撑着拒绝被这部黑色喜剧娱乐,而且Lena Dunham在电影中以嬉皮姑娘形象出现。就在#MeToo波澜壮阔以前,她一直牵引着新时代女性主义的潮头,主创HBO系列剧Girls,上Vogue杂志展示自己与时装模特显著不同的身体。

塔伦蒂诺版本的往事梳理中体现着他对“哥们电影”(buddy movies)和“意大利风格西部片”(spaghetti western)的敬意,旁白串联算伍迪·艾伦的特色,突显年轻女性赤裸的双脚、将暴力极端化以实现喜剧效果则是塔伦蒂诺的个人风格,但他显然不太看得上李小龙的功夫片。塔伦蒂诺对李小龙的描绘接近这些年惨败给自由搏击选手的传统武术大师,我没法不笑,接着就想质问自己为什么会笑,为什么没有立即拉响种族歧视的警报。

论及对美国电影的了解,导演中马丁·斯科塞斯和昆汀·塔伦蒂诺排名不分伯仲,可以并列冠军。两者的不同在于前者多具学院派色彩,后者出身超级影迷。塔伦蒂诺对李小龙的历史地位应该了然于胸,《好莱坞往事》中的刻画只能说存心故意。电影中的两位主角具有白人至上主义者色彩,想象他们戴上印有“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的棒球帽也不会特别奇怪。两人聊天中提到墨西哥人的时候也不客气,只是不如对李小龙的嘲弄明显。考虑到美国当时深陷越南丛林,伤亡惨重,心态上或许对亚裔更抵触,而要让普通民众从外形上区分越共和中共、香港和大陆并不容易。

宽容的做法应该是给艺术家更多的谅解,因为对李小龙的处理不能说明塔伦蒂诺真有种族或者个体歧视,他或许意在还原1960年代末期美国的时代面貌即所谓zeitgeist。这部电影中的女性要么是导演波兰斯基走向事业巅峰时获取的战利品妻子Sharon Tate,要么是一群构成杀人团伙的嬉皮,但这不等于塔伦蒂诺本人歧视女性,他的电影Jackie Brown和Kill Bill都以魅力女性为主角。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