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行

寫一些沒人想寫的 trivialities。

盲鼠

(edited)

市中心立了一座雕塑

鼠族们驻足观看

眼睛触摸着眼睛

不能闭眼

也不能移开视线

这是雕塑的命令

无数只眼球粘在一起的凝视


天空变了均质的灰

万物褪色,变得灰白

冷风吹过

叶就像火上的虾蟹

变红、变黄

落到地上迅速朽败

失去了颜色也失去了质料


凝视还在

鼠族们开始嗫嚅疯话

金光灿灿的甜蜜世界

创生在无限声波的交叠中

空气变得炽热


起晚的鼠族

捂上自己的耳朵迅速逃离

草原哭干了泪水

不再下雨

真菌在干热的死木上

等待死神的手抚过它们


雕像伸出刃

割下方圆百里的地块

带着疯话鼠族直奔灰云外

伊卡洛斯灰飞烟灭而没有坠落


幸存的鼠族无处落目

在灰白之中准备刺瞎眼睛

眼泪滴下时却滋润了青苔


二〇二二年一月十四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